•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要闻热帖

真人图书馆涌现中国 有用武之地但需资金支持

时间:2012-11-25 10:01:03  作者:韩 玮  来源:时代周报  查看:140  评论:0
内容摘要:2012年04月22日,福建省福州市colaloft荒岛图书馆举办了“真人读书会”活动。

原标题 [真人图书馆涌现中国:盈利不易,但有用武之地]

2012年04月22日,福建省福州市colaloft荒岛图书馆举办了“真人读书会”活动。   

本报记者 韩玮 发自上海   

雷万锋在自己经营的书吧里放养了一只雪白的宠物猫,店里每天迎来送往的大多是爱猫之人,但偶尔也有客人讨厌甚至恐惧小动物,希望将之置于笼内。   

如果有空,雷万锋会请他坐下,“我们都是一本书,我爱猫,你怕猫,我告诉你为何爱,你可以述说自己的恨,最后,我们能否尝试达成某种谅解?”   

这个例子足以解释雷万锋创办的真人图书馆:读者不是借到传统意义的书,而是遇到拥有故事的人,双方可以面对面地交流,分享人生感悟,消除某种偏见。   

今年以来,在北京、香港、广州、济南、长春、上海等地,“真人图书馆”陆续涌现,他们分布在高校图书馆、书店、咖啡厅甚至公园的草地上,而最有意思的口号是,读会行走的书,阅有故事的人。   

实际上,真人图书的概念并非起源国内,而这个新生事物对于不少人而言还相当陌生,不过,在一些学者看来,这种方法有助于消除偏见、解决冲突,在现阶段的中国值得尝试。   

舶来品的尴尬   

时间回溯至1993年,年仅19岁的丹麦人罗尼·艾伯格(RonniAbergel)突遭一场飞来横祸。一次晚会后,他被持刀人刺中6刀,生命垂危,而荒诞的是,行凶者竟然说不出明确的施暴理由。   

伤愈后,罗尼开始与4位好友商议,如何避免类似暴力事件的发生,讨论的结果是一家NGO的诞生,名为“StoptheViolence”(停止暴力)。   

这个一度名不见经传的非政府组织经常举办反暴力音乐会,发表公开演讲或在校园里推行同伴教育。此后几年,它发展迅速,截至2000年,已有会员3万余人。   

“暴力行为之所以发生很大程度上源于双方互有偏见,无法理解,就如我以前喜欢街舞,以至于觉得所有讨厌街舞的人都不可理喻一样。”多年后,接受采访的罗尼认为,或许是这种偏见为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   

2000年7月,丹麦罗斯基德音乐节导演雷夫·斯科(LeifSkov)邀请停止暴力组织加入他们的活动。此时,这群聪明的年轻人想到了一个新点子真人图书馆。   

“试想,如果让那些怀有偏见的人们在某一个空间相遇、交谈,或许,他们会发现,彼此身上的共同点其实要比不同点多得多。”罗尼说。   

那天,他们准备了75本真人书以及一本辅助阅读的真人字典,布置现场时甚至非常忐忑。然而很快,在音乐节活动开始后的第2个小时,第一本真人书被借走,此后,接连4天,借阅者络绎不绝,“畅销书”排行榜也不断刷新。   

这一场成功首秀后,真人图书馆开始在北欧萌芽、发展。直至2005年,这一概念逐渐得到欧洲社会各界的重视,当年起,欧洲各国每年都会举办几十场真人图书活动。   

而据悉尼科技大学的一份最新调查统计,截至2010年,全球共有30多个国家举办过一次或长期开展真人图书活动。   

在中国,第一个吃螃蟹者是上海交通大学。2009年3月18日,“薪火相传LivingLibrary活动举行,亮相的四本真人书都是在校学生,分享的内容涉及出国留学、科研竞赛、面试就业等方面。此后,该校又连续发起24期活动,但目前,活动网页已停止更新,最后一次借阅时间是今年4月27日。   

另一位先行者是上海人间关系社区发展中心。2011年5月底,该公益组织曾尝试生命图书馆活动,并吸引了不少媒体前去报道,而今,该项目亦已停办。有知情人士透露,问题可能在于经费。   

