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军事论坛

专刊|会昌大捷

时间:2017-8-6 11:46:53  作者:陈 宇  来源:中华智库园  查看:35  评论:0
内容摘要:建军90周年专刊连载

建军90周年专刊连载

 

起义军经过壬田战斗,进入瑞金城以后,得到敌人仓皇逃跑时来不及带走和销毁的许多文件,得知敌人钱大钧、黄绍竑两部,约有10多个团的兵力集结在会昌。

起义军在前委指挥部领导下,对会昌之战作了周密的军事部署。

瑞金距会昌40公里,大部队行军约为2天的行程。起义军官兵没有在刚刚占领的瑞金停脚,即开赴会昌战场。

8月30日拂晓,起义军主力部队经过一夜急行军,到达会昌城东北5公里处的一处高地。从这里,直到会昌城边,连绵不断都是高地,构成了会昌城的天然屏障。敌人派出重兵扼守着这些山头。先头部队第20军第3师的任务就是从这里发起攻击。

7时整,天已放亮,第3师最先逼近会昌东郊,会昌战斗按原计划全面展开。朱德带领的第9军教导团及第20军第3师作为先头部队,接近会昌后即从城外东北角的洪山、大柏山一线冲击敌阵地;叶挺率进入会昌城外西北阵地的第11军第24师为主攻打西北角,也向敌人发起了攻击。

敌人在会昌城北的东、西、北三面的山地构筑了工事,防御重点置于城外西北高地岚山岭一带,依据有利地形和坚固工事顽强抵抗,战斗一打响就极为激烈。敌众我寡,地形于起义军非常不利。起义军攻城,两边山头的敌人遥相呼应,使起义军腹背都受敌。第25师又迟迟未赶到,致使起义军奋战5个多小时,只有局部进展,主要高地仍未拿下。

周恩来、刘伯承、叶挺、聂荣臻等在附近一个山头上指挥。朱德身先士卒,指挥会昌城东北方面的第3师等部队积极动作,吸引了很多敌人,有力地配合了城西北方面叶挺部第24师的进攻。起义军已构成了对会昌城的包围。

根据前委指挥部的命令,第3师第6团在从河边到山腰约2公里的宽正面展开。在第6团的右前方有一座高耸的古塔,那是第6团与教导团的分界线,他们紧接着第11军的右翼。

第6团是整个南昌起义军中组建最新的一个团,在起义前半个月才在湖北大冶附近的石灰窑由中国共产党组织帮助建成,建成之后,即开赴南昌参加了起义。这个团除了党派来的一些骨干外,绝大部分是新兵,没有经受过战斗锻炼。在南昌起义时,只是担任警戒,没有参加什么战斗。现在这支刚诞生的军队,即将经受这次鏖战的洗礼。

朱德穿了一身褪色的灰军装,着草鞋,背个斗笠,来到第6团团指挥所,与团长傅维钰商谈作战指挥。朱德热情地向团指挥所的参谋人员打着招呼,问了问部队情况,便对团长傅维钰说:“这次仗很重要,打不赢就不能往前走。我们一定要打胜仗才行。这次要我来指挥,可主要还是靠大家。”朱德的话讲得很慢,还有点儿客气,但大家觉得他是充满信心的。他讲完话,右手向前面一挥说:“走,你们跟我到前面看看去。”

第6团指挥员及团部参谋人员跟随着朱德,走上古塔左边的一座高山。山下面就是敌人的阵地。这时,晨雾已经散去,太阳升起很高,山下的景物清晰地摆在眼前。只见山脚下的平坝子里,敌人东一堆,西一簇,看样子正在集合。朱德观察了一下,转回头对副团长李奇中说:“这么好的目标,为什么不打呀?”这句问话等于向第6团下达了命令。团长傅维钰向副团长李奇中望了一眼,李奇中心领神会,立即传下命令:“把团重机枪连调上来,各营准备投入战斗!”重机枪连上来了,6挺重机枪架在山顶上。在朱德的亲自指挥下,重机枪突然向密集的敌人开火。敌人遭到这突然的打击,一下子乱了营,扔下满地的尸体,四散奔逃。第6团部队乘势向左边阵地进攻,延伸追击。

