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军事论坛

红军师长王友钧血洒求吉寺

时间:2016-8-7 20:42:22  作者:中华智库园  来源:中华智库园  查看:333  评论:0
内容摘要:在红30军主力围歼国民党军第49师的同时,8月29日黄昏,红4军主力在包座以北22公里处的求吉寺与国民党守军展开激战。

在红30军主力围歼国民党军第49师的同时,8月29日黄昏,红4军主力在包座以北22公里处的求吉寺与国民党守军展开激战。

求吉寺战斗是包座战役的一部分,但这北线战斗打得要比南线包座战斗艰难一些。

国民党军在求吉寺中驻有1个团的兵力,团长康庄是在7天前率领本团主力进驻寺院的,在这里已经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屯积了大量的粮食和物资。凭借坚固的院墙为工事,作坚决顽抗。

由于国民党军凭险固守,红军最初的攻击没有奏效,伤亡不小。

军长许世友带领军部的参谋人员爬到最前沿,观察敌情,组织进攻。

“把主攻任务交给我们师吧!”几个师长争着抢任务。

“咱们刚走过草地,部队的同志们现在可都是肚皮贴着脊梁骨。”军政委王建安说。

“我们师斗志旺盛,再有两天不吃饭照样拿下求吉寺。”几个师长仍是当仁不让要任务。

“不要把牛皮吹破了!部队的实际情况难道我还不知道?王友钧,你们师上!”许世友考虑到第10师在过草地时减员少,与政委王建安商量后决定把这一艰巨的任务交给该师师长王友钧,由他率领部队去完成。

24岁的王师长拳头在耳边一挥,算是表示了决心,提着驳壳枪闪入夜幕中。

“这个王师长,说不定又要过他的大刀瘾。”王建安政委又是高兴又有些不放心。

“我就是喜欢这样的指挥员。”许世友为有王友钧这样的虎将而自豪。

在红4方面军中,大家都知道王友钧以作战勇敢闻名。他在任团长时,常率部队夜袭敌营。有次他带领手枪队30多人绕过敌人的多道岗哨,涉江河,攀悬崖,突袭敌团部,砍死敌团长后又安全返回。两个月前他在任副师长时又在冲锋陷阵中负伤,现在才刚刚痊愈归队。

抢到任务的王友钧非常兴奋,他把这兴奋很快也传染到该师第28团、第30团、第34团和第36团各团团长的脸上。

众指挥员的驳壳枪同时指向了求吉寺:“发起冲锋!”

红10师突然向求吉寺国民党守军发起猛烈进攻。

面黄饥瘦的红军指战员个个仍然是生龙活虎,勇猛冲击,喊杀声震天。很快拿下了外围的几个要点,突入寺院。

但是,红军战士毕竟体力消耗太大,用劲砍出去的大刀片出手后已没有了往常吃饱饭后的那样凌厉。双方扭打在一起。

“打!用机枪扫射!”国民党军团长康庄命令。

“他们的人和我们的人抱在一起,怎么打?”重机枪射手着急地问。

“一同打,这个时候还分什么你我。快用火力封锁住大门口!”康团长抓过一挺轻机枪,首先扫射起来。

顿时,弹雨如注,泼向院子中间。

沉闷的机枪扫射声中,院子中厮打在一起的国民党军士兵和红军战士一同倒地。

冲进院子的红军被迫退回来,接着又组织起再一次的冲锋。

数天前,红军指战员在草地上经受了无数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现在,他们这种不怕疲劳,不畏牺牲,拖不垮,打不败的战斗作风和百折不挠、勇往直前的精神更是惊天地,泣鬼神。

经过草地恶劣环境磨难的红军指战员在顽强战斗着,双方进入对峙状态。

红军数次进攻均未奏效,只好后撤,将国民党军围困在寺庙里。

国民党军趁红军攻势受挫的间隙,迅速组织起敢死队,“嗷嗷”叫着反扑出来。

寺院前,眨眼间倒下了20多名红军战士。

王友钧师长哪能见得这种阵势,他已经打红了眼,突然大声命令道:“警卫员,过来。跪下!”

猛然间不知所措的警卫员发着呆连忙跪在师长面前。

“转过脸去,面向敌人跪下!”王友钧端起刚从另一个战士手中拿下的机枪,架在了警卫员的肩上。

“哒哒!哒哒!哒哒哒!”警卫员肩头上的机枪吼声与王师长的叫声混杂在一起,弹雨泼向敌阵。

又一批红军指战员在王师长的机枪掩护下冲了上去。

王师长的机枪继续向寺中猛烈射击,他指挥并掩护部队发起新的攻击。

“大刀队,跟我上!”王友钧“嗖”的一声从背后拔出大刀片,跃入敌阵。几个团长也高举着大刀一路砍杀出去。

一脸汗水的许世友在后面用拳头砸着地面,直到看清王友钧的大刀队在短兵相接的肉搏中向前推进了10余米,仍见是漫天飞舞闪着银光的大刀片后,才拍着胸脯“哈哈”大笑:“这才是我们4军部队!过瘾,过瘾。还是大刀片过瘾!”