“夭折的原因很多,而最核心的因素可能是国内的真人图书活动并非读者所需,对他们难有吸引力。例如,上海交大的‘真人图书馆’,实质上是一种学生报告,一名学生作为真人书,一大群学生围着他追问学习问题,这种方式脱离了真人图书馆的原教旨主义消除偏见。”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吴汉华博士告诉时代周报。   

吴汉华认为,真人图书馆可以算作主题沙龙活动的一种特殊方式,它与演讲的区别主要表现在信息传播途径和信息获取目的上,真人图书馆的信息传输是双向的,读者和真人书之间可以不间断地交流,读者阅读真人书的目的除了学习,还会有消除偏见等意愿;而学校演讲、报告是一种单向信息传播,读者只能接受真人书输出的信息。   

吴汉华与导师王子舟是国内最早关注真人图书馆发展,并发表论文予以阐释的学者。他所提及的异化现象确实存在。在北京、上海等城市,有些真人图书活动的本质不过是无聊的宣讲会、功利的成功学讲座,甚至是单身青年相亲会。   

每个人都是一本书   

事实上,在美国、欧洲,消除偏见是真人图书活动重要的目的之一,这从他们推出的真人书目中便可窥见。例如,2008年10月,真人图书馆首次登陆美国,当时出借的14本真人书大部分都是裸体主义者、素食主义者、无家可归的妇女等边缘、少数人群。   

然而,当真人图书馆的概念进入中国,比起如何消除偏见,喜欢新鲜事物的年轻人似乎对“每个人都是一本书”的理念以及这一方法更感兴趣。   

2011年4月,漂在上海的雷万锋开始发起真人图书活动。他辞去工作,租用了一间三十多平方米的门面房,将自己的三千多册藏书归置妥当,“MeLibrary”便开始营业了。在这家强调“创意”的小店,茶饮、点心以及借阅纸质书籍都要收取一定费用,以平衡房租开销,但阅读真人书并不收费。只是,由于场地有限,每次活动仅面向一定数量的读者开放。   

目前,MeLibrary的书目上主要包括三大类别的真人书—旅行书、公益书和乐活职人书。尽管雷万锋并不排斥社会边缘人群来分享人生经历,但他也有自己的方向。   

“真人图书的概念很新颖,参与者大多非常年轻。而今,年轻人所处的状态往往是想象力丰富,但职业、人生未定。很多人纯粹依靠家庭、学校教育以及短暂的人生体验思考问题,这显然无法消除他们对于职业以及未来的迷茫感。”   

台湾有青辅会,香港有青年协会,而大陆却没有一种力量能够帮助年轻人自我成长。“每个人都是一本书,可以互相阅读,所以,我要做的真人图书馆是一个可以让年轻人深入交流、实现自我成长的平台。”   

这与阮业君的初衷有着异曲同工之处。今年10月下旬,她与同校5名好友一同创办的公益组织“梵行”也开始试水真人图书活动。   

这是一个因为热爱西藏、热爱旅行而诞生的团队,阅读真人书是“希望从别人的经历中发现生活的另一种可能”。而今,他们收藏的真人书包括一路搭车、穷游5000公里的沙发客,与流浪者为伴的徒步旅行者,以及边旅行边歌唱的摇滚歌手,等等。   

“真人图书馆不是教你如何变成有钱人,而是让人知道另一种生活方式的存在,从而鼓励我们找到最适合自己的生活。”阮业君告诉时代周报,他们筛选真人书时偏爱普通人的正能量,如此一来,真人书可以完成的事,借阅者不必担心能力不足。   

而在北京的星辰海,他们对于真人图书馆的理解和践行更加独特,创意十足。小Q(网名)便是这家小店的活动策划者。她招募“真人书”一般通过本人自荐以及会员、朋友推荐两种途径,以“有趣、有益”为原则。目前,已积累藏书上千本,归为以下几类。   

第一,公益分享类,换言之,帮助不同的公益组织免费策划活动,将之打造成一本公益书,使得更多人阅读它、了解它。   

第二,新知类。每周,这家图书馆会邀请不同年龄、不同职业、拥有不同技能,并在自己的岗位上小有成绩的真人书分享知识,比方作家、导演、建筑师,心理医生,诸如此类。   

第三,社交类。有时,他们还会邀请一些具有相同特征的真人书在图书馆相遇,互相阅读,寻找爱。比如,同一天生日的人,又或者是星座相同者,而所谓的“爱”包括志同道合者、事业合作伙伴、闺蜜、恋人,等等。   

