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闳言高论

资本主义绝不是历史的终结

时间:2016-1-2 8:46:57  作者:徐永久  来源:中华智库园  查看:282  评论:0
内容摘要:福山指出:“西方国家实行的自由民主制度也许是‘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和‘人类最后一种统治形式’,并因此构成了‘历史的终结’。”

“大战略读书汇”文选

 

资本主义绝不是历史的终结


 

资本主义绝不是历史的终结

——读福山《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

 

福山指出:“西方国家实行的自由民主制度也许是‘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和‘人类最后一种统治形式’,并因此构成了‘历史的终结’。”福山站在资本主义立场上、运用唯心史观著成的《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否定除了资本主义制度之外的其他国家和民族对人类生存发展制度的有益探索,否决未来人类能够走出的与之前绝然不同的各种社会制度、发展轨迹,以及这些轨迹所共同无限指向的愈加趋向完善理想的目标制度和人类之本性,其结论如同资本主义发展史上其他试图得出相同结论的“辩护士”一样,自大而笨拙,其阶级和时代局限性显著。

一、人类历史不会终结

人类尽管走过了数百万年的历程,但大多数时间里,人们都在猿人、远古人蒙昧状态下生存,真正有文字记载的人类文明史,也才从5200年前的伊拉克楔形文字和埃及5000年前的圣书字开始,唯有中国3500年前的甲骨文演变成世界仅存的能够连续记载人类文明历史的文字,它系统记载了以中国为核心的东方文明。人类走过的文明历程太显短暂。今天我们对自然界、对科学、对人类本性、对社会机制与制度的认识还极为有限,因此,今天面对如此庞大且复杂的命题,注定是无解的。即便到了遥远的将来,再过一千年,或者一万年,这样的命题同样是无解的。我们刚刚走过漫长蒙昧的史前文明时代,原始氏族社会后的所谓的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工业化的资本主义以及当代的资本帝国主义,都还是存在阶级斗争的阶级社会,处在阶级社会的初级阶段。在这样的阶段,各种社会形态的国家、民族,赋予自由、平等、民主、人权(人性)的内涵和释义,各不相同。如果我们站在狭隘的视野、浅薄的认知能力的基础上,强行定义代表久远未来普适的东西,注定会成为未来智慧人的笑柄。

倘若雄踞世界东方的大秦、大汉、大唐帝国的哲人辩士,站在他们那个时代,妄论他们以远的未来,将他们的社会制度以及对人性、自由、平等要义的判定,描绘成未来永恒的制度、人性、自由、平等,那显然是幼稚可笑的。作者福山尽管生活在今天世界头号强权国家的美国,沐浴着相对的繁荣和荣光,但他的这种感受和幻觉,用发展的眼光看,也是非常浅显的。

原苏联的社会主义,以及东欧的社会主义,尽管存在短短的70多年,但它们对于人类探索美好制度、换一个角度展示人类本性固有的多样性,追求资本主义以外的别样的民主、自由,都是有益的。在1980年代以前,美国及其西方社会,评判强大苏联帝国时,也是投以敬畏的目光,因为美苏同为世界超级大国。就连福山本人,也不得不承认那时他还不能无端鄙夷苏联。苏联东欧巨变,有着本身制度尚不完善的自毁因素,还有美国西方抱有的与生俱来的对自身阶级、制度、民族、集团利益以外的制度与利益的排斥与破坏力的交互作用。因此,我们看问题,要力求全面、真实和可信。福山在这方面的论述表现得随意、武断,字里行间浸透着对美国西方的偏袒和偏执。

二、资本主义依然充满不平等不自由

在近代和当代,任何一个区域、民族、国度,自由与平等都无不打上各自的烙印。即便是追求相同或相似制度的国家、地区,其国家机制、赋予人性的内涵、对自由平等的诠释也各不相同。美国有别于法国,法国有别于德国,德国有别于英国,东方有别于西方,中国有别于苏联,苏联也与朝鲜、越南、古巴不尽一致。世界的多样性是客观存在的,企图在文明社会初期的现阶段写一部世界普遍史,把多彩纷呈的世界,导向一个并不精彩的方向——美国资本主义的方向,那是徒劳和居心不良的。资本主义,之所以叫资本主义,是因为它从诞生之日起,就注定了它是资本家主宰社会的天下。历史告诉人们,资本主义是与血腥、屠杀和绝对的不平等相伴而生的。不管资本主义走过多少历史时期,其资本家寡头统治国家的本质没有改变,占社会绝大多数的劳动阶级,虽然有法律赋予的选举投票权、所谓的人权、对财产的拥有权,但这种权利与资本家寡头左右国家政治的权益相比,有着天壤之别。况且,两党制,无论哪个党派和个人执政,都会受制于提供大量金钱资助的资本家寡头。两党都是资本家寡头利益的代言人,平民百姓投谁的票都没有两样。

西方的民主、自由、平等、人权,是写在法律上的欺世盗名的东西。福山可以随意诋毁苏联、攻击中国、指责第三世界国家的不民主、不平等、专制,但他显然知道,美国的金钱选举政治、英国和日本等王权皇权封建世袭等是多么的绝对不平等,美国利用霸权肆意侵略轰炸主权国家是多么的血腥野蛮。

三、阅读该书的意义

阅读该书的意义在于,其一,福山的这部书籍,是一部综合历史、哲学和其他社会科学的著作,透过该书,可以了解美国等西方当代学者是如何标榜维护资本主义制度的。中华民族有着灿烂的文明史、当代中国又在政治经济领域续写了辉煌篇章,习近平总书记为此要求全党全国人民要有“三个自信”。我国的学者在宣传中国文明史和社会主义制度与道路方面严重不足,许多国内学者严重缺乏自信,有些竟然站在资产阶级立场,为资本主义捧场唱赞歌。我们应该用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推出与福山截然不同的探讨通向人类未来另一种路径的书籍,当然要力避出现非科学、令人啼笑皆非的“终结”、“最后”一类的结论。

其二,阅读该书,我们清楚地发现,书中许多地方逻辑不清、概念混淆、不能自圆其说。福山当然知道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法西斯、专制之间的严重不同,但他为了丑化共产主义,故意把苏联、中国的社会主义说成是共产主义,把法西斯、专制、斯大林、希特勒、社会主义混淆起来一概而论。把叶利钦分裂苏联、毁灭社会主义的罪恶言论加以褒奖,对苏联解体描绘成人民的“觉醒”,但他却没有注意到现俄罗斯总统普京的话:“苏联的解体,是20世纪最严重的地缘政治灾难。”没有注意到苏联人民对国家解体给民族给自身带来灾难的反思。从这些细微之处,可以洞见福山的良苦用心。返回中华智库园网首页


标签:大战略读书汇 徐永久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主办单位: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企集成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京ICP备案号:1002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