遭到打击的敌人很快又集合起来,配合着后面增援来的部队,向起义军的阵地反扑。第6团各营部队当即迎头挡住,一场激烈的争夺战在山头上展开。因为右翼第11军部队还没有全面展开,战斗一开始,敌人的压力便全部集中到第3师方向来。敌人整连整营地向第3师阵地冲锋,打垮一批,又上来一批。第6团这个新建的团队,作战竟是这样的勇敢,官兵们都顽强地坚持战斗,和一次次冲上来的敌人死拼。但是,敌人毕竟太多了,特别是由于第6团当时没有配备构筑工事的器具,连把铁锹也没有,不能构筑工事,只有在平地上卧倒射击,所以官兵们的伤亡也很大。

第6团把仅有的一点儿预备队都拿上去了,连团部甚至师部的人员也投入了战斗。营内一次次派人来请求增援,团长傅维钰的回答,统一只有3个字:“没有兵。”这时,朱德还在第6团的前沿阵地上。傅维钰团长对当前的形势有点儿急,忙向朱德请示。朱德正忙着指挥教导团和第6团进行战斗,当傅维钰团长向朱德谈起第6团的伤亡情形和各营的要求时,朱德慢慢地看了傅维钰团长一眼,冷静地摇了摇头,说:“教导团也是一样,打得也很苦。可是,我们这边吃力些,把敌人背到身上,第11军那边就好办一些。”这句话,使傅维钰团长等人顿时醒悟过来,第6团也应该为整个战斗的全局着想。第6团指挥员按照朱德的指示,继续动员和组织部队抗击。

第3师教导团的阵地就在第6团的一侧。这个方向上的战斗也非常激烈和紧张。他们首先遇到了敌军成团规模的大冲锋,将冲上来的敌人击退后,随即转入反击。第1总队以第1大队的火力为掩护,第2、第3大队的战士上了刺刀,从一个山梁上直冲下去,然后又冲上前面一座小山。

时已近中午,8月底正是天气最热的时候,太阳晒得人简直喘不过气来。敌人仍在不停地进攻,起义军的处境更加困难。第3师师参谋处长袁策夷(仲贤)负伤,师军需主任蒋作舟牺牲,营连干部也伤亡不少,1营营长陈赓就是在这时负的重伤。前沿有几处阵地已经被敌人攻占。

叶挺亲自指挥的第24师在战斗打响后,因第25师还未赶到战场,会昌城西北方向的起义军阵地一直都处于敌众我寡的苦战中,几次冲锋,起义军都被敌军强烈的火力给逼退在山坡下,伤亡很大。

在这艰危紧急的时刻,前委指挥部有一位参谋考虑到如果主要高地再拿不下来,就有被敌人四面围困的危险,主张把最后两个营的预备队压上去,以便尽快解决战斗。但是,叶挺沉着坚定、非常有把握地说:“我的部队是打不垮的,预备队必须留下!”叶挺深知自己一手严格训练出来的部队,一个个都是百折不挠的铁打硬汉,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完成任务,完不成任务也绝不会退却。而且,叶挺考虑到,周恩来、刘伯承、聂荣臻这几位起义军主要领导人都在指挥部,如果把两营预备队压了上去,万一敌人包抄过来,就无防卫的兵力。

会昌作战,起义军原计划是预定拂晓开始全面攻击,但因第25师走错了路,未能按时进入右翼阵地,本来计划完整的战场为此出现了一个大缺口。由于敌人先期占据有利地形,且构筑有工事,抵抗非常顽强。当战斗打响后,城西北左翼攻击部队第24师因缺乏右翼兵力的牵制和支持,处境非常困难,敌兵力、火力全部集中到了左翼,第24师不仅进攻受挫,原防线也一度被敌突破。当时第24师没有重机枪,就动用了山炮,叶挺亲自指挥炮兵射击,支援步兵战斗。

