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闳言高论

战争与“历史的终结”

时间:2016-1-19 9:16:37  作者:陈 宇  来源:中华智库园  查看:142  评论:1
内容摘要:战争与和平是迄今为止人类的热门话题。有人坦言:“战争是永恒的。”从中国《史记》、西方《圣经》中记载的最早的血火战斗,到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人类历史充满了战争。福山在其专著中论述“历史的终结”,必然重点论述战争,用了较大的篇幅就战争起因和终结进行阐述。这些观点,值得阅读者特别是军事理论研究者注意和思考。

“大战略读书汇”文选

战争与“历史的终结” 

 战争与“历史的终结”


战争与“历史的终结”

——读福山《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

 

战争与和平是迄今为止人类的热门话题。有人坦言:“战争是永恒的。”从中国《史记》、西方《圣经》中记载的最早的血火战斗,到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人类历史充满了战争。福山在其专著中论述“历史的终结”,必然重点论述战争,用了较大的篇幅就战争起因和终结进行阐述。这些观点,值得阅读者特别是军事理论研究者注意和思考。

第一,战争的起因。

论述战争起因的观点,古今中外有很多。福山从人的本性入手,认为有三个导致战斗的主要原因,第一是竞争,第二是不信任,第三是为荣誉。特别是为荣誉,会使人为一些区区小事决斗,如一句话、一个微笑、一个不同的意见和任何其他贬义的信号,不论是直接涉及本人还是涉及其家族、他们的朋友、他们的民族、他们的职业或他们的名字,都会使人变得具有攻击性。换句话说,人会为需要而战斗,但更多的时候并非如此,他们会为一些“区区小事”而打仗,为获得认可而战斗。况且掌握国家权力的霸道军人通常缺乏思想和智慧,好战易怒,范例举不胜举。

战争的主要起因,实际上还有一种“优越意识”作怪。通常只是表现为对君主(国家或部落统治者)的那种桀骜不驯或者好战才干的超脱尘俗的盲目信仰而已。尼采曾把国家称为“最冷血的怪物”,是一种以上百个诱惑来摧毁人民和他们的文化的“怪物”。在古代历史上,血腥的战斗会以其中一个武士由于惧怕死亡而屈服于另一个武士,从而导致主人和奴隶关系的产生。在一场纯粹为了名誉的战斗中甘愿冒生命危险的意愿,在某种意义上是人类的本性,是人类自由之根本。人最强烈的情感是对于暴力死亡的惧怕,最强烈的道德要求(所谓自然法)是保存自己肉体的存在。黑格尔既在宁愿冒生命危险的贵族武士的骄傲中,发现了一些道德上值得称颂的东西;也在他们寻求自我保存至上的奴隶意识中,发现了某些卑贱的东西。

近代有著名观点认为,帝国主义就是战争。资本主义国家不能解决一个根本的矛盾即阶级冲突,也就是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之间的斗争。世界现实主义也认为,权力分配是战争与和平的惟一最重要的决定因素。决定战争可能性的真正因素不是部分国家的侵略行为,而是这些国家体制中权力是否平衡。如果平衡,侵略就不会发生;如果不平衡,这些国家就想掠夺邻国。如果国际上有两个国家比其他所有国家都强大,权力可采用一种“两极”的方式来分配。伯罗奔尼撒战争时代的雅典和斯巴达,数世纪后的罗马和迦太基,或者冷战时期的苏联和美国,都是这种两极分配的实例。两极的替代物是“多极”体制,即许多国家分享权力。

科技进步而道德落伍,也催化了战争。20世纪的人类经历,极大地动摇了人们对科学技术是社会进步基础这一主张。技术能否改善人类的生活,关键在于人类道德是否能同频进步。没有道德的进步,技术的力量只会成为邪恶的工具,而且人类的处境也会每况愈下。没有工业革命的基础性发展(指钢铁、内燃机和飞机),20世纪的全面战争也许打不起来。目前,反对科技文明的最一贯、最明确的源头来自环境保护运动。一个健康的环境是一种奢侈,是只有那些拥有财富和经济活力的国家才能支付得起的奢侈。现代科学带来的梦幻般的经济增长已经产生负面影响,即它在地球表面造成的许多环境破坏,随时可能引发全球性生态灾难,甚至带来战争。