许世友若不是有王政委的劝阻,他肯定早挥动着大刀冲在了最前面。

求吉寺的喊杀声一浪高过一浪,在啸叫两个多小时后如大海退潮渐渐声衰音息。280多名国民党军官兵成了红军的刀下鬼,残部向西北方向逃窜。寺院恢复了原有的宁静,寺庙建筑上单调的风铃声在这时显得很响。

许世友是一路狂跑进入寺院的,他高呼着:“王师长,王友钧!你在哪里!”

几个团长围着一个满身鲜血的人,失声大哭。

“啊,王友钧!”许世友一头栽倒在地上,双拳捶地,悲痛欲绝。

一钩弯月在寒风中极力布洒出不多的银光,大地一片苍凉。

“今天是八月初一,再过半个月就是中秋节了。”王建安政委的声音随夜风飘荡,一丝丝飘远了。

经过激战,至午夜,求吉寺国民党守军全部被红军歼灭。

至此,包座之战以红军的胜利宣告结束。红军歼灭国民党军第49师等部,毙、伤、俘师长伍诚仁以下5000余人,其中俘800余人,缴获步枪1500余支,轻、重机枪70余挺,电台1部及大批弹药、粮食、牛羊和其它军用物资。

庆祝胜利的欢呼声中,红军将士围着刚缴获的电台,在收听胡宗南急切的呼叫声:“伍兄,你现在到了哪里?请回答,请回答!一定要坚持住,李旅已经出发增援包座。”

电台周围,传出红军指战员们的一片欢笑声。

跨越草地后的包座之战,是红一、四两个方面军会师后在中革军委指挥下的第一次战斗。它胜利地完成了中共中央、中革军委赋予的打开北进通道的任务,使毛儿盖会议提出的建立陕甘苏区方针的实现,有了更为实际的可能,为红军进一步的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

渐渐淡去的硝烟中,红军指战员们默默地将牺牲的烈士就地安葬,并将其姓名写在坟前木牌上。对被击毙的国民党军官兵也同样给予掩埋。国民党军的伤员都集中在大戒寺内,由被俘的医生和红军医生为他们治疗。俘虏由政治部集中起来教育了两天,然后每人发给3块大洋和一些粮食将他们放走。

满脸尘土的许世友提着大刀片站立在缴获的堆积如山的武器旁,第10师政委叶道志请示:“军长,这些缴获的武器怎么办?”

“怎么办?你说怎么办?他娘的,我一个师长换来的是这堆破烂玩艺儿!”许世友还在为王友钧的牺牲感到痛心,他飞出一脚把一支步枪踢出很远。

“得赶紧进行处理。我们行军是带不走这么多武器的。同志们连背枪的力气都没有了!”叶政委说明情况。

“将好的机枪和步枪补充部队。他娘的,其余的统统给我集中起来,堆上木材,全部烧毁,烧毁!”许世友吼叫着,他的大刀片在空中闪着寒光。

“烧枪?”指战员们的心中都难过极了,但在当时的情况下也只好这样办。

熊熊焰火中,许世友亲眼看着指战员们用流血牺牲换来的这一堆枪炮在烈火中燃烧。他突然放声嚎哭,大刀片在火焰中乱打翻飞,卷起片片火星。

战后,红军立即进行休整,指战员们的体力到此时也已是消耗的精疲力尽。

红军右路军在包座之战后进到川甘边界,准备继续北上。

王友钧的遗体安葬在求吉寺附近的山上,战士们含着热泪采来山花堆放在墓前。

第二年,红四方面军再度由此地北上时,总指挥徐向前等来到王友钧墓前献花祭奠。全国解放后,当地政府在求吉寺山坡下修建了烈士陵园,王友钧师长的墓及墓碑也在其中,但这是一个空墓穴。后来,当地史志部门找到了王友钧师长的原墓,就在烈士陵园之东约200多米处。2015年8月,在王友钧师长牺牲整80年之际,一座高耸入云的红军长征纪念碑在求吉山上落成。返回中华智库园网首页


编后记: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长征史专家陈宇授权中华智库园公众号连载其新著《长征故事传奇》,讲述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共100余篇,40余万字,220余幅插图。为方便阅读,经作者同意,特推出微信简编版。除历史照片外,文中彩色照片均为本书作者拍摄。


标签:长征故事传奇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主办单位: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企集成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京ICP备案号:1002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