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新闻热议

钱钟书书信买卖惹争议 该保护历史还是该保护隐私?

时间:2013-5-28 13:52:43  作者:  来源:北京青年报  查看:132  评论:0
内容摘要:一场即将举办的“《也是集》钱钟书书信手稿专场”拍卖会掀起轩然大波。钱钟书信件的持有人要拍卖,必然会涉及预展、制作图录、向媒体披露信息,涉及内容的公开必须征得著作权人的同意。钱钟书书信买卖惹争议,到底是该保护历史还是该保护隐私?

一场即将举办的“《也是集》钱钟书书信手稿专场”拍卖会掀起轩然大波。昨天,记者拜访了杨绛先生北京住宅,照顾她的阿姨礼貌地拒绝了采访要求。杨先生的住宅依然安静,但住宅外的争论愈演愈烈:是“个人隐私,岂容买卖”还是“手稿和书信所具有的文献价值和文物价值是有目共睹的”?该保护历史还是该保护隐私?

近日,“钱钟书杨绛信件及手稿将首次大规模面世并将于6月22日拍卖”的消息引杨绛不满事件正在升级。前天,杨绛先生发出三点声明,坚决反对拍卖,并称,如果拍卖如期进行,将亲自上法庭维权。很多法律专家认为,未经作者同意,拍卖私人信件严重侵害了作者及他人的隐私权和著作权,违反公序良俗,应依法禁止。对于广大收藏爱好者而言,疑惑的是,如果拍卖是违法的,应该如何处置此类书信收藏品,如果私下流转,是否也侵犯隐私权呢?对此,专家看法不一。

现场追踪

邻居集体写信支持杨绛维权

昨天,记者拜访了杨绛先生北京住宅,在楼下,正好碰到一位90岁高龄的老太太。见到记者,她非常激动,“今天我看到报纸上杨绛先生的声明了,我们邻居都支持她。”说着她拿出一封信,由十几位邻居共同撰写,信上写道,“今天在报上看到你的声明,我们也感到气愤,认为社会上不能出现这样的事,说明公司的领导学习要加强,希望你也不要为此事挂心,会有好结果的。——你的邻居等十多人,5月27日。”

老太太说平时和杨绛先生也并不熟,但是听说拍卖的事情很气愤,她在楼下按了一会儿门铃,没有人听,便把信件投入楼下的信箱。据小区保安介绍,这几天想找杨先生的媒体特别多,有的人就在楼下死等,但是杨先生几乎闭门谢客,不接受任何采访。当记者表明来意,照顾她的阿姨果然礼貌地拒绝了采访要求,“请大家理解,杨先生已经102岁高龄了,不胜其扰,有进一步的消息会通知大家的。”

最新进展

拍卖公司保持沉默

消息一出,很多网友也表示支持杨绛先生维权,“支持杨绛先生!这种行为太可耻!热爱文学的人是不会为了区区盈利而伤害别人的隐私。”“如何处理私人的信件、日记乃至原稿,是件非常慎重的事情,不可莽撞,更不可唯利是图。”“那是钱钟书和杨绛先生及女儿家人的感情,你们也敢拿来拍卖。”截止到记者昨天发稿,拍卖公司依旧对此保持沉默,之前公司相关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拍卖将会如期举行。

书信难题

这个案子涉及多种权利以及权利的冲突

但是也有很多收藏爱好者有所疑惑,如果拍卖书信是违法的,那收藏爱好者应该如何处置手中的名人书信呢?昨天浩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马晓刚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案子中涉及很多种权利和权利的冲突。首先,信件持有人拥有书信的所有权,他拥有处置自己财产的权利,但是书信的特殊性在于,其中又涉及内容,这就是有关著作权。在这个事件中,主要涉及其中的发表权和展览权。

按照现有的法律规定,发表权应该由著作权人或者继承人行使,继承人如果不在了,才轮到原件的持有人。至于展览权,这是一个模糊的概念,法律只明确规定了美术作品的原件持有人具有展览的权利,至于其他法律没有规定。另外,最重要的还涉及隐私权,隐私权属于人身权利,不能继承,但是法律规定继承人有权利去保护去世人的隐私权。

流转争议

还原历史真相还是保护隐私?

钱钟书信件的持有人要拍卖,必然会涉及预展、制作图录、向媒体披露信息,涉及内容的公开必须征得著作权人的同意。记者了解到,其实名人书信并不是第一次公开,此前文学研究者夏志清公开出版了《张爱玲给我的信件》让一些“张迷”也很痛心,但是夏志清解释说出版张爱玲信件,是“为了说出真相”。他的出版也得到了张爱玲遗产执行人宋以朗先生的支持,“看见有人对夏志清的痛心疾首,认为是不道德行为。但如果大家八卦的材料来自胡兰成的《今生今世》、电视剧《她从海上来》等等,张爱玲会满意吗?”著名“张学”研究学者陈子善也表示,“研究一位已经去世的作家,除了必须面对她生前公开发表的作品,还应关注她出于各种原因未及问世的手稿。”并称张爱玲书信的史料价值和研究价值将会进一步显现出来。

一些文学研究专家称这些书信并不涉及隐私,手稿和书信所具有的文献价值和文物价值是有目共睹的。手稿作为一个原生态的文本,既可还原印本之缺,又能为研究者提供丰富的信息,探寻作者的心路历程,因此很乐意看到这些资料能够作为史料进行研究。

马晓刚认为,从法律的规定来说,是不是涉及隐私权,是要由权利人自己来决定的。如果拍卖的过程一直保持内容的保密,不举行预展、不制作图录,只是简单的信息,那么从物权的流转角度,是允许的,“如果是一对一的,我认为问题不大。”

但是也有专家认为“个人隐私,岂容买卖”。依据《宪法》第40条的规定,公民的通信秘密是我国公民享有的基本权利,受法律的严格保护。一对一的买卖就不会侵害写信人的隐私权?马晓刚律师认为“这要看范围是否可控”。

专家建议应建立名人书信公开或拍卖征询制度,“受信人”想要公开或拍卖,需要征得写信人同意,当写信方离世,至少也该征得其家属同意;又比如让拍卖行承担审查著作权的义务,不能只需要对拍卖委托人负责,还要为著作权人负责。

文/本报记者 罗皓菱


标签:钱钟书书信买卖惹争议 该保护历史还是该保护隐私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版权所有 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企业集成网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京ICP备案号:1002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