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军事论坛

专刊|南下第一战:壬田之役

时间:2017-8-5 11:17:44  作者:陈 宇  来源:中华智库园  查看:29  评论:0
内容摘要:建军90周年专刊连载

>>建军90周年专刊连载

 

起义军在广昌休息一天后,8月19日兵分两路离开广昌,直下瑞金。分左右两路南进,主要是为了行军和给养的便利。贺龙率第20军为左纵队,走东路石城;叶挺率第11军为右纵队,走宁都西路。两军平行向瑞金进军,对瑞金形成分进合击之势。

8月22日,第11军抵达宁都,第20军抵达石城。宁都、石城距离广昌都是75公里,4天平均日行19公里,这个行军速度慢了些,当时革委会的文人们就有人描述为类似“郊野散步”。次日,两部分别由宁都、石城向南出发,计划到壬田会合。壬田,又名壬田市,距离宁都、石城均约45公里行程,在参谋团的日志中是70公里,说明这段路在当年非常难走。

据参谋团统计,此时,起义军贺龙部兵力约有5600人,叶挺部兵力约有7800人,两军共约13400人,而战斗兵员则无此数。这是起义军即将展开首战的使用兵力。还有其他一些兵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起义部队行进在广昌至瑞金的路上,有官兵期待地说“怎么还没有战斗?”这种话,官兵们连续说了好几天,果然把敌人给“喊”来了。即将到瑞金的8月26日早上,突然从前面传来消息:“前面有敌情,要作战备行军。”官兵们听说有战斗,高兴地说:“这回要让反动派尝尝我们的‘新三八式’了!”因为有很多士兵自从华容整编换枪以来,还没有使用过这种新换发的步枪。

此时期,起义军中出现了潜逃、叛逃者,对起义军的士气和作战影响很大。在途经临川、宜黄、广昌休息期间,第20军、第11军司令部的一些参谋潜逃,原定军事计划就极有可能被泄漏。事实的确如此严峻,阻截之敌根据各方情报,已经判断起义军将取会昌南下东江,故将原镇守瑞金之主力收缩到会昌,其先头部队扼守瑞金附近的壬田市一线,大有阻击南昌起义大军南下进入广东之势。因此,当起义军抵近瑞金时,前委指挥部决定不走会昌右路,而是向左改道,经汀州、上杭赴东江。

贺龙总指挥率第20军出广昌通过石城后,侦知有国民党军钱大钧指挥的1个师在壬田构筑工事防守。仅从兵力对比上看,起义军战胜当面之敌这个师显然是胜券在握,贺龙决定不等叶挺第11军到达,即指挥第20军将该敌击败。

陈毅1952年6月14日在南京鸡鸣寺所作的一次报告中曾谈及起义军在瑞金时的敌我兵力对比,他说:“桂系军阀集中了很大力量,广东军阀也以钱大钧所率的第18师、新编第1师,和另两个团到瑞金、会昌一线来堵,而朱培德就紧紧地跟在屁股后面。我们的力量是贺龙部第20军8个团,叶挺部第11军6个团,朱德第9军只有1个教导团,朱德同志当时是先遣司令,但却是个没有部队的司令。”

8月25日,先头部队贺龙第20军到达瑞金县壬田以北地区。行军序列是,贺龙亲率第1师、第2师两个师全部及第3师教导团第1总队、第2总队攻击前进,周逸群率教导团第3总队、第6团全部担任掩护,与前委指挥部、革命委员会同进。就在这里,起义军与拦阻之敌交火,这是起义军南下以来的第一战。

时驻广东的国民党军第8路军总指挥李济深,调蒋介石嫡系、右路总指挥钱大钧部2个师7000人,并附以由东江调来的苏世安、柏天民之两个团约2000余人,由赣州进至会昌、瑞金地区,并以一部前出至壬田,布防堵截起义军南下。又调中路总指挥黄绍竑3个师9000人,由南雄、大庾经雩都(今于都)向瑞金进击,支援钱大钧部作战。张发奎部由黄琪翔统率,由南昌到了吉安,拟回广东。在这种形势下,起义军进抵壬田,即发生了遭遇战。贺龙决定乘敌钱、黄两路兵力尚未完全集中之时,实施各个击破。

这天下午,从广昌出发走东路的贺龙部第2师第4团第2营前卫连连长李亚民,带着队伍走在前面。到达壬田附近双巴岭丁字路口,离瑞金县城还有约7公里时,尖兵班报告发现敌情。李亚民跑几步赶到最前面,在一个高坎上清楚地看见敌人约有1个团的兵力,迎面向起义军来的方向开进。敌人在距离前卫连约400多米的地方突然站住不再向前走,他们的前卫连踮着脚向起义军的方向瞭望,从敌人队伍松散的样子看,他们还没有发现起义军,只是觉察到前面地形复杂,需要谨慎行军。当敌人正在犹豫是否再继续前进时,起义军的尖兵班已散开来到敌人跟前,骤然开火。成群的敌人翻滚下坎,其余的仓皇卧倒在道路旁的坟地里抵抗。相持有半个小时,敌人开始退却。跑步上来的第4团贺文选团长命令李亚民连长:“你连发起冲锋!”

