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闳言高论

人类历史距离“终结”点尚远

时间:2016-1-22 10:02:44  作者:陈 宇  来源:中华智库园  查看:146  评论:0
内容摘要:西方思想体系中最深刻的精神冥想,是对历史和未来两端之“人”的端详揣测,即那个恒久的哲学命题“人从哪里来,将到哪里去”。

“大战略读书汇”文选

人类历史距离“终结”点尚远

人类历史距离“终结”点尚远


人类历史距离“终结”点尚远

——读福山《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

 

西方思想体系中最深刻的精神冥想,是对历史和未来两端之“人”的端详揣测,即那个恒久的哲学命题“人从哪里来,将到哪里去”。20多年前,美国学者福山撰写了这本新著,其中的核心观点正是这本书名所指——《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此书出版后,曾引起世界各国政界学界至今未息的喧嚣,因为这个关切人类学、社会学、历史学、经济学、政治学等领域的学术争论,紧密关切着我们每个人及其子孙的命运,关乎着人类将到“哪里去”的哲学命题求解。

关于“历史的终结”命题,早在一百多年前的西方就已经争论的白热化。大思想家黑格尔将“终结”定位于一种自由的国家形态,而同是大思想家的马克思则把它确定为共产主义社会。马克思虽然赞成黑格尔对历史有终结可能性的看法,但他又预见一种没有矛盾的最终社会形态是共产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的实现,将结束人类的历史进程。此处的“历史终结”,是指构成历史的最基本的原则和制度可能不再进步了,原因在于所有真正的大问题都已经得到了解决。

黑格尔断言,世界历史的进程经过无数的曲折,实际上已经在1806年法国凯旋门动工时已经结束了。《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作者福山前承黑格尔,认为黑格尔把那场战争视为所谓历史的终结看法是基本正确的。在这场战争中并且通过这场战争,人类的先锋实际上已经达到了终点和目标,这就是人类历史发展的终点。从那以后,所有发生的事情不过是拿破仑在法国大革命中付诸实践的世界革命的延伸。1806年以后发生过无数次流血的战争和革命,这只是“地区之间的整合”。换句话说,共产主义不是比自由民主制度更高级的社会形态,它与自由民主同属一个历史阶段,都是在全世界实现自由和平等这个过程中的一个历史阶段。虽然苏联十月革命和中国革命在当时看上去像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件,但这两次革命惟一留给我们的,也许是把已经确立的自由、平等的原理传播给落后和被压迫的人民,或强迫那些已经实现自由、平等的发达国家实施更完整的自由、平等。

福山的主要观点认为,历史不是各个重大事件的盲目堆砌,而是一个有意义的整体。如果我们现在还无法想象出一个完全不同于我们自己这个现实世界的世界,或者未来世界没有以一种明显的方式来体现对当今秩序的彻底改善,我们就应该承认历史本身已经走到了尽头。福山由此再推论,西方国家正在实行的自由民主制度也许是“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和“人类最后一种统治形式”,并因此构成了“历史的终结”。他在进一步阐释“历史终结论”的同时,又分析和阐释了“自由民主”发展到顶峰后的“最后之人”问题,以此来说明“历史终结”后的人类状况,即回归到动物本性。

福山从中推论现实社会,认为经济学对历史发展的诠释,是历史最终走向资本主义而不是走向社会主义的一个逻辑必然,其政治观点显然与马克思主义相反。他推论,人类社会从建立在奴隶制和仅能维持生命的农业基础上的简单部落,先后经历各种神权政体、君主专制和封建贵族统治,上升至近现代“自由民主制度”和技术先导的资本主义。当今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稳定的民主体制,已不存在不公正或严重的社会问题,但这些问题则是因构建现代民主制度的两大基石——“自由、平等”的原理尚未得到完全实现所造成的,并非原理本身的缺陷。当代世界,有些国家能够实现稳定的自由民主制度,而且有些国家可能会倒退回其他更原始的统治方式,如神权政治或军人独裁。福山认为,他找不出比自由、民主理念更好的意识形态。也即是说,以美国为代表的资本主义制度正是他所寻觅的“历史的终结”。

福山所言人类历史“已经终结”,显然存在漏洞,难以立论。

第一,有发展变化就难言“已经终结”。

当今世界,社会制度如同科技进步,呈现出各种发展变化,五彩缤纷。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

