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南国大爆破

杜长城绘制火焚成都图

时间:2012-3-31 10:14:44  作者:陈 宇  来源:  查看:224  评论:0
内容摘要:蒋介石由重庆逃来成都,特务头子毛人凤及杜长城、胡凌影也率爆破队,在重庆白市驿和九龙坡等机场的巨大爆炸声中, 尾随蒋介石逃到了成都。蒋介石眼见“大西南会战”已成纸上谈兵,“川西大会战”也已无取胜可能,在安排好逃奔台湾之事的同时,叫嚣“不为己用,何以资匪”,又下达了“成都大爆破令”,...

蒋介石由重庆逃来成都,特务头子毛人凤及杜长城、胡凌影也率爆破队,在重庆白市驿和九龙坡等机场的巨大爆炸声中, 尾随蒋介石逃到了成都。蒋介石眼见“大西南会战”已成纸上谈兵,“川西大会战”也已无取胜可能,在安排好逃奔台湾之事的同时,叫嚣“不为己用,何以资匪”,又下达了“成都大爆破令”,妄图把西南战略重镇成都化为一片废墟。

194912月的成都,可说是几乎集中了国民党所掌握的全部爆破物资和器材,这座美丽的历史文化名城犹如座落在一座巨大的火药库上,而火药的导火索就掌握在少数国民党军政要员手中,一触即发。他们深知,在兵败如山倒的情势下,已无“重庆大爆破”时那样充分的准备时间。为了确保成都大爆破方案的完整实施,他们对此进行了周密部署,兵分几路,展开了紧张、秘密的大爆破行动。成都,即将在黎明前毁灭!

1949122清晨, 川西坝子特有的浓雾无孔不入地正沿地面蠕动着,这一天对成都市民来说,大雾未必兆晴天,历史上的这一天是成都市处于险地、乌云翻滚的一天。

这天早饭后不久,雾色中的成都北校场蒋介石官邸黄埔楼下,求见蒋介石的人已排成了长队,而蒋介石首先点名接见的是大特务头子毛人凤。20多分钟后,毛人凤步履急促地走下楼来, 向等候在楼下的部属、 保密局经理处处长郭旭吩咐道:“走。先把爆破经费领了再说。”毛、郭二人边说边向军校教务处和经理处走去,国民党总参谋长顾祝同和次长陈良正住在那里。一起由国民党特务机关负责策划的“成都大爆破”方案即由此展开。郭旭在日后用文字记载道:“我们从蒋的官邸出来后,即先后赴军校教务处和经理处见顾祝同和陈良,当由陈良批发保密局临时费六万元(一半银元,一半黄金)。毛即先归,留我在那里向国防部财务预算署办理领款手续。”

再说毛人凤急急忙忙离开北校场,来到东门街稽查处处长周迅予的公馆,把电话机摇得东倒西晃,传呼爆破队长杜长城速来周公馆。前一天刚尾随蒋介石由重庆飞来成都的杜长城,此时正带12名爆破队员携带黄色炸药和大量汽油住在玉带桥街稽查处待命。

杜长城一身美式打扮,戴一副大框黑色眼镜,腰别一枝“可尔提”式手枪,其骄横狂妄的神气和那副祟美的装饰,让人远而避之。那队员个个又是吊眼横眉,凶神恶煞之相,更让人汗毛直竖。这一行人出玉带桥稽查处后,横冲直撞,径向东门街周公馆奔来。

周公馆会客厅内,特务头子毛人凤、徐远举召开的各种军统高于会,一个接着一个。公馆门口热闹非凡,小轿车、军用吉普车川流不息,可见公馆内的人们十分紧张和忙碌。毛人凤和周迅予闻杜长城已来到门前,立即停下手边工作,召见杜长城。还未等杜长城坐下来,毛人凤就急切地问道:“你有多少爆破队员现在成都?有多少炸药和汽油?”杜长城如数家珍,斜视着毛人凤一一作了回答。当毛人凤听说爆破队员有12人,炸药有5吨,汽油有500加仑后,把桌子一拍,猛然吼叫道:“人太少了!炸药和汽油也太少了!你们是在搞消防演习吗?这么大的一座城市,该烧掉炸毁的地方很多;这点东西能整出个什么名堂,你们是不是想把成都留给共产党?200多吨黄色炸药才把重庆炸成那个样,成都至少也得需要300吨!”

