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要闻热帖

陈宇|大渡河之子:少尉哑巴老红军(一)

时间:2018-10-25 11:09:49  作者:陈 宇  来源:中华智库园  查看:39  评论:0
内容摘要:在中央警卫团,有这样一位真实存在的老红军,谁也不知道他的身世,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更无人知晓他的出生年月,为此在他的真实年龄认知上出现了很大偏差。

在中央警卫团,有这样一位真实存在的老红军,谁也不知道他的身世,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更无人知晓他的出生年月,为此在他的真实年龄认知上出现了很大偏差。大家只知道他是个聋哑人,称呼他的名字就叫“哑巴”。人们或许认为他这一生就没有过姓名,在他的档案中姓名一栏填写的也是“哑巴”。在共产党人最讲“认真”的革命队伍里,这位享受副师职待遇离休干部的个人信息,填写的竟然如此模糊。战友们都知道,他是一位没有立过功的功臣。因为在他的档案中,还留下了两点仅有的信息:籍贯一栏,填写的是“四川大渡河一带”,入伍时间是“1935年6月”。仅这两行字,足以说明卷主的特殊身份,因为在老红军档案中但凡出现“大渡河”三个字,都会使整个案卷熠熠生辉,那可是历史风云波澜壮阔、大渡河奔腾咆哮的1935年。

人民军队的战争史充满英雄传奇,这又是怎样一位独具风采的传奇人物呢?

一、从大渡河畔撞入红军队伍

关于“哑巴红军”的故事,在他1983年去世后,开始从熟悉他的战友口中传出,并见诸文字,继而有多篇文章相继介绍。其中主要有2006年《中国作家网》刊登的由纪红建撰写的《哑巴红军传奇》,有2010年《南海网》刊登的谢和平撰写的《万马军中一哑兵》(2012年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等。截止2018年9月,约有20余篇文章记述了对“哑巴红军”的见闻或采访,故事梗概多都相似,大同小异,这主要是因为哑巴这个特殊人物与别人缺乏语言交流,从而没有留下较多的生平痕迹,特别是对哑巴参加红军前的身世全部没有记述,留下了大片的空白。所以,目前所看到的记述“哑巴红军”的人生道路,都是从他参加红军的那天开始,以前的身世,只能也只能这样全部略去了。

关于“哑巴红军”参加红军前的的身世,我们将在《解开“哑巴红军”身世之谜的考察报告》再作详细叙述。而为撰写这个有关“哑巴红军”身世的考察报告,我们又必须综合各种资料,对“哑巴红军”的已知生平作如下的考实和梳理。

话说1935年5、6月间,红军长征到达四川大渡河谷。由于不熟悉当地道路,作战任务紧急,急需找个带路的向导。当地老百姓为了躲避战乱,加之对红军也不了解,躲了起来或不愿近前。红军侦察员四处寻找带路的向导时,政治保卫大队的战士肖士杰、马天皇发现了一个站在路旁并不躲闪的壮年汉子,此人就是本文的主人公“哑巴红军”。因为不管问他什么他都不作应答,他好像只会“噢噢”地叫。红军指战员认为此人是在装聋作哑,怀疑他是敌军乔装的探子在刺探军情。谨慎考虑到中央领导人的安全和担心暴露部队的行动,红军指战员索性把这个人带回部队,控制了起来,并强行让他随部队走了一段路程。

经过两天的观察和考验,红军指战员发现此人的确是又聋又哑的哑巴,而不是敌特奸细。于是,红军决定让他离开部队,返回家乡。然而,哑巴却坚决不离开,死活要跟着红军,并且主动帮助部队干最重最累的活。红军指战员再次劝说,哑巴则大发脾气了,他比划着告诉红军指战员,红军这儿有饭吃,还给衣服穿,不想回去,想跟着红军一起走。红军指战员在平时也观察到,此人虽然是个哑巴,但懂得善恶,特别是他勤劳能干,不怕苦,具备了参加红军的基本觉悟和条件。红军在长征途中的减员严重,也需要人员补充。再说这时哑巴已经离开家乡一二百里了,并且不知道回家的路,更没有办法送他回去。于是经领导批准,决定把哑巴留下来,分配他的主要工作就是背行军锅、担炊具。哑巴就这样戏剧性地走向了长征之路,成为一名红军战士,并跟着红军开始走上革命道路。

哑巴聪明能干,喂马、烧火、做饭样样都行,领导就安排他到中央警备团炊事班工作。由此又机缘巧合地成为保卫中共中央、中革军委领导人的贴身警卫部队政治保卫大队炊事班的一名挑夫,刚入伍就生活工作在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人的身边。这位中央红军警卫部队里的特殊战士,由此也成为了人民解放军历史上聋哑人参军的唯一特例。

政治保卫大队,是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在长征路上的贴身警卫部队,负责保卫全党和全军的“脑袋”,被称为“钢头盔”部队,后来发展壮大为闻名遐迩的8341部队。这支部队从一组建,就主要担负着保卫毛泽东、朱德等首长的重大任务。1928年5月,朱德、毛泽东井冈山会师合编成立中国工农革命军第4军,为保证军部和首长的安全,组建了军部特务连。1930年8月,红一方面军(又称中央红军)成立,朱德任总司令,毛泽东任总政委、总前委书记。特务连改称总前委特务连。10月,该连扩编为特务队。12月,又改称特务大队。1931年6月,改称国家政治保卫大队,隶属国家政治保卫处(后改为政治保卫局)领导。1934年7月,扩编为政治保卫团。10月,随中共中央、中革军委机关纵队踏上长征路。

