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军事论坛

激战大戒寺,包座围敌打援

时间:2016-8-5 9:15:21  作者:中华智库园  来源:中华智库园  查看:64  评论:0
内容摘要:红30军先头部队奉命赶到包座后,以第89师为一梯队,由该师第264团担任主攻,消灭包座河河东岸大戒寺内之敌,其余两个团在大戒寺西北地区担任侧攻;以第88师(缺第265团)为第二梯队,隐蔽于班佑至大戒寺路侧待机,准备打援。

太阳已沉入西山,森林中的鸟儿在喧闹一天后也各自归巢。天色渐渐暗下来。

红30军先头部队奉命赶到包座后,以第89师为一梯队,由该师第264团担任主攻,消灭包座河河东岸大戒寺内之敌,其余两个团在大戒寺西北地区担任侧攻;以第88师(缺第265团)为第二梯队,隐蔽于班佑至大戒寺路侧待机,准备打援。

8月29日黄昏前,各部队进入预击位置。

暮色中,红军第264团突然向大戒寺国民党守军发起猛烈进攻。

军长程世才、军政委李先念和第89师师长邵烈坤在包座河西岸边指挥战斗。

战斗打得非常艰难。第264团一直打到晚上9时,才攻占了大戒寺外围北山山脚下的几个碉堡和西坡半山腰的一个碉堡,相继占领大戒寺,歼国民党守军一个多连。国民党守军第3营李营长带少数人东逃。红军将残敌围困在大戒寺后山碉堡中。

30日,又是一天激战。傍晚,国民党军第49师代师长伍诚仁师第291团先头增援部队在大戒寺以南与红军警戒部队接火。红军为了诱敌深入,在令第264团象征性地阻击一下后,将主力撤至大戒寺东北山地隐蔽,仅留下少数兵力监视敌人的行动。当晚,红军撤出大戒寺,国民党军第294团进驻寺内。

夜晚,天气转晴。第264团一部在淡淡的月光夜幕掩护下,突然向大戒寺国民党守军发起突然偷袭,毙国民党军第1营少校营长陈嘘云以下数十人。

红军指战员抓紧时间准备下一步的战斗,侦察部门根据已掌握的敌情和俘虏的口供,绘制了包座守敌要图和增援部队行进路线图,然后将地图和俘虏的国民党军一个排长和两个班长押送到军部。

3个俘虏对红军的优待政策有所了解,在审问时都表现得较为老实。

李先念和程世才从俘虏口中得知包座守敌的情况,并获知敌第49师明天就可到达包座。

军情如火急!

李先念分析判断情况说:“根据当前的情况,包座之敌以逸待劳,地形又对他们有利,我军要很快拿下包座有很大的困难。如果坚持打下去,不但会造成很大的伤亡,最重要的是会因为拖延时间,直接影响和耽误明天与敌第49师的作战。我看我们应该变换战术。”

程世才接着说道:“对,我们可分个前后缓急,加重到松潘公路上的打援力量,然后转过头来再强攻包座。”

于是,李先念和程世才当即决定,由第264团将包座守敌包围起来,但围而不攻。第89师另外两个团立即调往包座西南地区和第88师一同做好打援准备。

审问完俘虏,李先念和程世才在朦胧月光下亲自勘察地形。对照俘虏的口供,察看包座守敌的情况。然后又转向南行,对国民党军增援部队的来路进行重点勘察。他们知道,在眼下敌我势力从数量上看几乎相等,但在装备上却处于劣势的情况下,指挥员正确的判断和周密的计划显得尤为重要。因此,这一夜,李先念、程世才和军参谋长彭绍辉等人是彻夜未眠,在勘察地形后,反复研究,重新制定了作战方案。

次日上午,红军除用少量兵力继续包围监视包座守敌外,将第88师和第89师主力埋伏在国民党军援兵必经之路的西南山上,并派一个连控制了东山制高点。这座险峻的山岗,西可俯视来援之敌,北又可对包座之敌形成包围。

红军主力潜伏下后,向松潘方向派出了侦察警戒部队,一有敌情就发出战斗号令。

经过几昼夜急行军的战士,在这时已是非常疲劳,一旦停下来,进入埋伏阵地卧倒,两个眼皮就开始不由自主地向下垂。大家想尽办法克制瞌睡,焦灼地等待着战斗的打响。

“敌人现在来就好了,强制自己不打瞌睡的滋味太让人难以忍受了。”自言自语的程世才揉了揉布满血丝的眼睛,又把望远镜贴在脸上向远处眺望。

空荡荡的大路上渺无人影,连个野兔的影子也看不到。

时光慢腾腾的,在这时显得慢的不能再慢。红军指战员们戴的用树枝编织的伪装帽上,小鸟儿啄着绿色的树叶,似乎考虑着在这里是否筑巢。

突然,远处有鸟儿从地面惊叫着冲向天空。伪装帽上的小鸟儿紧张地仰起头探听来自大路上的脚步声,也拍打着翅膀匆忙飞走。

浩浩荡荡的国民党军增援部队终于出现在红军侦察兵的望远镜中。

从松潘到包座的大道上,顿时悄然无息,鸟儿也不叫了。

“该死的敌人,到底送上门来了!”红军指战员们咬牙切齿地说。

31日中午,战斗全线打响。

为全歼敌人,红军预定等国民党军增援主力进入埋伏圈内后再出击。可是实际情况并不是那样,国民党军十分谨慎,不肯轻易冒进。他们以一部兵力搜索前进。与红军接触时,先进行局部战斗,夺取有利地形后,主力再作前进。李先念和程世才看穿了国民党军的这一诡计,命令在山上的主力部队隐蔽好,只以正面的第263团一部在一些非重点防御的小山头上抗击,给敌以大量杀伤后就节节撤退,诱敌进入埋伏圈。

包座附近的山很有特点,多是一漫坡的大斜坡,顺着高山下来大坡上又有许多小山包。山上多是一人搂不过来的大松树和半人高的小松树林,十分便于隐蔽。自以为势力较强的国民党军在遭到伏击后,像瞎子一样,摸不清红军的情况,又因为距离包座只有10多里路,救急心切,就步步前进,结果正中了红军诱敌深入之计。返回中华智库园网首页


编后记: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长征史专家陈宇授权中华智库园公众号连载其新著《长征故事传奇》,讲述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共100余篇,40余万字,220余幅插图。为方便阅读,经作者同意,特推出微信简编版。除历史照片外,文中彩色照片均为本书作者拍摄。


标签:长征故事传奇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版权所有 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企业集成网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京ICP备案号:1002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