杜长城听着毛人凤这顿劈头盖脸的无名之火,从开始的莫名其妙转而觉得是在受窝囊气,他由鼻孔里挤出了一个“哼”声,明显是表示他并不买毛人凤的账。老奸巨滑的毛人凤虽正在火头上,脑门后的另一个心眼却提醒他,此时此地的杜长城肚中也正有一股火气,硬碰硬恐不行。毛人凤的口气稍微缓和了一下,但却立时抬出蒋介石的口谕作令牌以震住杜长城,说:“我刚从总裁那里回来。广州撤退时,卫戍总司令李及兰对广州的建筑和空军的物资,破坏不彻底,致空军3000多吨的物资来不及炸毁烧掉,被共军得去了。今天早上,总裁提起这事,还极为震怒。”

毛人凤阴森森的目光直逼杜长城,又说道:“重庆的爆破,你杜长城干得不错,但破坏并不彻底。总裁正在追查陷落重庆白市驿机场118箱银元的责任。当然,那应由胡凌影副总队长承担主要责任。我已按总裁之意,派胡凌影带他的总队前往内江破坏沿途桥梁去了。”毛人凤言下之意,杜长城在成都爆破中应吸取广州与重庆爆破中别人的教训。

毛人凤停了片刻,向周迅予说道:“你们处负责多弄一些炸药和汽油,多调些人给他们,搬炸药倒汽油的人可以招募嘛。反正我们又带不走,不统统炸掉烧掉,难道还留给共产党?”

毛人凤又问杜长城:“你们把爆破图绘出来没有?”

“没有。绘图恐怕时间来不及了。”

毛人凤一听杜长城这话,火气又冲了上来,训斥道:“不绘图不行!就是你们把成都炸成粉末,图也是要绘的。什么时间来不及了?成都不比重庆,四面都是高山。现在总裁坐镇成都,要亲自指挥一场大决战,成都外围我们还有八个兵团,几十万美械装备,鹿死谁手还难预料。绘图有足够的时间。”

杜长城对毛人凤这番训斥,心中很不高兴,心想:你毛人凤是保密局局长,我虽是军统,但爆破总队总队长的头衔可是蒋委员长亲自给的,谁也不欠谁的情。杜长城与毛人凤话不投机,当场会谈不欢而散。

杜长城走后,毛人凤和周迅予感到得罪了杜长城并不是个办法,保密局内人与人、队与队之间,无时不交织着彼此的倾轧和陷害,从未平息过,尤其是杜长城的任性蛮横性格,他可能不必等待毛人凤离开成都,就会把飞机场、市区的交通桥梁炸掉,甚至在周公馆也放上一包炸药,倒上一桶汽油。毛人凤和周迅予越想越不是味,决定还是对杜长城采取拉的方法。

下午,周迅予特宴请杜长城,表示洗尘接风。周迅予为杜长城斟满一杯“允丰正”的陈年老窖,亲热地说:“老弟,我们都是老板手下的老人,刚才毛先生还向我谈起,说你老弟奔南闯北,为党国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为我们团体争了不少光,为戴老板的未竟事业争了不少的气,老板九泉有知,对你老弟也会感到满意。好!为你的成功,我敬你一杯。”他们一饮而尽。

毛人凤关切地问杜长城: “长城,你晋升上校有几年了?”杜说3年。毛人凤又说: “真是年轻有为,少年得志。3年了,晋升将级也够年资了。”这话是暗示杜长城,只要听话,我毛人凤保你升将字号没有问题。杜长城对此话当然也是心领神会,原来的对立情绪也就缓和多了。

毛人凤和周迅予又借着谈蒋介石的话题,故意让杜长城知道,此时的蒋介石可是正在火头上,谁去闯头阵谁倒霉。毛人凤最后又说,“总裁刚才来电话又问我,杜长城的爆破计划订出来没有?爆破图送过来没有?总裁再三指示,等到全部撤退后,一定要把这个地方全部炸掉。”

杜长城一听总裁如此关注,这爆破图看来是非绘好交给毛人凤审查不可,也就不再像上午那样对毛人凤硬顶了。他表示立即勘查,把爆破图绘出来后,就立即送到周公馆来,再请毛人凤转交蒋介石审批。

