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军事论坛

红军战士的掉队和归队

时间:2016-8-27 9:26:17  作者:中华智库园  来源:中华智库园  查看:311  评论:0
内容摘要:红6军团成功冲破敌人的封锁,继续按计划前进。但是担负后卫任务的红18师第52团为了延长敌人追上主力部队的时间,与敌人展开了浴血奋战。结果被敌人的大部队切断了和主力的联系,一个团独自在数十倍于己的敌群中东闯西杀,伤亡惨重。

1936年1月,红6军团行进在与贺龙领导的红2军团会合的路上。当红6军团到达一个叫石阡的地方时,国民党军发现了红军的行踪,于是迅速集中大量兵力,在红6军团前进的道路上来回堵截。经过几天的激烈奋战,红6军团成功冲破敌人的封锁,继续按计划前进。但是担负后卫任务的红18师第52团为了延长敌人追上主力部队的时间,与敌人展开了浴血奋战。结果被敌人的大部队切断了和主力的联系,一个团独自在数十倍于己的敌群中东闯西杀,伤亡惨重。

一天,这个团转战到了走马坪北的虎脑山,为了临时整休部队,他们在山下的一个小村子里驻扎下来。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一些重伤员因为伤势太重,不能跟随部队继续转战,需要被安排到老百姓家去隐蔽休养一段时间。上级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一位名叫熊晃的红军战士。

熊晃根据上级的指示,很快在附近几个村子找到了老百姓家,安置好了伤员。正当他往回走的时候,忽然听到团部驻扎的虎脑山上响起一阵激烈的枪声。不好!敌人肯定发现了团部,和红军打起来了。熊晃立即向虎脑山直奔而去,但是等到他爬上虎脑山的时候,红军早已转移而不知去向。现在,漫山遍野都是黄压压的敌人,他们正在搜山,试图俘虏掉队的红军战士。这些反动派在山上一字排开,边搜边喊道:“快他妈的给老子出来。缴枪不杀!”“出不出来?再不出来一律枪毙!”情况非常危急,如果被敌人抓到,后果不堪设想。

熊晃没有时间考虑,他扫了一眼四周,迅速钻进了一个一人多高的草丛,一动也不动,从外面是绝看不到里面藏有人的。熊晃心想:任凭敌人怎么喊我也不会出来投降,你们要是找到我了,我就跟你们拼命。誓死也不作俘虏!

敌人的搜捕队从上午一直搜到下午,一无所获,吹响集合号下山了。但是狡猾的敌人怕有疏忽漏掉了红军,还留了几支“守望队”在山上不停地转悠。

夜晚很快来临了,山林里寂静得可怕,北风“呜呜”地吹着。早已在草丛中冻得麻木的熊晃见搜索的敌人都下山避寒去了。于是跳出草丛,潜伏在一个水沟旁边。其实,这一整天他都在思考着:部队到哪里去了?我孤单单的一个人应该怎么办?如何才能找到部队?虎脑山这里现在已经是敌占区,敌人随时都有可能发现他。熊晃对这里也是人生地不熟,真是一筹莫展,不知道前方的道路在哪里。寒冷的夜风吹着光秃秃的树枝唰唰作响,更显得山上空旷荒凉,使人增添无限的感伤。熊晃思来想去,决心一定要顽强地活下去,一定要坚持找到大部队。

接连几天,驻守在这里的国民党反动派每天白天都上山来搜。熊晃就一直蛰伏在草丛里,只有晚上才敢出来活动活动。就这样,熊晃凭着顽强的毅力,在山上隐藏了整整4天。这4天里,他滴米未进,渴了就喝山沟里的水,饿得浑身没劲,站起身来都感到头晕目眩。熊晃心想:这样下去迟早是死,非下山不可。即使敌人搜得再严,也要下山去找东西吃。但是虎脑山并非革命根据地,附近老百姓是否支持革命,能否同情红军,熊晃心里也没有把握。为了活下去,他必须赌一把了。

第五天的时候,熊晃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向山下望去,他看到山脚下一块农田里有个农民在劳动,田坎上站着个妇女像是在帮忙。太阳落山的时候,这两个人扛着锄头走进了离田不远的一所小茅草房子,看样子他们是贫苦农民,应该会收留红军吧。熊晃怀着一颗急切求生而又忐忑不安的心,决定等天黑的时候绕过敌人的哨岗,摸下山去找他们碰碰运气。

天终于黑了,茅草房中透着一点昏暗的灯光,熊晃来到房前,一扇破旧的柴门隙着一个缝,随着寒风的吹动不时“吱吱呀呀”响着。熊晃轻轻地一推门,迅速闪了进去。里面的两个人突然见闯进一个身着军装的人来,惊慌地从床上跳下来,万分恐惧地望着他,不知所措。熊晃不知道这家农民对红军的态度,怕暴露自己身份,就对他们说:“我是国民党中央军,掉队了,找你们弄点饭吃。”那两个人半信半疑,没有搭腔。熊晃又说:“不要怕,我吃饭给钱!”说着他掏出一块上级给他安置伤员剩下的银元。

房子里的男人看清这个人蓬头垢面,衣衫破烂,说话也很和气,就平静了些,把他上下打量好久,转身问女人:“有饭吗?”“有点。”女的回答。“热一热给他吃吧。”于是,那个女人在火盆上把饭热了热,端给熊晃。算上今天他已经连续5天都没吃东西了,三下五除二就把饭吃了个精光。