第二,民族宗教矛盾极易引起战争。

民族宗教问题,是当代世界的热点和难点。多发的民族宗教矛盾聚集在一起,以至成为酝酿战争的主要策源地。福山的这本著作写于1989年,时值“911”事件10年前,多处写到了民族主义正在成为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对手,进一步指明排列在民族宗教矛盾前列的是“狭隘的、具有攻击性”的伊斯兰教,正在发展成为民主国家的直接杀手。这是福山具有政治远见的地方。

福山指出:在世界历史中,民族国家将继续是政治认可的中心。前苏联领导人曾认为,民族问题只是更深刻的阶级问题的副产品,主张通过向无阶级社会过渡来一劳永逸地解决民族问题。随着民族主义者在各个苏联加盟共和国和整个共产主义的东欧先后推翻共产主义政权,对于许多人来说,这一主张毫无根据,动摇了所有普遍主义的意识形态关于取代民族主义主张的可信性基础。

福山进一步分析认为:“伊斯兰教仍是民主的最大障碍。伊斯兰教是一个系统的、连贯的意识形态,犹如自由主义和共产主义一样,它有自己的道德准则和社会正义的信条。伊斯兰教的感召力也许是普世的,不仅感染着某个种族、民族或集团的成员,而且还触及所有作为人的人。在伊斯兰世界的许多地区,伊斯兰教确实战胜了自由民主制度,即使在伊斯兰教没有直接掌握政权的国度中,它也对自由构成极大的威胁。世界上近10亿人(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信仰伊斯兰教,但他们在意识形态领域却无法挑战本地区的自由民主。”“虽然共产主义已经衰落,但它很快又被一种狭隘的、具有攻击性的民族主义所代替,因此认为现在庆祝强权国家的灭亡还为时过早,因为在共产主义专制主义无法生存的地方,民族主义甚至可能是俄罗斯或塞尔维亚式的法西斯主义的专制主义会很快扎下根。”

福山在本书中提出了以基督教对冲伊斯兰教的思想。认为西方思想体系中第一部真正的世界普遍史是基督教。所有民族都是广大人类的一个分支,而人类的命运可以理解为上帝的安排。基督教还带来了一种有时间限制的历史概念:历史从上帝创造人开始,直到他最后超度时结束。对基督徒来说,天国之门打开的判决之日就是世俗历史的结束之时,届时地球和世俗世界严格地讲会停止存在。正如基督教对历史的描述,“历史的终结”是所有世界普遍史编写中的题中之义。历史的某个重大事件只有产生更大的终极或目标才会具有意义,实现这一目标必然会推动历史走向终结。而人的最后终结,会使一切个别的重大事件具有潜在意义。

黑格尔认为,基督教没有意识到,人不是上帝创造的,而上帝却是人创造的。人创造上帝作为自由理想的投影,因为在基督教的上帝身上,我们看到一个能完全驾驭自己和自然的人。亨廷顿指出,自1970年以来,新的民主国家绝大多数都是天主教国家。因此,从某种角度讲,宗教看上去并不是民主的障碍,而是民主的动力。在当今世界文明地区,我们有资格批评别人的抽烟习惯,但没有权力批评别人的宗教信仰和道德行为。对当代人来说,关于自己身体的健康,吃什么、喝什么、从事什么锻炼、保持什么样的线条,比其先辈所关心的道德问题更重要。正是从这个认识角度,福山赞同黑格尔和亨廷顿的思想,力图以人的自由、民主为动力,消除因民族宗教而引起的冲突甚至战争。

第三,经济竞争代替血火战争。

人类历史上的战争,一直是贵族生活的中心。因为战争是“经济的次佳选择”。所以,消除战争的动因方式,最好能让贵族斗士相信自己的野心只是一种虚荣心,并把他们改造成一个文明的实业家。

英国记者罗曼•安吉尔的《大幻想》一书中提出,自由贸易使领土扩张成为过时的东西,从经济学上讲,战争已变成一种非理性行为。人类可以通过经济活动来满足他们的需求,不用再到战场上冒生命危险。他们将重新回归到动物,就像血腥战斗没有发生前的历史起点一样。狗只要给它吃的,它可以整天躺在太阳下睡觉,原因是它对目前的现状十分满足。它不关心其他狗是否过得比它好,或者它作为狗事业是否有成就,或者在世界上遥远的地方还有狗正遭受着虐待。假使人可以进入一个能成功地消灭不公正的社会,他的生活就会与那条狗完全没有不同。自由民主国家之间很少大动干戈、兵戎相见,即是例证。福山认为,富裕的资本主义发达国家有助于消弭战争。战争唤起的英雄气概和野心特别不容易在自由民主国家中表现出来。这些国家是不存在根本矛盾的社会,人们自我满足,自食其力,他们无需再为伟大的政治目标而斗争,而可以专心致力于经济活动。历史的终结不仅意味着大规模政治斗争和冲突的结束,还意味着哲学的完结。欧共体因此是历史终结的最适合的政体实现形式。