起义部队由南昌南进时,第25师一直担任后卫,赶到瑞金就接受进攻会昌的命令。部队夜间由瑞金附近出发,本来是向正南方向到会昌,却走向了西南方向的洛口。后来发觉走偏了路,再由洛口附近转向会昌前进,绕了一个大圈子,中途还翻越了一架大山。因为走错了路,怕耽误时间,便兼程赶路。爬上一座大山后,听见会昌方面有枪声,越走枪声、炮声越激烈。这是第24师等部队在会昌正与守敌展开激烈的争夺战。这枪声、炮声,督促着第25师的每一个人,队列中都互相催促着:“快走!快走!”山路崎岖难行,部队拥挤,直到中午时分才赶到会昌城西河边,先头部队迅速强渡进攻,向城西高地推进。

第25师部队进到岚山岭以西的时候,叶挺军长、聂荣臻党代表早已派一参谋在路上等候。那位参谋要周士第师长赶快派人去指挥部接受任务。周士第派参谋处长游步仁通知部队停止前进,令各团团长、党代表来师部等候接受作战命令。随后,周士第和党代表李硕勋跟着那位参谋向指挥部走去。路上,那位参谋指着岚山岭山顶(即2531高地)西边一个山头说:“第11军的炮兵阵地在这个山头上,指挥部就在炮兵阵地附近。炮兵阵地目标很大,敌人的炮弹、子弹经常落到指挥部附近,你们到那里要注意。”

周恩来、刘伯承、叶挺、聂荣臻等都在北山南麓一片茂密松林中的指挥部,周士第和李硕勋向他们敬礼后,气喘吁吁地报告说:“昨天夜间我们走错了路,发觉以后才由洛口附近转回来。现在都到齐了。”周恩来摆摆手说:“没关系。这个先不谈,现在要谈怎么打敌人。你们第25师的任务,我们已经讨论了,由叶军长给你们讲吧!”

叶挺军长身穿一套整齐的草绿色军装,背着手,走向前面不远处一片疏稀的松林,身后跟着忐忑不安的周士第和李硕勋。刘伯承也跟了上来。叶挺叉开着两脚,站在几棵碗口粗的松树下,声色俱厉地责问周士第:“战斗这样紧张,你们怎么现在才到!”周士第回答:“因为部队迷了路,跑了一上午,连口饭还没有吃呢!”叶挺的口气斩钉截铁,训责说:“还吃什么饭,把敌人打垮了再吃!”

周士第和李硕勋跑步回到师部。根据指挥部的指示,分配了各团的战斗任务,布置了各部门的工作,特别强调党员、团员要起模范作用,保证完成战斗任务。

第25师兵力全部投入战场时,时间已经迟至中午1时。太阳当空,正在河滩上准备午饭的炊事人员刚把米下锅,灶膛里的火还没有点着呢。

周士第师长大声重复着刚才叶挺军长的话:“还吃什么饭,把敌人打垮了再吃!”他向各团下达命令:“马上投入战斗,一定把城西一带高地拿下来!”

各团接受任务后,很快都行动起来。第75团首先向寨崠之敌进攻,以突然的动作夺取了一个山头,占领了有利的阵地。第74团迅速进到第73团左翼岚山岭北端,向敌人展开进攻,占领了敌人的一个阵地,并派出一名参谋带一排人去同朱德那面的部队取得联系。第73团连续占领几个山头后,就向2531高地以北的几个重要山头猛攻。这几个山头是会昌城西北的屏障,是敌人的主阵地,敌人在这一带构筑了许多坚固的工事,配备了很多的兵力和很强的火力。第73团组织了几次进攻,都遭到顽强抵抗。

