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军事论坛

《蒋介石密令破解》之西安事变【5】

时间:2016-12-13 9:36:52  作者:陈 宇  来源:中华智库园  查看:69  评论:0
内容摘要:本手令文中的“徐克成”,即徐源泉,“克成”是其字。从手令中“不必直问徐克成,免其疑虑”之句可见,蒋介石对非“黄埔”嫡系的徐克成并不信任。

第5通手令——秘查东北军旧部情况

【手令编号】上卷053

【时间判读】1937年3月--日

【正文释读】

顾主任:四十一与四十八两师各部之驻地,请查报,但不必直问徐克成,免其疑虑。中正。

【原件品鉴】

竖排8行套红“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用笺”1页,原件信笺红色现沁润较重;毛笔书写。

《蒋介石密令破解》之西安事变【5】

 

【原文解读】

本手令文中的“徐克成”,即徐源泉,“克成”是其字。从手令中“不必直问徐克成,免其疑虑”之句可见,蒋介石对非“黄埔”嫡系的徐克成并不信任。

此手令中提及的第41师与第48师,皆为徐源泉所部。徐源泉时任第26集团军总司令,集团军辖第10、第87军,徐亲自兼任第10军军长,辖第41、第48师。

(一)奉系旧部徐源泉

徐源泉(1886—1960),又名克诚,派名继绩。湖北黄冈仓埠镇(今属武汉新洲)人。1906年,徐源泉随在武卫左军中任管带的族叔至安徽,入随营学堂学习,后保送进入两江总督端方创办的将备学堂。1910年入南京陆军讲武学堂,在校时加入同盟会。开学两月,武昌举义,清廷唯恐发生如湖北新军那样的变乱,调任张勋部队包围学校,搜捕师生中的革命分子。为了保证教职员工的生命安全,校方决定解散师生,令各自暂且归乡。徐源泉和一部分同学由江苏返湖北,至武昌都督府报到,任见习(实习教官)。1911年10月,汉口战况于革命军极为不利,清廷军队倾巢南下,以图挽回颓势。湖北军政府决定招募新兵,扩充起义军力量。黎元洪派人至徐所住的客栈向军校学生发出邀请。徐源泉号召学生军300余人,自为队长,连夜渡江到汉口,于大智门火车站与清军激烈交战。此为徐源泉从军上阵的开始,也是他参加国民革命的开始,是他一生功劳薄最为光辉的一页,所以在他的“回忆录”中有详细地叙述。

《蒋介石密令破解》之西安事变【5】

徐源泉 

辛亥革命后,徐源泉在南北军队中辗转任职,后归属张作霖部下。1914年起,徐源泉历任新疆督军府参谋、江苏陆军第6混成旅第2团团副、奉天陆军第3旅第55团团长。1925年8月,任陆军第15旅旅长,旋兼任第2方面军团第6军副军长。1928年6月,任天津临时保卫总司令,旋任国民革命军第3集团军第11军团总指挥、第6集团军总指挥。国民革命军编遣时,任陆军第48师师长。“皇姑屯”事发不久,随东北军编入国民革命军。1929年夏,任国民党“讨逆军”第10军军长兼第48师师长,率部驻防湖北,参加中原大会战。1930年3月,任鄂北“剿共”总指挥,旋因战功升任第10军军长兼第48师师长。此时,参加“围剿”湘鄂西红军革命根据地,进行反革命“清乡”。

1930年8月,蒋介石在全国设立“清乡”机构,徐源泉任湘鄂西边区“清乡”督办公署督办、鄂湘川“剿共”总司令等职,率领所属部队“围剿”湖北共产党洪湖根据地,镇压共产党在黄安、麻城领导的农民起义(史称“黄麻起义”)。1935年4月,晋升二级上将。11月,在国民党三中全会上当选为国民党中央委员。

从1929年起,命运的变迁,将徐源泉的军事生涯又一次地转移到家乡湖北,此后两三年内,徐源泉在老家仓埠建公馆,同时,在公馆的侧面,原仓埠巡衙署旧址上起屋办“仓溪小学”,后改为“正源中学”,即“新洲第二中学”。也是在这一段时间,徐在武昌昙华林修建西式新古典主义公馆,将家眷安顿在此。每逢战事间隙,徐便赶回武汉与家人团聚。

西安事变发生时,何应钦等企图重立南京政府,开始暗中于权利机构内封官任职。何应钦与各方都有联系,列入何派的地方实力派中就有湖北的何成竣、徐源泉。徐源泉在“回忆录”中说:当时有人推他执掌湖北省军政大权,他表示了坚决反对,辞曰:“此际唯一要务,在营救领袖,不应为一省谋,尤不应为一身谋也。”