帝国主义和战争是贵族社会的产物。如果自由民主能消灭主人与奴隶之间的阶级差别,使奴隶成为自己的主人,它因此也能消灭帝国主义。一个国家,如果它的战士和军人不愿意有或不愿意用他们来打击假想的敌人,或者他们不愿意对公民抗议者开枪以捍卫他们表面上效忠的制度,那么有多少坦克或多少架飞机根本无关紧要。用哈维尔的名言来说,合法性实际上是“没有权力的权力”。

先进的工业化会带来自由民主。在传统的农民社会中,地主可以雇佣农民去杀掉其他农民,然后剥夺他们的土地,这些农民这样做并不是出于自己的利益,而是他们已习惯于屈从权威。在发达国家,从事专业的人可以因许多愚蠢的原因去服兵役,例如减肥或马拉松长跑,但他们不会仅因为某个穿军装的人命令他们这样做就会去当私人保镖或敢死队的志愿兵。

一个纯正的资本主义世界没有培育帝国主义的沃土,关键是它的人民基本上不喜欢战争。托克维尔1830年撰写《美国的民主》一书时,已经注意到同情心日益广泛。发达国家逐渐废除死刑,发达社会对战争伤亡越来越不接受;在美国南北战争时期,枪杀逃兵习以为常,而在二战期间美国只枪毙过一个逃兵,而且他的妻子后来为此起诉美国政府;英国皇家海军过去习惯于强制社会下层人服役当水兵,现在则不得不用相当于公民社会工作的报酬来招募他们,并向他们提供海上的家庭舒适生活。在17世纪和18世纪,君王只考虑他们的个人荣誉,把成千上万的农民战士送去冒死,如今民主国家的领导人不到国家处在极端危急状态时,绝不会把自己的国家引向战争,并且在采取这类重大决策前必须考虑再三,因为他们明白,他们的政治不会宽容鲁莽行为。例如美国在越南战争中,国家一旦走向战争,领导人就会受到严厉惩罚。

第四,战争的终结。

福山认为,帝国主义和战争的长期存在,其原因不仅是武士精神的一种返祖式复活,也有主人的优越意识没有完全升华为经济活动的原因。忠诚、勤奋、坚定及爱国主义这些美德,竟然用于有系统的、毫无意义的杀戮他人的残暴中。欧洲国家体系在两次世界大战中的自我毁灭,戳穿了欧洲民族优越论的谎言。人类历史非但没有朝着一个惟一的方向发展,而是各国人民或者各种文明之间都有了不同的目标,其中自由民主制度看来并没有处在突出的位置上。

黑格尔在《正义的哲学》中非常清楚地指出,在历史终结时还会存在战争。黑格尔相信,没有战争的危险性和战争所需要的牺牲,人就会变得软弱,变得自私自利;社会就会陷入自我享乐主义的沼泽之中,共同体也会最终解。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即便或许每30年左右会打一场短暂但有决定意义的战争,或者打一场保卫本国自由和独立的战争,比起一个只有和平的国家来也要健康得多,也会更令人满足。

血腥的战争方式的终结,意味着历史的终结。如果人们都赞成这种结局,就没有理由互相发动战争。放弃所有人以所有人为敌的战争,携手迈进文明社会,然后推动艺术和科学的进步,使这些社会之间保持相互竞争。正是人的这种竞争性和虚荣心以及统治的欲望才是社会创造的源泉,并保证实现“未来那种田园牧歌式”的和平生活。

福山的观点给人以启示,尤其是消弭战争的初衷和方式。即使是“悲观主义,尽管事实证明是错误的,却有一种深邃的气质”(福山言)。当代世界,任何看重国家独立的国家,都不会无视国防现代化的重要性。因此,战争仍是悬在人类头顶的利剑,但愿人类不会是以战争作为“历史的终结”,应永缔和平之约。战争与“历史的终结”


标签:大战略读书汇 陈宇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版权所有 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企业集成网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京ICP备案号:1002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