这时,在东北方向的起义军第3师阵地上,激烈的枪声又响起。突然一股敌人突破前沿,径直向第6团指挥所猛扑过来,朱德此时正在这里聚精会神指挥作战。团主力正在附近几个山头上与敌人相持,要调部队救援团指挥所,已是来不及了。大家都十分担心朱德的安全,团长傅维钰连忙组织指挥所的人员抵抗,连跑几步来到朱德的身边。傅团长急促地说:“朱军长,敌人冲过来了,你赶快转移一下吧!”朱德还是那么不慌不忙,说:“不要慌。来了就打一下子好嘛!”他说着,走到一位牺牲的士兵遗体旁,拣起一支步枪,从容地拉开枪栓向弹槽里看了一眼,“刷”地推上一发子弹,卧倒身子就向敌人射击起来。大家都被朱德镇定自若的言行所感染,觉得心里踏实了许多,而且知道劝说也无用,便都卧倒在朱德身边射击起来,他们身下又是几十名起义军官兵的遗体。敌人越冲越近,子弹打在近旁的山石上,四处乱进,溅起一股股烟尘。朱德像个老兵一样,从容不迫地一枪一枪地打,子弹打完了,他爬到牺牲的士兵身边,从他们的子弹带里抽出子弹,装进枪膛里再打。起义军的这一阵猛打,敌人的来势顿挫;接着,第6团各连从侧面支援了一下,冲到指挥所跟前的这股敌人就这样被打退了。

正在这时,通讯员带来消息:师部经理处长郭德昭在教导团的阵地上牺牲,教导团也打得十分艰苦,有的单位因为支持不住,稍微后撤了一下。朱德听完报告,把手里的步枪一扔,搓着手上的汗渍,对傅团长说:“好,我到教导团团部那边去看看。听第11军的攻击又打响了,你们在这里必须全力坚持住!”说完,他又指示了一些坚守阵地的注意事项。然后,弓着身子,冒着密集的弹雨向教导团阵地跑去。

朱德刚离开第6团指挥所,在第6团阵地的左翼又有一大股敌人冲了过来。因为这次敌人兵力很多,来得又突然,加之起义军伤亡过大,所以前沿阵地零落地响了几枪便沉寂了,敌人大摇大摆地向第6团指挥所阵地冲来。副团长李奇中打了几枪,突然发现没有子弹了。李奇中连忙招呼团长傅维钰:“坏了,没子弹了!”没有回声,李奇中一看,见团长正在那里向枪上装刺刀,看来子弹也完了。傅维钰匆忙地向李奇中摆摆手,压低声音向四周的几个参谋人员下了命令:“不要乱动!准备好,敌人上来就拼刺刀!看来也只好这样了。”他们把刺刀上好,紧握着枪托,向敌人冲来的方向注视着。只见一队敌兵正向这个方向走来。因为起义军阵地上已经停止了射击,敌人挺直了腰板,慢慢走了过来。敌兵越来越近,看得更清楚了。走在前面的是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握着驳壳枪,走到离起义军前沿约20多米远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把手罩在眼上四下望了望,说:“这是我们自己人嘛。”说完,竟然扭转身向右后方走了。团长傅维钰等人紧张地目送着这伙敌兵走远,才松了一口气,并且不由得感到好笑。原来他们的军装和敌人的一样,都是一色的灰军装,而且傅维钰团长等军官身上还扎着武装带。他们因为没有子弹才停止射击,趴在战壕里默默地注视着敌人,准备拼刺刀,然而,这个样子却把敌人给迷惑住了。

下午1时过,第3师刚要重新区分战斗任务,突然一阵激烈的枪炮声在敌人的背后响起,第11军第25师的部队打响了。这个打击是那样的突然,朱德所指挥的第20军第3师等部队吸引过来的敌人匆忙转向后方,第3师阵地前顿时呈现出一片混乱。正在这时,朱德发出命令:“向敌人出击!”起义军部队尾随着溃乱的敌人向前冲去。