一阵急促的冲锋号声响起,李亚民带领全连冲进水田,把敌人压过土坎。贺文选团长跟着也冲过来,他刚上坎,只听“哎哟”一声,突然弯下腰,捂住腹部,急声喊李亚民:“李连长,李连长,我中弹了!”李亚民赶快去扶贺团长,见贺团长的腹部已经流血。后面冲上来的几个警卫员背起贺团长即往团医政处进行急救。贺团长在警卫员的背上大声向李亚民连长喊道:“马上告诉王营长,代理我指挥,追击!”李亚民连长转身向前跑去。因这时第4团的团副、参谋长等都走在后面,所以贺文选团长急促命令走在最前面的第2营王营长代理全团的指挥。

激烈的枪炮声从前方传来,贺龙从队伍后面赶了上来,他上身穿一件白色便衣,拿着一柄硕大的蒲扇,简单地向身边的参谋人员询问了几句前方的敌情和战况,又向前走去。转过一个山弯,贺龙及参谋人员隐蔽在一个小山头的树丛中,前面是长满松林的高山,刚才激烈的战斗就发生在那里。贺龙跃出树丛,再向前逼近,卧伏在收割了的稻田中用望远镜观察。敌人大概也发现了这边手持望远镜的肯定是指挥官,迫击炮弹很快打了过来,在贺龙身边不远处爆炸,震耳欲聋。贺龙旁若无物,他判断当面之敌并无决心坚守防线,于是立即下达命令,要后续部队火速增援,以全力冲垮当面之敌。

敌人虽然只有两个团的兵力,但明显的军事训练素养颇好,战斗力很强,故能顽强抵抗。敌人为保存实力,在节节溃退中,与起义军逐个山头地争夺,战斗仍然打得很激烈。

密集的炮弹从敌人阵地上发射而来,在起义军的阵地上爆炸发出“轰隆隆”的声响,起义军的许多官兵即是被敌人的炮弹所炸中而伤亡。久经沙场的老兵常讲:“新兵怕炮,老兵怕枪。”说的就是老兵有战场经验,不怕打炮,只要第一发炮弹没有落在头上炸中,就迅速跳入这个弹坑,第二发炮弹因为有误差率,就不会打在第一发炮弹的弹坑内,而如果被敌人的狙击手盯上,第一枪响过后如果再动,第二枪再响往往就非常危险了。新兵缺乏战场经验,往往是炮声一响,就到处乱窜,不知道如何隐蔽,结果是炮弹、枪弹都在跟着他们走,徒增大了伤亡。第20军的士兵大多是刚刚到部队,这炮声一响,也就乱了阵营,顿时增大了伤亡,急得各级指挥官大声骂娘。

贺龙见状也急了,他摇着大蒲扇,命令后面的部队全部投入战斗,并对敌人实施迂回包抄战术。

起义军在贺龙总指挥的指挥下,第1师第1团、第2团在左侧,第2师第4团、第5团从正面,向守敌发起了进攻。当敌人听见后方响起激烈的枪声,纷纷向后逃窜。起义军如此猛打穷追,敌军被歼其一部,见起义军来势甚猛,未敢再顽抗即快速败退。第4团第2营王营长奉命代理团长指挥全团乘胜追击。傍晚,将敌人全部击溃,残余的敌人绕过瑞金,向会昌逃窜。王营长下令停止追击,幽默地说:“让他们多活几天吧,怪‘可怜’的!”第4团整好队伍,押着数百名俘虏,向瑞金城行进。是役,走右路的第11军因为到得太迟,第20军的防线几乎被敌人击破。