杜长城率领爆破队经过紧张的数天调查和最后标图,于蒋介石飞离成都的第二天上午终于绘制出了爆破图。杜长城不顾连夜苦战疲劳,又慌慌张张拿起爆破图来见毛人凤,周迅予出面接待了他。杜长城拿出爆破图,要求转交给毛人凤,送交蒋介石审阅。周迅予不敢把蒋介石和毛人凤已逃台湾的消息过早地泄露出来,含含糊糊地答应了他,叫他回去待命,把杜长城打发回稽查处。

周迅予送走杜长城后,回到密室把爆破图在灯光下展开。顿时,他惊呆了。图上一根粗红线由繁华的春熙路直指东门外的九眼桥,粗红线的两侧还画着许多小红点和小红圈,末端连着兵工厂、造币厂、裕华纱厂、椒子街发电厂、四川大学、望江楼等等。另一根粗红线由市中心直指南门外万里桥,两侧和末端也是打了无数的小红点和小红圈,在这些红圈红点上连着少城公园、武侯词、万里桥、航空机械站、气象测候站、双流和新津机场,等等。‘如果真的按照图上的点和线布置爆破,再用救火水龙头把汽油喷出去,那么,这风景如画的九里三分锦宫城,简直不敢想像。

周迅予看到此,不免打了一个寒颤,怎么办才好呢?蒋介石、毛人凤都走了,现在审批权就在他周迅予手中,他紧张地思索着,权衡着。

已是深夜,周迅予头埋在椅圈内仍在思考,他突然又抓起爆破图,决定天亮后就把爆破图交给杜长城,要他遵蒋介石之命,照图执行。周迅予心想,反正和共产党是弄不到一块的,一不做,二不休,把成都烧它一个片瓦无存,炸成废墟,让共产党无法收拾,连烂摊子都不留给共产党,这样一来,我周迅予就在全世界出名了,我周迅予留芳百世虽然办不到,但遗臭万年总算办到了。

周迅予提笔开始在爆破图上签字批令,当他再次展开爆破图,图上那个个熟悉的街道、地点像一幅幅立体画展现在他面前:成都真是太美了,繁华的街道,价值连城的古建筑群,一年四季花簇如锦……特别是当周迅予把目光移向那些他熟悉的地点时,他心头不免一热,在这些地方,至今还住着他的妻子、老亲故戚,一旦施行爆破,他们已来不及走脱,都会葬身火海。即使他周迅予拖起队伍出去打游击,其部下的家属大部分都住在城里,把他们的家属都烧死了,炸死了,他们怎么能会跟他周迅予再去卖命?假若他周迅予不去打游击,能够逃到台湾去,台湾那些国民党元老,特别是那些故里庐墓都在四川的人,绝不会放过他。周迅予又想到,处在那种遭众人唾骂的地步,蒋介石肯定不会帮他说话,1938年长沙大火已有先例在先,他周迅予决不愿去当第二个酆悌式的替罪羊。

周迅予想到此,又把爆破图扔落在桌子上,最后决定还是把此事暂压下来为上策。次日一大早,周迅予即通知杜长城,爆破之事正待总裁定夺,具体分工国防部各部爆破队、保密局爆破总队及地方的负责范围,要求各爆破队暂时原地待命。杜长城对此信以为真,也就没有过急催问。几天后,战局发生了急转变化,解放大军正逼进川西盆地,大概杜长城到此刻已得知蒋介石、毛人凤的去处了,方意识到逃命要紧,那爆破计划也就甩置脑后了。

这起由国民党特务策划的爆破成都的阴谋,随着人民解放军的神速大进军和蒋介石的升空逃奔而烟消云散了。胡凌影请了赏,杜长城倒了霉,郭旭领的那笔爆破经费除支付胡凌影爆破桥梁的费用,剩下的一大笔原拟爆破成都的经费,在郭旭于12月中旬由新津机场外逃时,在昆明机场随郭被捕而终变成祖国建设的一笔财富。成都躲过了一场灾难。然而,由军方胡宗南秉蒋介石之意亲自部署的其他几路爆破队伍却正在各自独立悄悄行动着。


标签:南国大爆破 杜长城绘制火焚成都图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版权所有 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企业集成网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京ICP备案号:1002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