第11军第25师加入战斗后,起义军各部向敌人展开新的一轮进攻。会昌城外的西北方向,第25师由正面增援来上后,与第24师一同继续猛攻,战局大有好转。

从拂晓开始攻击到午后2时以前,敌军多次向起义军发起冲锋,起义军的阵地多次告急。下午,敌人疯狂出击,第3师再也支持不住,便向后撤。师特务连掩护师司令部后撤25公里,特务连战后仅剩40余人,连指导员李刚等牺牲,连长文强等负伤。有的伙夫退却时连伙食挑子都丢下了。第3师党代表徐特立也在前线,他亲自挑起一副挑子,边走边说:“连伙食挑子都丢了,怎么吃饭呀!”此事对部队震动很大,起到了鼓舞士气的作用。

第3师部队的一时后撤,使在远处观战的张国焘如火上加油,在指挥部大骂周逸群。后来,叶挺率部及时赶到,协同奋勇作战,才扭转了战局。在战斗最激烈时,朱德率部增援到最前沿阵地,对官兵说:“这是关键时刻,只能进,不能退,要顶住。”他挥舞着驳壳枪,率部打向枪声最激烈的地方。

下午3时以后,叶挺命令把预备队增加了上去,向敌发起凌厉冲锋,敌阵线才开始动摇,半小时后,纷纷败退。叶挺所部第11军攻占会昌城西南的制高点,居高临下,以压倒之势击溃敌军。敌军残部沿贡江向东溃退。叶挺命令各部队跟踪追击,不给予敌人喘息整顿的时机。敌军呈崩溃之势,丢下会昌城向南逃去。

在城西第24师发起凌厉攻势的同时,第25师的攻击也势如破竹。

下午4时,起义军占领会昌城,以少胜多(敌军兵力多出起义军一倍)。敌南路总指挥钱大钧及其残部,仓皇向筠门岭方向逃跑。钱大钧逃跑时,连他自己乘坐的轿子都来不及带走。起义军官兵冲进敌指挥部,看见钱大钧的办公桌上有一杯茶,用手一摸,茶杯还是热着的呢。敌人当时逃窜的狼狈情形可以想见。

近黄昏时,敌军全线溃败。下午5时过,起义军冲进会昌县城。会昌战斗进入尾声。

叶挺亲自组织部队进行远距离追击,一直追到会昌以南的筠门岭。

钱大钧指挥的军队除伤亡俘虏逃散的约6000人,只剩下约3000人向南分别逃窜江西信丰、福建武平和广东梅县。

起义军因多路穿插,战场不停地转换,多数部队因为和本伙食单位的炊事员断了联系,大多数官兵饿了一天一夜。

8月30日的战斗宣告结束。起义军打垮敌钱大钧部后,部队急需休整。起义军官兵集结在会昌城内外,抓紧时间打扫战场、医治伤员、清理物资和休息。

会昌战斗看似已经结束,前委指挥部命令朱德等率所部先行回瑞金,叶挺率第11军2个师驻会昌,第24师、第25师分驻在城北、城南门外。起义军官兵没有料到的是,敌军黄绍竑率领的中路大军先头部队2000余人由洛口、白鹅圩开来,正压向会昌城。原来黄绍竑是敌人这次截击部队的前敌总指挥,钱大钧只是三路大军的一路,重兵还在后头呢!会昌战斗的尾声余响,还在向后延伸。

8月31日清晨,太阳从山岚雾气中冉冉升起,这天是一个好天气。官兵们赶紧抓紧时间忙着洗衣服,清理个人卫生。忽然,从大柏山方向传来密集的枪声。原来敌黄绍竑部昨天到洛口之北时,受到叶挺部第25师预留1个营的欺骗,被抑留一天才攻取洛口,因洛口的敌人不知会昌钱大钧部已被击溃,黄绍竑命令所部先头部队在攻占洛口后,按原计划向会昌开来。在会昌城西北方向,与在此地驻守的起义军第24师交火。第24师官兵首先立即投入这突如其来的战斗。

