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古中国将帅

《古中国将帅纪念坛》序

时间:2012-4-1 20:20:13  作者:陈 宇  来源:  查看:336  评论:0
内容摘要:顺着历史文化的坡度,沿着崎岖陡峭的山路。我们攀登向上,到达古代。古人把狩猎、群舞和天体刻进山岩,今人从一个羊角里看见了一片天苍苍、地茫茫的原野;古人把最早的甲骨文拆零散装进青铜器,今人从锈蚀残缺的断剑里看见了英雄江山、草莽江湖。考古揭示,人类文明传承数千年,军事文明自原始人类有部...

顺着历史文化的坡度,沿着崎岖陡峭的山路。我们攀登向上,到达古代。

古人把狩猎、群舞和天体刻进山岩,今人从一个羊角里看见了一片天苍苍、地茫茫的原野;古人把最早的甲骨文拆零散装进青铜器,今人从锈蚀残缺的断剑里看见了英雄江山、草莽江湖。考古揭示,人类文明传承数千年,军事文明自原始人类有部落出现后即随之产生。

战争在阶级社会不可避免。人群从个体为抢夺一只猎物、一汪泉水而争斗,发展到为团体利益而聚众进行斗争,部落、种族、民族、国家之间的争斗和斗争,逐渐扩展演变成大规模的战争。为种群的生存、繁衍和延续而战斗,每个人都是护种、保家、卫国的勇士。虽然有职业军人和非职业军人的模糊区分,但不分男女和童叟,每个人在各个历史时期都是各个战场上的武士和战士。

本图册展开百余页、千余幅美图、十余万字的羽翼,盘旋翱翔成高天之上雄鹰的姿态。搜寻并抓拾起滑落到悬崖边上的历史碎片,清拂去国宝经典上的历史灰尘,衔出悄然绽放在军事文明后花园里的一朵朵奇葩,锐化显影在古中国将帅纪念坛上。

在浩若烟海的史书中,我们看到:雄关要隘之上,囚禁残阳的长城垛口,蘸着血红的夕照,在风雨苍茫的历史条幅上逐一钤印落款。司马迁、班固,二十五史、资治通鉴,史官笔下轰然响动着历史的脚步声,当他们写下大漠,就会腾起狼烟;当他们写下刀剑,就会听见厮杀雷鸣。江山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对以为社稷、理想而战的人们来说,江山是祖国领地和主权尊严;对“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村夫来说,江山就是村旁河沟边的半垅地。古往今来,有多少仁人志士的头颅已向国门悬。血火煮江山,天地熬日月;遥眺历史长河,原野上几多笙歌,几簇烽火?千年猿啼虎啸,万里栈道危辙;山脊上飘落多少战争风尘,涧水里趟过多少英雄豪杰。血流成河的代价,奠基着一代代社稷江山;能立金碑的战役,支撑起一部部史书大作。

在广袤无垠的田野上,我们看到:卧伏的古城墙挺立起半截身子,顽强地标定着历史的坐标方位;伫立着的残缺烽燧,高举成一把把开启历史大门的钥匙。中国的城墙,发端于新石器时代,发展于春秋战国,普及于秦汉,巅峰于明代,凋零于晚清民国,大部分消亡于20世纪。自夏商周三代以下,中国共有古都 217处,涉及王朝277个,其中建立在内地的古都164个,建立在周边各地的古都53处。美国著名城市学专家施坚雅统计:中国县级城市在极盛时期的近似数,汉代 1180个,隋朝1255个,唐朝1235个,宋朝1230个,元朝 1115个,明朝1385个,清朝1360个。然而,这些古城遗址如今所剩无几。回望历史,真是有些令人胆颤心惊,休把时光倒转,转头即是空。历史的风沙,迷蒙了历史的双眼。那曾经把匈奴人、突厥人、契丹人、党项人统统揽入怀抱的秦垒赵壁、明长城,当年曾隔出了国与国之间的夹缝和胡同。今日呢,城何在,墙在何?残垣衰草中,龟裂的碑碣充当着旅游讲解员:英雄已经抵达天堂,狼烟已经消散于大漠,百万铁骑扬起的征尘,将历史的表情大部分彻底弥漫。

