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要闻热帖

陈宇|大渡河之子:少尉哑巴老红军(四)

时间:2018-10-28 11:21:18  作者:陈 宇  来源:中华智库园  查看:54  评论:0
内容摘要:1983年5月底,哑巴再次病重。心脏病和高血压等疾病一并袭来,各种器官功能迅速衰竭,他已经站立不起来。

四、晚年哑巴及后事

1983年5月底,哑巴再次病重。心脏病和高血压等疾病一并袭来,各种器官功能迅速衰竭,他已经站立不起来。消息传开,一同与他从长征路上走来,一同与他从延安走来,一同与他从西柏坡走来的战友都来了。然而,哑巴已经谁都不认识了,他已经陷入深度昏迷的状态。战友们紧紧握着哑巴的双手,热泪盈眶,哽咽在喉。

6月14日,老兵哑巴因患各种疾病,虽经多方治疗,终因年逾古稀,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9岁。他从战争烽火中走来,能活到这个岁数也算是长寿了。

北京卫戍区警卫一师立即成立了“哑巴同志治丧小组”,治丧小组办公室设在管理科,向哑巴生前领导、战友以及相关单位的领导和人员发出了讣告通知。

6月20日上午8时,追悼会及向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公墓礼堂举行。师机关及直属队来了400多名干部战士;哑巴生前的战友、老领导都来了;医院除了值班的,其他医护人员全都来了。

追悼会现场庄严肃穆。时任北京卫戍区警卫一师师长舒国汉是一位有着20多年军龄的老警卫,从战争年代到和平年代,参加过多次追悼会,然而当他拿起哑巴的悼词时,这个历来沉着稳健刚强的军人身体在颤抖。读悼词时,他的声音一再哽咽:

今天,我们怀着十分沉痛的心情,深切悼念我师红军战士、副师职离休干部哑巴同志。哑巴同志长期患有心脏病、糖尿病等疾病,虽经多方治疗,终因年逾古稀,医治无效,于1983年6月14日晚8时25分在北京逝世。

哑巴同志祖籍在四川一带。1935年6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长征途经该地,由于不识路,想找一些向导引路,而当地老百姓为了躲避战乱,都躲了起来,遇上了哑巴,由于他又聋又哑,被红军战士误认为是奸细,就带上了他。后来,发现哑巴确实是哑巴,而不是奸细,于是决定放他回家。哑巴同志眼见红军打土豪,救贫农,是为穷苦百姓翻身求解放的好部队,毅然要求参军,虽多次劝其返乡,但他坚定不移,坚持跟随红军长征,领导见他态度坚定,就将他收留,编入政治保卫大队三队炊事班,从此走上了革命的道路,成为革命队伍中的一员。

长征路上,他不怕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紧跟部队,奋勇前进。行军途中,不管生活多么艰苦,环境多么恶劣,情况多么危急,他肩挑100多斤重的担子,从未掉过队,部队一宿营,他就忙着挑水做饭,积极为部队服务。哑巴同志跟随红军,历尽千辛万苦、千难万险,于1935年10月胜利到达陕北。1937年,他被编入中央军委警卫营第3连。后来,中央军委警卫营应毛主席“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伟大号召,抽调人员到南泥湾开展大生产运动,哑巴同志被调去担负为六个中队、七百人供水的任务,他每天到几里路远的地方挑水四五十担,鞋磨烂了,就光着脚坚持挑。他看到机关卫生所的女同志挑水困难,就主动帮着挑,受到大家的赞扬。

1942年10月,中央军委警卫营和中央教导大队合编为我师的前身——中央警备团。开始,哑巴同志分到五连工作,后来被分配到团部炊事班工作,他仍然勤勤恳恳、不辞劳苦,起早睡晚地工作,每天赶着牲口到山下驮水运水,保证了团部机关人员的吃水用水。1947年,蒋胡匪军大举进犯延安前夕,哑巴同志随同中央机关转移到河北省西柏坡,随后参加了卫戍石家庄的任务。1949年3月,他又跟随部队保卫党中央到达北京。

部队刚进京驻在香山时,那时哑巴同志虽然身体已有了病,但他仍坚持到泉边担水、运水。到旃坛寺、公主坟以后,有了自来水,吃水再不用人担了,哑巴同志却不肯休息,在机关看到哪里不干净他就打扫,洗澡时他就主动在门口收票。后来,哑巴同志负责看管果园,他每天在果园内拔草、浇水,发现有人损坏果树时他就及时制止。哑巴同志就是这样,一直工作到1972年才因年迈多病离职休息。