这时,城南门外的第25师官兵已经听到城北门外的枪声很密很近。师长周士第与师党代表李硕勋紧急商榷,要等集合好部队去增援,恐怕是来不及了,决定由周士第先带特务连去城西北抢占领阵地,李硕勋紧随其后再督促各团迅速出发。

周士第迅速带特务连出北门,率先占领了城西北临近城根的一个小山头。这个山头,如果被敌人占领,即可用火力封锁城北一带,使起义军不易展开。这时,敌人正向这个山头前进,特务连当即向敌人冲去,把敌人打垮。从这个小山头看去,只见前天敌钱大钧部占领的那些山头上,全都是敌人。第11军的第24师、第25师主力陆续赶来,每到一支部队,即展开占领一个山头阵地,把敌人向西北方向压去。

增援会昌的黄绍竑部突然而至,起义军被迫应战。眼看天色接近黄昏,从缴获敌人的文件和俘虏口供里已经知道,敌人的援军还多得很。叶挺把留在会昌各部队的轻重机枪迅速集中,炮兵、号兵集结,士兵们弹上膛、刀出鞘、手榴弹准备好。

一声令下,几十把铜号同时吹响,机枪、迫击炮、手榴弹声同时爆响,起义军部队像猛虎下山一样铺天盖地冲了上去。这阵势如同海啸潮涌,一下子就把刚才还叫嚣顽强固守的敌人吓破了胆,丢盔弃甲,四散逃命。黄绍竑的先头部队立刻土崩瓦解。

这次袭击会昌的敌桂军黄绍竑部,原来并不知道钱大钧部已经被打垮,由赣州、洛口方向赶来,却想不到在会昌城边碰了硬钉子。在会昌城外岚山岭与起义军交战,双方的交战态势恰巧跟昨天起义军攻击钱大钧的部署和路线颠倒了一下,即黄绍竑部从起义军攻击的原路攻击已在起义军之手的岚山岭,打了一天,黄绍竑才得知钱大钧部早已溃不成军退出会昌,也就鸣金收兵,沿原路撤退。

起义军在会昌又是一整天的战斗,直到深夜才把黄绍竑这股敌人完全击溃。会昌战斗,因黄绍竑部的意外出现,比原计划多出了一整天。

经过两天的激烈作战,起义军取得会昌战斗的全面胜利,俘获甚多,部队士气特别旺盛。此役给起义军官兵留下深刻印象的是缴获了很多枪支。据叶挺所写的报告统计,起义军此时缴获的枪支约有7500余支,其中叶挺部第11军约5500支,贺龙部第20军约2000支。缴获了这么多枪支,除了装备部队之外,余下的空枪只能带走。因携带空枪太多,若直接由江西到广东,山路运输会很困难,故这些枪支就无法携带,而改道折入福建汀州,可利用汀江水道运输,并以第25师护送。

此役,击溃了钱大钧的主力,毙伤敌人上千,俘虏900余人,缴枪1000多支,辎重甚多。叶挺部伤亡约1000人(有说伤亡800余人),以中共党员为最多。贺龙部于瑞金壬田、会昌之战中共伤亡约700余人,也是以中共党员为最多。叶、贺两部的各级指挥官的伤亡都很大。南昌起义时,前委指挥部即已感觉军事指挥人才之缺乏,会昌战斗的重大伤亡,更使起义军感到极度缺乏军事指挥人才。

会昌战斗结束后的次日,在一阵阵的雨声、歌声和欢呼声中,起义军队伍浩浩荡荡地回师瑞金,再准备下一步的胜利进军。返回中华智库园网首页

 

选自陈宇著《八一建军史》


标签:八一建军史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版权所有 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企业集成网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京ICP备案号:1002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