在街头巷尾、茶余饭后的口碑里,我们看到:坊间酒肆的老百姓正以梦为战马,说三国英雄,侃水浒好汉,坐看云如驼峰,晃荡于半醉与今古之间,上半句是远古,下半句是今朝。不经意间,张三从秦砖汉瓦裂缝中透露出一枚银杏树叶上传递来的常胜神话,李四从专属大漠塞北的一块红色石头里挖掘出一个深藏的神勇传说。简陋的茶室里,一群人倾听从历史深处传来的唐诗宋词、胡笳羌笛、楚辞汉赋、秦筝齐瑟。暮归牛由路牵引着,犁铧豁开了牧野淝水、赤壁绿林;深山石屋里老翁汉服对襟上的青铜拉链,锈迹斑斑,却拉开了长长的历史峡谷;山野间牧羊女鞭梢上,响起的是宋朝女将梁红玉的声声战鼓。老百姓家中窖藏的传奇英雄,时隐时现,是一枚永远回不到故乡的落叶,半悬在空中;老百姓口中的传奇故事,一股土坷垃味,却说得在情在理,是天庭里漏下的一团火焰,红透天穹。看来,把名字刻在人们心上,比刻在大理石上保存得更久。生命的最高境界是:哭着来,笑着走;荣誉的最高境界是:你已远离江湖,而江湖仍还在把你传颂。

在专家学者的大讲堂上,我们看到:一条江水,摇摆着尾巴依偎过来,江面迷雾里,多少兵家争渡,争得历史冒出火星四溅的兵器撞击巨声。民官匪世,熙夕攘漾,你方唱罢我方登场。突然间,乡间小学的半截铁轨,如黄钟大吕敲响,钟点到了,一个历史周期轮回完了,那个时代的历史人物该下课了,历史老师讲完了,大学教授的课也结束了。听讲者记不住战争发生的具体年月日和详细过程,仅记住了热闹的战场如同喧嚣的课堂,总是以死一般的寂静为收场。长吁短叹中——记住了将士如泥:士兵是泥做的,将帅也是泥做的。时间之霜剑下,人的一生其实就是青草一棵,从泥土里来,又回到泥土里去,泥土才是真理。不管愿意不愿意,将和士都会消失在泥土里被青草覆盖,倾其一生,终于成就了蝼蚁的废墟。长吁短叹中——记住了人生如棋:对弈的过程,开心一般属于旁观者,而当局者一般难得有半点清闲。一旦开局,当局者难以脱身,而旁观者去留则随意。专家学者是智者,他们乐于选择置身局外,做一个自由的旁观者、评论者、精神领袖。当然,吹黑哨的历史裁判也有道德负担,也就有心债,当除外。

在思想库、智囊团的庙堂之上,我们看到:一条细水,可让鱼安静下来;三条鱼,则会闹沸一湾春水。政客握刀的方式不同于剑客,他们手中无刀,心中有刀,杀人于无形,灭口于谈笑。但政客也不堪一击,他们害怕被逼急了的菜刀,还有退到墙角的剪刀。思想者由此悟得道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水就是老百姓。水有水的哲学,最怕不平,不平则动。水不轻易暴露骨头,但会用行动的闪电将倒伏的雨线捆绑成庞大的巨浪,一声呼啸下,猛然发起总攻,揭底而起,破壁而去,使很多华美的国器成为一地鸡毛的祭器。水有水的天性规律,喜往低处流,探望和滋润花朵。然而本是最高处的水,时刻不忘迅速回到天上去,化作云朵,与回家的雨再一起回到大地,把历史的河面撑宽,有时不免要决堤。人民战争胜利万岁,民本实乃国本、人本。思想者的头脑风暴中,谁破解了这个秘密,说大了,能得江山;说小了,也能得一座城池。文人的画地为牢是可悲的,武者的占山为王是虚妄的。皱皱巴巴的历史天空,瞬间被兵家大战略的闪电撕开,顿见那核桃仁般的思想雷霆,天机能泄露吗?