第四,技能类。星辰海也会定期推出真人烹饪书、手工书,教授读者制作甜点、烹饪西餐、缝制娃娃等技能。   

“我们希望做一家社会型企业,提供有价值的服务,再利用这些收益做一些美好的、有意义的事。”星辰海CEO“星凝”告诉时代周报,星辰海的终极理想是帮助更多人实现梦想、遇见同类,而真人图书馆这种形式比较有助于他们实现理想。   

梦想与现实   

梦想需要资金的支持。然而,丹麦的5位年轻人发起真人图书活动时,他们并没有考虑盈利的问题,仅仅将之作为社会公益事业经营。   

“如果阅读真人书需要收费,愿意出钱阅读的读者将会很少。实际上,真人图书馆十多年的迅速发展就得益于这种公益模式,而利用真人图书馆直接盈利非常困难,但间接盈利比较容易,比如利用这种方法提高人气、营造企业文化等。”吴汉华分析道。   

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真人图书馆是依托于乐创意社区的荒岛图书馆,而它的发展得益于前者运营的其他项目对之的资金补贴。   

而最有冲动对真人图书馆“尝鲜”的机构莫过于高校的学生组织,因为,他们可以依附高校的资源。11月16日,雷万锋就收到华大政法大学学生的邀请,希望他帮助学校筹办一个具有政法特色的真人图书馆。而此前,已有多所高校向其抛过橄榄枝。   

实际上,如果没有成熟的企业或者高校的支持,真人图书馆的发展并不容易。   

阮业君第一次发起活动时,最操心的就是场地问题,他们没有经费支付一次几百甚至上千元的租金,直至遇到一个愿意暂时免费提供场所的茶室老板。而有一位活动主办者则告诉时代周报,他们有过在公共绿地上举行活动而遭遇管理者驱逐的经历。   

为彻底解决场地问题,雷万锋的选择是在线下办一个会员制的实体图书馆。目前他的运营收入非常有限,依靠40多个会员缴纳的会费维生。而星辰海真人图书馆则管之称为收取部分场地费,“这相当于我们和读者一起花钱租用场地建设一个图书馆。”小Q说。   

星辰海的发起人“星凝”是一位建筑师,前期投入来自她与几个朋友的多年积蓄。按照原定计划,“最坏打算是亏本两年后”,图书馆可以实现自我运转,也就是,实体图书馆的收入足够支付房租以及真人图书等活动的开销。   

“目前来看,两年是至少的,可能还会更久。”星凝说,“我们做了两块内容,服务和分享,服务的项目要为分享的内容提供资金支持,所以,整体来说,这是一个长期不会盈利的项目。如果有一天,它真的遇到了资金问题,我们也许会继续开发一些有价值的服务。”   

迫于现实压力,有的书吧老板曾试图抱着真人图书馆有助于消除偏见的理想寻求商业支持,但结果却不尽如人意—对方花了不少时间弄明白真人图书馆是怎么回事后直接回绝:这个社会多数人的价值观是渴望成功、追逐金钱,有多少人愿意倾听那些loser(失败者)的发言?   

不过,吴汉华认为,在中国的现实环境中,真人图书馆其实大有用武之地。   

“从政府公信力的角度看,针对国内的一些群体性事件、城管与小贩的对立矛盾等,如果政府官员能够作为真人书出借,某种程度上,这将增强政府公信力,有利于社会稳定……此外,不同社会阶层之间目前也存在偏见,而真人图书馆有助于消除这些矛盾,尤其是对社会弱势群体的歧视。”   

吴汉华继续说道,“公益组织主要面向社会需要帮助的群体开展服务,如果能让这个组织的志愿者及服务群体成为真人书,真人图书馆能够消除社会对于这个机构以及特殊群体的偏见。而就民间企业来说,企业内部开展真人图书馆活动,有利于营造良好的企业文化氛围,促进员工之间的协作,提高企业的生产效率。”   

而今,中国的公立图书馆似乎已意识到真人图书馆所蕴含的能量。2012年4月,重庆图书馆开展了一场“真人图书馆”活动,开创了中国公共图书馆参与该领域的先例。


标签:图书馆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主办单位: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企集成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备案号:京ICP备1002076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