不论大历史观、全球观、宇宙观,仅论福山所言当代世界资本主义的样板美国社会,大家有目共睹,却并非十全十美,也正在发展变化中。小到社区需要完善,大到社会需要变革,科技仍需要发展,制度仍需要根据生产力的变化而不断适应发展变化,怎敢遑论社会止步不前,终结就“已经”了呢!还有现实中各种冲突使世界动荡不安,美国不可能独善其身,况且它还在四面树敌,你不想变化,却有人在想方设法给你制造变化。在美国国内,人的自身安全谈不上百分之百保障,既有来自内部的枪击事件经常发生,还有来自外部类似“911”事件的反恐预警时刻防备着。人身都不能“自由”,胆战心惊,谈何幸福感、满足感?可见美国之所谓天堂制度,如果是“已经终结”,就未必说的太满。当然,如果仅是想借此话题否定共产主义社会的设想,而大捧资本主义,那又当别论了。

第二,人类历史各阶段“终结”记录不断刷新。

人类历史是一个文明接着一个文明的破与立,但每次破坏(终结)都继承了先前的文明遗产,并因此为更高的生活水平奠定了物质文化基础。人类历史是进步的记载,是积累知识和增加智慧的记载,从一个较低的智力和福利水平向更高水平不断前进的记载。

人类历史,不管是思想家们争论不休的“永恒”,还是“循环”,但它不会自然地人为“终结”。宇宙大自然本身受一整套一贯的、普遍的法则支配。人作为人,不仅可以认知这些法则,而且可以积累知识,使下一代人不必重复上代人的辛劳和失败。正如福山在本书中亦指出:“人类永远不会退化,人类智慧的增长及开发永远没有终结。”一部“世界通史”与一部“人类世界普遍史”不可相提并论。也就是说,这种历史不是我们所知道的所有人类事件“流水账”式的百科全书,而是一种试图尝试在人类社会整个发展过程中发现一种有意义的模式。地球人可以移民另外星球,但作为自然人,其天赋秉性之欲望追求,不会使其安分于回归动物,其“终结”或许是如同恐龙的集体灭绝——天灾,人还没有来得及找到适合自己生存的星球。

第三,“自由”有限度。

福山认为,人类历史应该存在一个尽头,历史有一个蕴藏在人目前的潜意识中并且使整个历史具有意义的终极目标,这个终点就是人类实现了自由。但我们知道,任何自由都是有限度的。所谓自由都是发生在一定时空中的自由,有一定的时空就有一定的限度,不可能为所欲为,个人自律、团队纪律、天体运行规律就是自由的限度。自由只是相对于空间的大小,是孙悟空的跟斗云与如来佛手掌的关系。法制完善、执行力最佳的国度,谈自由也是有限度的,那“法制”其实就是不自由,是对人性向“恶”一面的约束。哪怕是一群“自由”的强盗,也必须有一套瓜分战利品的公平规则。如此再看福山所言法制健全的社会,条块规则中的人们很难说就是完全意义上的“自由人”,这难道就是“理想国”中的“最后之人”吗?

“人类”最终应该是个什么样子,这正是生存、生活在当下的人群,探讨的人生价值和活着的意义。按理说,“最后之人”应是无瑕疵之人,理想社会生活中的人。古今中外的人们都在思考,有理想国、桃花源、乌托邦、大同世界、共产主义,等等。但现实中的人,还没有人敢言他是理想国或纯粹意义上的“自由人”。“自由”之前提不存在,也就难言“历史的终结与最后之人”。

第四,谈历史更需放眼量。

放眼银河宇宙,人类社会极其短暂,文明史充其量仅有数千年。说以往,我们还不能狂言我们对这个星球知道了多少;论未来,人类居住的地球至少还有50亿年的寿命。由此可见,说目前某阶段就是人类美好社会的最高天花板,这无疑是活在当下社会“井底之蛙”的低级见解,犹如幼儿园的孩子玩“过家家”的游戏,眼前衣食无忧无虑的生活,应当是最满意了,其实孩子们之后的人生路还很漫长。当代人类也如此,类比千年之前的人群生活水平,再想千年后,何况亿万年后地球人很可能移民外星球,其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即使道路也不曲折,前途非常光明的,那也必然是另一个历史发展阶段上的“人类生活”,怎敢放言我们今天的生活方式和社会制度就是最好的呢?

历史存在着断层,存在着岔道,但历史总是朝着一个方向持续不断地前进。尽管可以放慢历史火车的行进速度,但却不能使它出轨。至于数百年后的世界会是资本主义制度当道,还是共产主义制度或其他制度主世,这还有待于时间的验证。从人类的心理认同和发展趋势看,很有可能是殊途同归,但即使是在那时若谈“终结”,相对于万年人类史,亿年星球史,仍为时尚早。返回中华智库园网首页


标签:大战略读书汇 陈宇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版权所有 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企业集成网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京ICP备案号:1002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