在凯旋门、金銮殿、紫禁城的庆功会上,我们看到:古中国将帅常常齐聚一堂,他们端坐在军事学术中心的演兵沙盘前,每天过滤着晨光中的战报,有敌情的战将锁眉沉思对策,无对手的战将如坐石窟而寂寞。他们头脑中的炸雷,如战国车轮碾过牛皮大鼓,汗血马仰天长啸,古羌笛长鸣如风;他们有着奇异的东方战略思维,人人都是在高天云层里来回滑翔的白胡子老头儿,一代宗师巨匠;他们的思想闪电一旦击中蓝天云朵,会即可幻化凝结成雪花降落。冰点,天之大事,云朵与雪花的临界点;兵者,国之大事,战争与和平的红线。自古知兵非好战,真正的兵者,从不沾血,抽肋成剑,熔日铸甲,动作快如闪电,谋略慢如花开。他们懂得如何运用兵法韬略,去起兵闹事或息事宁人,去清除一个宿敌,或去搅乱一座城堡。五千年的历史空间,在他们的拳脚里,比针孔还小;挑灯夜读的兵书行间字距方寸,在他们的慧根心智里,比宇宙还大。他们彻悟,和平是将帅冲锋陷阵的最后高地,也是最好的归宿。太阳有蹦跳而出的辉煌,也有依依沉落的悲壮。战争结束,解甲归田,不管你是霸王还是秦皇。看来,这个世界上的事,没有过不去的,只有回不去的。玩穿越,那是儿童过家家式的电视肥皂剧把戏。

本纪念坛浓缩提纯了整部古中国战争史,从远古一直到近古,力图以高质量、高密集的军事文化信息,全面展现古中国军事文明的风貌和荣光。在此,把1949年新中国建立之前的民国史作为“近古”,为的是使“古中国”、“新中国”两个“将帅纪念坛” 无缝对接,不能在两坛之间人为地留下历史真空地带。“古”只是一个相对概念,昨天已成历史,逝去的都是作古。本图册共用图1436幅,比较全面地汇集了古兵书、古兵器、古阵图传世精品和名战名画经典之作。除少量图片由朋友提供、翻拍之外,绝大多数实物照片由本人拍摄,原件出自国家图书馆、军事科学院图书资料馆、北京故宫博物院、军事博物馆以及各地博物馆、纪念馆,还有朋友及个人多年的收藏,许多图片是首次刊出,弥足珍贵。由于受篇幅限制,不可能把所有珍品佳作全部列出,只能是依主题有所选择收录。在此,特别向本图册所用图文实物原创者表示敬意,还有为本图册奉献资料、提供拍摄支持、排版印行等辛勤工作的所有朋友,一并表示衷心感谢。有些图片因不知原创信息,原作名、署名在收录时有遗缺或有失误,敬请知情者告知,以便补正。读者可推荐更优秀的作品,待再版时替换现录图文。本图册所收录帝王、将帅、战争、文物的评语,“第一”、“百将”等都属一家之见,不当之处,敬请方家指正,祈求臻善。

梦里江湖已远,真美,美得很可爱;当代江山如画,真美,美得很现实。经历过战争的人最珍爱和平,深刻体会到活着真好,思考着生命的真相,思索也就穿透了人生,也就深刻懂得那条感恩线的走势:和平→和顺→和谐→和美;幸存→幸运→幸会→幸福。

我们追寻梦里铁马江湖,论说古中国热血将帅,根本目的在于誓死捍卫和努力建设壮美如画的当代江山社稷;我们总结战争经验教训,论说攻守进退输赢得失,根本目的在于以战止战,不战而屈人之兵,把战争打造成和平的信物,建设中华军事文明的精神家园,努力做好民族振兴的文化准备。

巍峨挺拔的中华兵坛景观之上:

——大炮熔铸成和平广场上的纪念柱,箭杆插成了万亩山林花园的篱笆;

——枪管扎成美女善舞的衣袖,利剑锻成农夫耕作的犁铧;

——硝烟化作蓝天下的云朵,子弹化作绿林上的群鸽。

——把纪念坛留给历史,让历史告诉现在。

——大美中华,祥和祖国。        
                                                                                                       


标签:古今 江山 铁马 江湖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版权所有 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企业集成网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京ICP备案号:1002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