“能在这儿住一夜吗?”吃完饭,他小心地问道。

“行,你先抽口烟吧!”男的指着烟盘子说。

这可把熊晃难住了,自己从来没有抽过烟,更何况鸦片了。可是当地盛产鸦片,人们吸食鸦片像吸旱烟一样普遍。由于王家烈的军队是有名的“双枪兵”,没一个不吸鸦片的,如果不抽的话,他这个国民党兵就装不成了。没办法,他只好硬着头皮拿起烟枪生疏地使劲吸了两口,然而毕竟没有经验,加上鸦片烟的味道非常冲,一下子呛得他连声咳嗽,眼泪横流。那个男人见状心里似乎有了底数,脸上紧绷的神经放松了许多,他小声而又神秘地问道:“嘿!我问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熊晃见这个男人忠厚善良,不像同情国民党的人,就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的身份以及如何掉的队、如何在山上躲了4天,自己现在的危难处境告诉了男主人,然后不安地但又细心地观察那男人的反应。男主人听熊晃讲完自己的经历后,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地微笑,说道:“看来我一开始猜的还对头,看你这副落魄的样子,进门又掏银元给我,我就晓得你肯定不是国民党军,中央军的人在我们穷老百姓家吃饭哪有给钱的?二来你又不会吸烟,我就晓得你八成是没有跟上刚刚撤走的那伙红军了。”熊晃听男主人这么说,激动得眼泪夺眶而出,就像遇见了亲人一样,真是绝路逢生。他拉着男主人的手说:“老乡!太感激你了!”

那男人说道:“不用谢我哟!我们才应该感谢你们红军!不要看你们只在我们这个穷地方过了几趟,但是帮我们出了几十年的怨气!你们一来,我们就打跑了土豪,斗倒了地主,分了田地,有了衣服穿。我晓得你们红军的心是向着穷人的。现在你掉了队,被龟儿子国民党追捕,我不能忘恩负义,只瞧热闹!”当晚,熊晃在主人的安排下躲进一间破旧的草楼过夜。

第二天一大早,“守望队”又在搜山了,他们不仅搜山,还挨家挨户的搜,弄得鸡飞狗跳。但是因为好几天了他们都没有搜到什么结果,所以每次搜也就不是很认真了,走走过场,抢老百姓一点酒喝,一点烟抽,然后就兴冲冲地回营了。

就在这种混乱的环境下,熊晃在这家农民的草楼上一下呆了半多个月。吃喝拉撒全由这家人照顾,遇见敌人来敲门就赶紧到草丛堆里藏起来。又过了半个月后,敌人在这里也闹腾够了,也没见红军的影子,“守望队”也撤走了。但是敌人在这一带重新部署了兵力,五里一哨,十里一楼,熊晃还是不能够随便出去。

他躺在草堆里思虑着,这样下去何时才是个头啊?为了安全起见,他只好跟了这家男人的姓,改名叫陈慧敏,长期住了下来。这家贫苦农民的日子本来就够苦的,平时也填不饱肚子,现在凭空添了一个不能干活的男人,日子就更加艰难了。夫妻两个常常背着熊晃发愁,但是当着熊晃的面,还是装作粮食很充足的样子,他们把好米饭都留给他吃,自己却背着他吃很粗糙的米,或者饱一顿,饥一顿。对此,熊晃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非常地过意不去。很多次,熊晃要冒着生命危险亲自去找红军部队,但是好心的主人说:“不行!如果我们不知道红军打到哪儿了,就绝不能让你一个人盲目地走!”

这样又过了几个月,熊晃觉得自己实在是不能再在这里当“白食客”了,最后下定决心告诉主人说自己必须离开。男主人思索再三,觉得现在好几个月过去了,这一带的风声也不紧了,就热心地把他介绍到前村的一个裁缝家住下,并不断地通过很多可靠的贫苦农民继续打听红军的下落。

终于有一天,一个从龙溪镇上回来的村民告诉他说,镇上贴出了国民党军的布告,说“共军”又要打来了。听到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熊晃高兴极了,立即跑到龙溪镇去打听。镇上因为红军要来的消息而动荡不安,许多地主劣绅忙着把自己的家财运走。

很多国民党士兵在街上抓壮劳力修工事,一个国民党军官在凶恶地骂着一个老头:“你他妈老不死的家伙!叫你砍几根竹子修碉堡你不高兴!等共军贺龙来了,要你的脑袋!”

听到这个,熊晃凑上去说:“老总,看把您急的,共军还远着呢!”

“你他妈知道个屁!共军今晚就能到这里!”敌军官说完,慌忙走了。

镇上继续混乱着,然而熊晃却说不清有多么的激动。当天回到村里,他就和收留他的裁缝告别。晚上,熊晃怀着万分激动的心情在红军经过的地方终于回到了部队。至此,这个脱离队伍半年多的红军战士又回到了自己的部队,走完了长征路。返回中华智库园网首页


编后记: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长征史专家陈宇授权中华智库园公众号连载其新著《长征故事传奇》,讲述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共100余篇,40余万字,220余幅插图。为方便阅读,经作者同意,特推出微信简编版。除历史照片外,文中彩色照片均为本书作者拍摄。


标签:长征故事传奇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版权所有 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企业集成网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京ICP备案号:1002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