西安事变平息后,蒋介石返回南京。徐源泉正巧在南京,急忙前往官邸探视慰问,惊魂初定的蒋介石似乎很感动,“引余于卧榻旁,畅谈达半小时,主要促余入川,略示拔擢之意,余坚辞之。(蒋)又娓娓家常话不休……”字里行间,可以看出,受此亲近待遇,最感动的还是徐源泉自己。由这段文字,也可以推测,蒋介石早已有退入四川的准备。

1937年“七七事变”后,徐源泉任第26集团军总司令兼第8战区副司令长官。12月,南京保卫战开始,为了安顿唐生智誓死保卫首都的战时决心,蒋介石将大批军队调派给唐指挥,原以为可以作一段时间的坚持,拖住日军有生力量,赢得军队的喘息,换得南京政府逐渐向西撤退。驻湖北的徐源泉部也被派遣,急忙东上参与大战。徐的部队在南京城外围,被先被派守栖霞山,后被派守乌龙山,日军以海空军作强势攻击,徐源泉率军抵抗,但最终未能守住要塞。8天之内,南京城外围,所有的制高点相继失陷,最后陷落雨花台,日军居高临下强攻南京城,南京保卫战失败。

徐和他所率部队,以城外丘陵地带为掩护,得以撤离战场逃得性命。但是城内尚有中国军人10万突围不出,遭到日军残酷屠杀。这一场生死惨烈的战事,对于徐源泉的心理状况,绝对有着很大的刺激,即便他曾经半生戎马,后几年,他于军界政界坚决引退,不能说与当年南京保卫战的亲历无关。

日军攻下南京,一路西下,直逼中原而来。1938年6月,武汉保卫战开始,外围战役地段选在安徽、江西沿江城市进行,阻挡日军进攻军队,迫使其缓慢侵略步伐。第5战区统帅李宗仁因牙疾复发在武汉南湖疗养院住院,蒋介石委任白崇禧领导战事。当时,第5战区第26集团军徐源泉部,在安徽境内与敌激战后退守霍山、六安等地阻敌前进。杨森部队守安庆,因力量悬殊血战四昼夜退出。徐部由霍山出太湖切断日军后路,令敌人伤亡惨重。第5战区令杨森部及徐源泉部在安徽一带坚守,作持久战的准备。如此才能给从武汉向西南的“大撤退”留一个稍稍和缓的空间。8月16日,徐部退至湖北。武汉会战时,由廖磊指挥,驻大别山南麓以侧面阻击沿长江北岸来犯之敌。9月29日,日军以海陆空三军配合作战,攻陷田家镇要塞。10月24日,日军破黄陂,打开通往武汉市的最后一道屏障。徐所属第26集团军在潜山王家牌楼一战伤亡惨重,徐遂擅自率余部往平汉铁路(京汉铁路)以西转移。武汉保卫战坚持5个月。10月25日,国民革命军军委会下令放弃武汉。

武汉会战末期,李宗仁病愈归来重执第5战区军权。武汉沦陷之后,李宗仁检点武汉会战战况,准备“杀一儆百”,严肃军纪以利再战,于是没有后台老板的徐源泉便成了他整肃的第一个目标。1939年,李宗仁以“违反军令”罪逮捕徐至西安关押,电请蒋介石将其撤职拿办。徐被关押至1942年,经军法总监、湖北老乡何成浚代为在蒋介石面前求情,才得以释放。

1942年后,徐源泉在重庆任军事参议院上将参议。这是一个闲职,可能是蒋介石对他的安抚。据徐的回忆:他的军队已在南京及武汉两大战役中伤亡殆尽,心灰意冷的他,再也没有了统军作战的兴趣。

抗战后期,徐源泉全心致力于实业。此前,徐驻军湖北,早已于军事之暇开始商业和工业活动,在沙市、汉口、湖南沿江设码头,购置轮船十余艘,发展内河航运,另在汉口、汉阳开工厂、银行、公司,利用执掌军权的便利,于商业经营中牟取暴利。来到重庆之后,徐驾轻就熟,继续在川江上发展他的航运事业。

1945年9月日军投降后,徐源泉决心彻底退出军界,回湖北武汉从事实业。接收大冶源华煤矿公司,兼任公司理事长;赞助修筑仓(埠)水(口)窑(头) 与邻县相通之公路,成立仓水窑汽车公司,在故里仓埠开办电灯厂、轧花厂、碾米厂、印刷厂、女子针织业社、春生堂药店、颐和绸缎铺以及广货、杂货、米行等店铺,全然是一个响当当的一个实业资产者。