1935年2月“扎西整编”,政治保卫团缩编为政治保卫大队,下辖3个队。大队长是时年还不满20岁的吴烈,他后来多年都是“哑巴红军”的直接领导。

哑巴的“运气”真是极好,他一脚踏进红军队伍的门槛,“入门”就在毛泽东、朱德等领导人身边的这支部队,并终生在这支部队中战斗、工作和生活。

哑巴,就是这样一个在平常社会极为普通、甚至在人群中被边缘化了的人,汇入了红军队伍的滚滚洪流,从此开始了他再也不同于往日砍柴或背货的简单、孤独生活。

哑巴刚加入红军队伍,紧接着就是爬雪山、过草地的艰苦生活。雪山草地之高寒地区,对于来自南方的红军指战员来说是身体上的极大考验,然而对生长在此地的哑巴来说,困难就小得多了。正是这种地理环境机遇,使正当壮年的哑巴初展其吃苦耐劳的能力和潜力,使战友们很快对他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和认识,彻底打消了原来的顾虑,也更使哑巴很快就融入进革命队伍大家庭中。

红军来到夹金山下,在缺衣少食、不可能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开始翻越这座“连鸟儿也难以飞过”的大雪山。哑巴身着破烂的单衣,打满血泡的脚上缠着干树皮,艰难地跟着部队行军。山顶空气稀薄,雪光刺眼。行军中最艰苦的是挑夫和炊事员,沉重的大铁锅压在他们身上,迫使他们喘着粗气,这使他们的心脏和肺部承受着比别人更大的压力。山陡路滑,每走一步,都有可能被滑倒,跌进深谷。在半山腰,背行军锅的战士小李眼看着就要被狂风吹的倒下,走在后面的哑巴立即用身体撑住他,拎过20多斤重的大锅扣在了自己背上,向山顶爬去。哑巴的背上本来就堆的如一座小山,连队的瓢盆水桶等炊具都在这里。大家的目光刹那间都聚焦在哑巴的背上,不约而同的发出赞叹。更让人赞叹的是,从此的长征路上,行军锅再也没有离开过哑巴的背部。

哑巴背着行军锅等炊具,跟随红军翻越白雪皑皑的大雪山后再过茫茫沼泽草地。行军锅加上其他炊具,又组成了一副约有100多斤重的担子,哑巴都抢过来挑在自己的肩膀上。一天到晚都是行军,有时还急行军。哑巴作为炊事班人员,肩挑背扛,毫无怨言。

与哑巴一同走在这漫漫长征路上的杜泽洲多年后回忆说:“为了减轻战友的负担,哑巴又在肩上担起了100多斤重的担子,筐里放满了炊具和碗筷。他把牺牲了的同志身上的背包和枪支也统统扛在自己肩上,不论是道路的艰难困苦,还是遇到敌人的猛烈轰击,他都毫无畏惧。”

在长征途中,有一次敌机突袭扔下炸弹,就在哑巴身旁爆炸了。哑巴背着行军锅,大锅罩着他的脑袋和背部,但护不着腿。飞溅的弹片划开了哑巴的右大腿根部,后缝了20多针,是背上那口行军锅挡住了同样飞向脑袋的弹片,因为那口铜锅被弹片砸出了几个陷窝。哑巴因锅得福,每当战友们指着哑巴背上的行军锅伸出大拇指时,此时的哑巴拍拍锅沿,也伸出大拇指,显得最为得意。

哑巴很快就适应了红军长征中动荡的军事生活,他的积极表现赢得了红军指战员们的喜爱和称赞。在这种革命大家庭气氛的熏陶和感染下,听不见别人说话的哑巴从战友们的行动中也深切感受到了大家庭的温暖。

哑巴也非常关心战友,他在长征路上曾经几次为保护战友挺身排险救援。过草地时,班长肖士杰掉入泥潭。肖士杰不想连累战友,示意战友们离开,自沉泥潭。哑巴见状,立即卸下行军锅,放在泥潭里,自己站进去,用绳子一头系在行军锅把手上,一头交给岸上的战友,划入靠近肖士杰的泥潭。经过大家的齐心合力,终于把肖士杰拖了出来。肖士杰感动地热泪盈眶。要知道,正是他怀疑哑巴是敌军奸细,并亲手绑了哑巴。

长征快结束时,哑巴终于戴上了缀有布质红五星帽徽的八角帽,穿上了缀有红领章的灰色粗布军装。他激动地左看看右看看,前摸摸后摸摸,感觉特别亲切。由此可以看出他对革命前途充满了向往,并渐渐构筑起了坚强的信念。长征路上发给哑巴的这个红五星帽徽和这对红领章,后来成为他终生保存的为数极少物品之一,成为他最宝贵的珍藏。他明白这是改变他命运的开端,明白这珍藏对他人生的意义和奋斗目标由此确立。

哑巴在长征路上不怕流汗受累,不怕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步步紧跟着部队,一路追风走来。行军途中,不管生活多么艰苦,环境多么恶劣,情况多么危急,他肩挑100多斤重的担子,从未掉过队;部队刚到宿营地,他就忙着挑水做饭,积极为战友们服务。哑巴跟随红军,历尽千辛万苦和千难万险,于1935年10月胜利到达陕北。

在红军部队中,哑巴是一位极为普通的战士,甚至普通的在队伍中几乎看不到他的存在,但他又是一个身份极为特殊的聋哑战士。他不会说话,也听不见别人说话,典型的天聋地哑。他更不识字,甚至不懂哑语,只会用简单的手势表达自己的心思。然而,正是聋哑这一特质,加上革命大熔炉的锻炼和时代造就,他成为中国工农红军历史上绝无仅有、富有传奇色彩的老兵奇人。陈宇|大渡河之子:少尉哑巴老红军(一)

(未完待续)


标签:哑巴老红军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版权所有 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企业集成网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京ICP备案号:1002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