走右路的叶挺部队,与担负壬田战斗掩护任务的周逸群所率第3师,几乎同时到达壬田,已是满天星斗的深夜,时针已经指向8月26日了。此时,壬田战斗已告结束。

第20军先头部队前出到瑞金城外松怀宿营时,已经临近黎明。

左右两路起义军主力在壬田附近会合后,再进击瑞金如入无人之境。

8月26日,起义军第11军、第20军顺利攻占瑞金县城。

起义军和随军行动的各行政部门进驻瑞金县城后,整理行装,清点人数。革委会政治保卫处人员沉重地向周恩来报告,在壬田遭遇战中,政治保卫处陷入敌重围,处长李立三在激战中牺牲。李立三是当时的中共中央五常委之一,如此重大牺牲使周恩来等将士无比悲痛,他们在瑞金为李立三设了灵堂,隆重召开追悼会。可正当前委指挥部、革委会全体成员悲痛地哀悼李立三英勇牺牲的时候,李立三带着保卫处的几名工作人员高高兴兴地回来了,他站在自己的灵堂前,看着一脸茫然的周恩来等人。顿时,李立三的灵堂上爆发出哄堂大笑声,那可是悲喜交加的泪水翻滚。原来李立三在遭遇战中被冲散,在战斗结束后随追击部队到附近农村了解情况和发动群众,所以来迟了。李立三笑着说:“给我开追悼会还要几十年。”新中国成立后,周恩来在一次闲谈时说:“李立三活着的时候,我就为他主持了两次追悼会。他一定会长寿的。”

周恩来为好友李立三召开的第一次追悼会在法国。1922年5月,法国勤工俭学支部有一小报报导了一个消息:“朋友李隆郅在萍乡搞劳务运动,因刺杀越行铁未成被拦腰斩断。”于是,在法国的勤工俭学负责人周恩来、邓小平、王若飞为李隆郅举行追悼会。追悼会开过不久,从中国又传出消息,李立三(原名李隆郅)在安源正红红火火地搞工人运动,组织俱乐部,办消费合作社等。在法国的中国负责人周恩来等得到这个消息后为之大笑。李立三的第三次追悼会时,周恩来已经去世。李立三的第三次追悼会,1980年3月20日在北京中山堂举行,参加追悼会的有党和国家领导人,胡耀邦、邓小平、彭真、王震等,由彭真主持,王震致悼词,悼念李立三。其实,李立三在1967年6月22日去世,被迫害致死,找不到骨灰,只有一副眼镜放在骨灰盒内。

壬田之战,起义军打垮了当面之敌,自己也有不少伤亡。第4团贺文选团长受伤(到上杭牺牲),营长牺牲3人,其余连排长伤亡20余人,士兵伤亡300余人。这还仅仅是南昌起义军南进途中的序战,更艰苦的战斗还在后面。

壬田之敌向南退去,他们的决心是扼守会昌,要在那里与起义军决一死战。

参谋团的军事参谋焦其恺在《从广东回来的报告》中,较为详细地专题记述了“壬田之役”,他记述道:“约在瑞金城前方三十里之地壬田,我二十军第一师即×月×日上午十时与敌之新编第一师王文翰接触,敌据险(在高地上且与我攻击得不能徒涉之河),且敌以逸待劳(先我二日到金城),并于险要处做工事。我军虽在左翼上于下午三时许,以二团兵力将敌击破,但敌之左翼即我之右翼之战事,反觉困难,故本日不能击破敌人。但至下午三时后,不能见敌之大炮轰轰声了,可以判断敌已无力再与我军抵抗。四时后,我第二师五团先行增加,四团更在右翼上枕戈待命出击,斯时因已伤我团长一、营长三,下级军官尤其多,兵士受伤者亦已数百计。当晚战事随告休止。明日拂晓,我军以第四团横扫敌之右翼,敌即溃败,斯役俘敌官兵数百,获枪数百,机枪六支,于下午追击敌人至瑞金南门十余里宝塔高地一带,敌向会昌大道溃退。此后,打破敌阻止我入闽大道,我军大获全胜,随在瑞金暂事休息。”

敌人为阻挡南昌起义部队进入广东,集合粤、桂两省的大部兵力,在粤北韶关成立了第8路军指挥部,总指挥李济深,副总指挥兼前敌总指挥黄绍竑。右翼军指挥钱大钧,中央军指挥黄旭初,左翼军指挥范石生。

壬田战斗后,起义军顺利进占瑞金。此时是8月26日,若按原在南昌出发时的计划,起义军的行动已经延误7天左右,宿营地应在瑞金以南140公里处的寻邬(今寻乌)。参谋团参谋长刘伯承在当年战后记述规划这段行程说:“参谋团基于速到东江之企图,在南昌定好行军计划,是由南昌——临川——宜黄——广昌——石城——瑞金——会昌——寻乌,计长1200里之主要道上,选的平行路,预计8月2日由南昌出发,26日集中寻乌。毕竟运动迟缓,到了26日才到达寻乌后方280里之瑞金。途中又损失了许多军械弹药,叛逃了许多官兵,尤以南昌至临川一段为最。”返回中华智库园网首页

选自陈宇著《八一建军史》


标签:八一建军史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版权所有 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企业集成网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京ICP备案号:1002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