1947年,徐以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身份参加湖北省第2行政督察区竞选,当选为立法委员。1949年,解放大军挺进华中,江城濒临解放之际,徐源泉来不及带走他的轮船,仓皇逃走,经香港九龙赴台湾,在台湾曾任湖北同乡会理事长。1949年5月武汉解放,“仓汉轮船局”被湖北省交通厅内河航运管理局接管,局辖轮船如同他所有企业,全部作为官僚资本被人民政府收归国有。 1960年11月11日,徐源泉突患脑溢血逝世于台北中心诊所,享年75岁。当时,蒋介石和去台的国民党官员大多数都还健

在。也许是为了寄托去国离乡的哀思吧?徐的丧葬典仪办得非常热闹,“规模甚大,格局颇高”。国民党当局立即组成治丧委员会。蒋介石亲笔题写“忠勤永念”的挽匾,派蒋经国为代表到灵前致祭。参加追悼仪式的军政要员有:陈诚、张群、于右任、谢冠生、张道藩、严家淦等。湖北省旅台同乡、湖北省黄冈县旅台同乡及私立武昌中华大学旅台校友到灵堂公祭,徐源泉夫人徐韩淑贞及女儿徐明举行了家祭。送诔词的有武昌首义同乡会等9个单位,送挽联的有:陈诚、严家淦、于右任、何应钦、陈立夫、白崇禧、杨森、顾祝同、薛岳等137人。湖北同乡何成浚等为其撰写了“黄冈徐上将墓志铭”。徐源泉著有武学新书《曾胡治兵语系句解》、《我的回忆》等。搜集《太岳全集》,并撰序,刻版嘱子孙珍藏。

《蒋介石密令破解》之西安事变【5】

商人徐源泉

(二)事变后的东北军

1937年1月2日,蒋介石离开南京回奉化养伤,处理兄长蒋锡侯丧事。蒋介石脱险后,认为“内乱症结仍在共党”,决心不准张学良再回西北,并从行政上取消“三位一体”的依据。1月5日,以顾祝同、孙蔚如等取代张学良、杨虎城。

然而,蒋介石回南京扣留了张学良,激怒了西安方面的东北军将领。1937年2月2日上午,东北军的少壮派应德田、苗剑秋、孙鸣九等少数人派卫队团连长于文俊率部冲入王宅,杀害卧病在床之东北军元老派第67军军长王以哲、西北总部参谋处处长徐方、副处长宋学礼和交通处长蒋斌等人。血案发生后,王以哲的至交第105师师长刘多荃将于文俊杀害,祭奠王以哲。刘多荃将部队开进西安搜捕少壮派军官。未参与“二二”事件之旅长高福源也被刘多荃下令枪杀。“二二”事件还使东北军放弃甲案,接受乙案,全体东开,导致三位一体瓦解。东北军接受东调豫皖地区。

1937年3月初,东北军各部队全部东开,分驻豫南、皖北和苏北地区。4月到6月,国民政府对东北军整训、缩编。由每军4个师甲种军缩编成每军2个师、每师2个旅的乙种军编制,仅骑兵第2军保留3个师。

整编后的东北军有6个军,番号如下:

第49军,军长刘多荃,辖第105师(师长高鹏云)和第109师(师长赵毅);第51军,军长于学忠,辖第113师(师长周光烈)和第114师(师长牟中珩);第53军,军长万福麟,辖第116师(师长周福成)和第130师(师长朱鸿勋);第57军,军长缪征流,辖第111师(师长常恩多)和第112师(师长霍守义);第67军,军长吴克仁,辖第107师(师长金奎壁)和第108师(师长张文清);骑兵第2军,军长何柱国,辖骑兵第3师(师长徐良)、骑兵第4师(师长王奇峰)和骑兵第6师(师长刘桂五)。

西安事变后,离开东北军的第106师(师长沈克)、骑兵第10师(师长檀自新)、炮兵第6旅(旅长黄永安)、炮兵第8旅(旅长乔方)均依附蒋介石中央军,另立门户。原由东北义勇军编成的冯占海第63军番号被撤销,仅保留第91师。(待续)返回中华智库园网首页


《蒋介石密令破解》中华智库园微店有售,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店铺

《蒋介石密令破解》之西安事变【5】


标签:蒋介石密令破解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版权所有 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企业集成网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京ICP备案号:1002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