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军事论坛

草地深处:黄河长江之源

时间:2016-8-3 9:31:53  作者:中华智库园  来源:中华智库园  查看:102  评论:0
内容摘要:今日阿坝州松潘草地偏东部,有一条方圆数百公里红军长征北上道路中最难走的一条道路。当年红军不走易行的山边道路或草地边缘,特别是中央红军主力勇于横穿草地腹心地带,主要是因为必须躲开敌军的围追堵截,是以“少牺牲”换取“多挽救”的实在没有办法的办法。

今日的四川阿坝州,有一张靓丽迷人的风景名片——九寨黄龙,展示的是这方土地惊艳脱俗的自然风光;

往日的四川阿坝州,有一张厚重的历史文化名片——雪山草地,扬名于震惊世界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今日阿坝州松潘草地偏东部,有一条方圆数百公里红军长征北上道路中最难走的一条道路。当年红军不走易行的山边道路或草地边缘,特别是中央红军主力勇于横穿草地腹心地带,主要是因为必须躲开敌军的围追堵截,是以“少牺牲”换取“多挽救”的实在没有办法的办法。

红军长征过草地的足迹,几乎踏遍川西北草地,如今日松潘县境的尕力台草地、红原县境的日干乔草地、若尔盖县境的班佑草原、唐克草地等,但地处分水岭北侧的松潘水草地则与其他草地有所不同。今日有许多“重走长征路”者,其实走的正是当年敌军在左右两侧围追堵截红军的道路,或是张国焘等所率左路军主要在今红原县的道路,或是过去是草地而今已经修筑公路的一些路段。这些道路,为现在“重走长征路”者车行或骑马绕过沼泽泥潭,实现“过草地”的心愿提供了便捷条件。然而,这种“走弧线而非直线”,“骑马观花”,绕过当年红军真实行进足迹的“重走”,无疑少了真正徒步草地的感受。

当年红军过草地时的右路军左翼红军(中央红军主力第1军、第3军、军委纵队、红军大学)所走的这片草地,多年之后,仍鲜见有人真正循当年红军足迹重走和完全贯通。即使是当地专职研究长征史的专家学者,有过多次的行动计划,但都未能付诸行动。直到2012年7月,当地的若尔盖史志办协同军事科学院的专家学者才最终贯通此路,他们在考察报告中写下了其亲身感悟:

1.草梗硬如铁

星罗棋布的草墩是草地上的奇观,此地草墩上的草梗因多年生长,多数硬如竹签般的扎脚,非常不好跨越,考察队员们在最后路段甚至都不愿踏草墩而趟水,原因就是这里的草墩实在不好放脚,这是在其他地段草地行进中所体会不到的切身感受。红军有多数将士穿草鞋过草地,艰难程度之大可想而知,有资料记载红军过草地有半数以上扎坏了脚,原因正在于这里的草梗特别硬。

2.草墩不牢实

草地上的草墩,其实是杂草丛生的一个个小土包,下面不一定是坚实的土地,有的是依靠多年的草根纵横而结网在沼泽上。跨越这些草墩,多有脚下晃悠如在水上的感觉,一般情况下并没有甚大的陷落危险。然而,大多数草墩并经不起多次的跨越,跨越的次数多了就会塌陷下去。在其他路段上的草地,一般能跨越20多人次。在分水岭下的草地深处,这里的草墩却因地面水多,常年浸泡,通过人数仅在15人次左右。当年红军是大部队成百上千人数的从此通过,也就可以想象草地上原来的“路”在后卫部队通过时,多数路段已经变成了河,这也无疑是一些红军战士因此迷失前进道路而陷入“路”旁沼泽的因由。

3.水急流深

此地草地上的水,大部分是天降雨雪,而非地下泉水。在这一高原地域上,几乎是天天降雨或雪,急骤而时长,因此地面水特别丰沛。又由于这一地段的土层特厚而土质粘性很大,当落雨在草地上冲刷出一条沟壑时,湍急的水流不是横向扩大水面,而是纵深冲刷沟底。宽约两三米的溪流,往往深达三四米,这些深沟纵横交错地密布草地之间。在这段草地上,外地人如果依靠通常的涉水常识,判断水深和流速过河,那是非常危险的。到此地考察后,也就明白了有老红军回忆所说,在草地有战友因涉水被急流卷走却不能相救的理由,因为水流太急,一旦有人落水,根本无法施救,很快就会被急流吞没卷走。

4.沼泽遍布

草地深处,积水特多,草墩之间的距离也拉远了一些,就在这草墩之间和草墩之下,往往是深不可测的泥潭。表面的水呈暗黑色或铁锈红色,有的泥潭还冒着气泡,发出一股股腐草的沼气酸臭味。这种以泥浆为主的沼泽地,在其他路段并不多见。这次考察,即有多名队员滑入沼泽的险情发生。

5.寒水浸骨

这一地域的草地,气候多变,夏阳高照下也会突然而至一场冰雹。徒步草地,不说身体是否湿透,仅说鞋子不灌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每个人都不可避免地跳入深水中。即使在夏日,草地上的雨水也是冰凉彻骨,最累的是脚,最冷的也是脚。寒从脚起,有时感觉到全身的热量都被吸走了,冷得颤抖成一团。考察队在有防雨准备、肚中有食的条件下徒步草地,即体验了红军的艰辛,感受到了有随时倒在草地上的危险;而当年红军穿草鞋,在几乎没有任何雨具、饥寒交迫的情况下跋涉草地,要付出大于今日徒步草地几十倍的辛苦,可见当年红军因寒冷体弱而牺牲的人数占有很大比例。

6.云低风急

分水岭是红军过草地的一个重要地标。一滴雨水落地摔成两瓣,在分水岭骑界线上,一瓣流入黄河,一瓣流入长江。受分水岭等虽说相对高度不大的山岭影响,风雨在分水岭下与别处草地有较大不同。这里的积雨云层离地面显然很近,雨滴从天空落下后,由于落地距离短且风很急,雨线与地面的角度小于40度,这使旷野中的行人有雨线是横着拦腰当胸插来之感。这时的草地如一个水箱,上层是半空中的云水,中层是落下还未着地的雨水,下层是落入地面的地表积水,构成了一个经典的扁平“水立方”。由于“中层”雨水的大倾斜落角,使行人胸前背后全是水,有如在水面涛尖上搏击风浪之感觉。

这些特殊的自然环境和地理状况,致使红军在此地付出的牺牲要比其他地域大的多。毛儿盖、七星桥、腊子塘、曲支更沙、多夏箭、分水岭、茸塔玛、小森林、班佑等重要地标,有关红军过草地的艰难困苦故事,多来自这个路段。返回中华智库园网首页


编后记: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长征史专家陈宇授权中华智库园公众号连载其新著《长征故事传奇》,讲述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共100余篇,40余万字,220余幅插图。为方便阅读,经作者同意,特推出微信简编版。除历史照片外,文中彩色照片均为本书作者拍摄。


标签:长征故事传奇 
上一篇:班佑河边七百烈士
下一篇:一袋救命粮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主办单位: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企集成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京ICP备案号:1002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