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闳言高论

当代的思想文化解放发生在网络上

时间:2013-9-28 9:13:52  作者:佚名  来源:南方周末  查看:163  评论:0
内容摘要:如果冷静地观察网络言论,人们会发现这是当代文化空前自由活跃的一个大社区。如果说今天有什么思想解放的新迹象,那么我以为它正是发生在网络上。

人们只是要生活!生活!生活!更有意义地生活!告诉他人,我这样生活!

如果冷静地观察网络言论,人们会发现这是当代文化空前自由活跃的一个大社区。如果说今天有什么思想解放的新迹象,那么我以为它正是发生在网络上。1980年代,那场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导致了中国文化的繁荣。1990年代,市场经济兴起,文化走向低潮,拜物教普及;流行一时的“文化搭台,经济唱戏”,鼓励大场面、大舞台、大灯光、大红地毯、巨资聘请大腕……以象征壮丽辉煌、高大雄伟,更令文化生活浅薄贫乏空洞低档庸俗。一方面大红大紫、挥金如土;另一方面,文化也丧失了文教的权威性、公信力,成了为货币涂脂抹粉的高级广告。已经到这种程度,不仅是体育馆里的大排场,为老板写作的作者队伍也蔚为壮观。最近针对文化活动出台的禁令其实就是对这种丧失了文化的文化表演的一种警醒和拒绝。  

但是,这种拒绝仅能在有限方面发生作用。当代文化的困境是,拆迁和建设已经转移了传统中国文化的在场,就像摩西领着以色列人渡海迁移一样,这种空间的巨大转移其实也令人们来到一个文化的不毛之地。那些无边无际的小区,为什么被人们讥为“鬼城”,我以为倒还不仅仅是房子空着,就是那些人满为患的社区,文化也非常贫乏。文化并非一群老年人在傍晚跳跳健身舞。看看鲁迅的《社戏》、老舍的《茶馆》,与今日的社区相比,你就可知当代文化生活贫乏到什么程度!  

现代化已经导致了一个西方思想家曾指出的“陌生人社会”,如果在物质生活层面已经全面地效仿西方,高速公路早已水泥封顶;如果“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依然是真理,那么今天这个已然接轨且非常活跃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显然已经不似以往那样严丝合缝了。文化是一种精神生活,一种生命之意义的语言符号交流活动。没有这种交流,人与野兽无异。在中国这种缺乏宗教传统的社会,文化就是文教,文化的质量决定着生活的质量。今日社会之空虚不是物质的缺乏,人们需要生活的意义,而提供这种意义的系统,文化——由于阐释生命之意义的能力的伪善、陈腐、匮乏、自以为是、唯利是图而令人厌倦。  

但我们是否发现,有活力有吸引力的文化生活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转移到网络上。人们并未因为主流文化的乏味而放弃精神生活,网络文化正是陌生人社会的产物。精神生活失去了广场,却获得了私人房间里的自得其乐。而网络为这些私人笔记本上的精神生活提供了公之于众的空间,其潜在的影响力被释放了。在网络上,一方面,居心不良的谣言、诽谤固然时有所闻,但更强大的一方面,洪流滚滚的是爱智、思辨、反思、建构、解构、古典精神、现代性、审美、幽默、诙谐、新诗、旧诗、小说、摄影、咖啡馆、都市夜场、音乐、小剧场、美食、独立电影、朗诵会、书店……哲学也出现了!  

宽容日渐成为网络文化的一种基调、常识,一种重建生活世界的文化力量方兴未艾!这股洪流早已在民间社会悄然复兴,只是在网络上获得了自由发表的平台。我有个朋友上网的唯一目的就是发布他搜集的古典音乐,而另一位一直在发布花草虫鱼志。如果舆论不是去保护、肯定、通过法律去保障网络文化的这些主流方面,而是对它的次要方面如临大敌,那么一些网民也会举一反三,噤若寒蝉。毕竟,历史记忆犹新。在“文革”中,先是那些“历史反革命”、“现行反革命”首当其冲,之后,那些爱好雪茄咖啡听黄梅戏的人们也在劫难逃。1966年,我 12岁。令我难忘的一幕是,红卫兵站在大街上,拿着剪刀,将那些裤管窄的人的裤子剪开,因为这种叫做“港裤”的裤子模仿了资本主义的香港。在我看来,“文革”对人们的政治迫害固然惨烈,但更可怕的是它对日常生活世界的摧毁。那是一个戴戒指或听巴赫读《论语》就可能入狱的时代。世界历史上可谓绝无仅有,而这方面很少得到反思。  

我以为,今日新兴的网络文化正是人们一直呼吁的文化复兴。在某些呼吁文化复兴的知识分子看来,文化复兴必是五四那样轰轰烈烈的运动。而在我看来,文化复兴首先是私人精神生活世界的复兴,主流文化的发布平台其实往往遮蔽着这种私人精神生活的复兴,网络的出现,为这场在陌生人社区中静悄悄地发生的文化复兴提供了一个发表的平台。主流文化可以制造粉丝的假象,但是在网络上,粉丝无法强迫,因此这场文艺复兴必须植根于文明最深厚、最普遍的经验,要求更古典、更保守的共享。其实它早已超越“文革”时期那种以政治为核心的陈旧文化,也超越了那种以经济效益为核心的文化。这一文化复兴与1980年代的文化复兴不同,它完全来自民间社会,它是常识的,更为深刻,它超越了地方性知识,与世界文化同步。人们仅仅是在创造生活世界的文化,别无其他,绝非居心叵测。人们只是要生活!生活!生活!更有意义地生活!告诉他人,我这样生活!  

网络不是一个集团而是无数陌生人的大社区,它貌似某种势力,但细究起来,无非也就是形单影只的身份证号后面的一个个小网虫而已,如果没有法制的保障,它们真的是不堪一击。


标签:当代的思想文化解放发生在网络上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版权所有 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企业集成网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京ICP备案号:1002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