在日常生活中,哑巴同志始终保持劳动人民勤俭朴素的本色,实行薪金制后,党组织按月发给他工资,他从不乱花一分钱,不贪图安逸享受。他得病后组织上给他提供了比较优裕的条件,但他却穿旧不穿新,舍不得多吃,舍不得多用,过着艰苦朴素的生活,始终保持着红军战士的革命本色。

哑巴同志参加革命以来,在部队党组织的关怀下,成长为一名坚强的革命战士。他在平凡的岗位上,几十年如一日,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不辞劳苦,认真负责地工作,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为保卫党中央,保卫首都安全,为我师建设作出了力所能及的贡献。他的逝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老同志、老战友,我们无比怀念他。

哑巴同志安息吧!

随后,哑巴的生前战友和部队指战员来到哑巴遗体前,肃立鞠躬,敬礼告别。

哑巴逝世一周后,在北京军区报纸第四版的右下角,刊登了一则罕见的短小讣告《哑巴同志逝世》。

管理科的工作人员着手整理哑巴的遗物。虽然哑巴自1972年5月得病后组织上给他提供了比较优裕的条件,但当管理科人员打开哑巴的行军包时,不禁从内心深处对哑巴更多了一份尊重和敬佩。

这个行军包里放着哑巴的全部家当:

一顶红军长征时的旧八角帽;

一对发黄的红军长征时戴的红领章;

四套新军装;

五双新胶鞋;

六枚勋章和奖章。

哑巴所住的屋间里虽然还有冰箱、彩电,但那些都是组织上照顾给他的,不是他本意上的财产。其他的都是一些不值钱,或是没有什么价值的碗筷等生活小物品。

哑巴去世后,他存在管理科会计那里的工资有7000多元。这笔钱如何处置呢?经过师领导讨论决定:鉴于哑巴生前无亲人,并十分喜欢幼儿园的小孩,将这笔钱捐给幼儿园,给孩子们用。

哑巴的简历,可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干部履历表中全军最简单的:

1935年6月入伍、任炊事员;

1955年11月授予少尉军衔;

1972年6月以副团职助理员职务离休;

1982年11月享受副师职离休干部待遇;

1983年6月去世。

哑巴的骨灰,安放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骨灰堂东院东二室277号。安葬在这里的逝者都是新中国开国元勋、将帅等功臣,哑巴享有也应该享有此殊荣。整个墓区骨灰盒上都镌刻着逝者的姓名,唯独哑巴的骨灰盒是以身体特征和政治面貌为姓名:“哑巴同志”。那“姓”无疑就是在革命队伍里统一所冠之称呼的“同志”;“哑巴”就是他的“名”了。哑巴的这个极普通样式的木制骨灰盒上雕有松鹤,镶嵌着他身着65式军装的黑白照片,清瘦的面容,祥和的目光仍然直视着这个世界。骨灰盒上还刻有逝世年月日及由几个数字组成的部队番号。几十年来,哑巴骨灰盒上面叠放着那面党旗已经发白,但他的灵位依然被工作人员整理得一尘不染。

“哑巴同志”成为众多哑巴的代言人和时代楷模。

“哑巴同志”走了,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哺育、培养他成长的家一样温暖的部队,留下了不死的精神和48年脚踏实地的足迹。他自故乡大渡河畔出发,幸运地跟随着毛泽东领导的红军主力部队,从大渡河到延安,从延安到西柏坡,从西柏坡到北京香山,再从香山来到北京城内。从背行军锅到挑水、喂马、烧火,再到看管果园,他的身份十分普通,一生干得也都是十分普通的工作,甚至普通得不为人所关注,他可谓是一个处处波澜不惊、悄无声响的“边缘人群”“平凡人物”。

纵观哑巴的履历,不能不使我们这些经常查阅档案的专职史学研究工作者惊叹,这是有别于翻卷看到大名鼎鼎的战斗英雄战功累累、战绩卓著的另外一种惊叹:一个从战火中走来,有着近半个世纪军龄的老兵,在他仅有的几页档案中,却没有任何嘉奖和立功记载,部队中每次重大行动后和年终例行的评奖立功都与他无缘,所在部队简报文字中竟然也找不到他的名字及足迹。然而,当代中国有数百万现役军人,有编制、有资历、有军衔的“哑巴”现役军官只有这一位;当代中国有八千万残障人士,具有红军身份和传奇革命经历的聋哑人也只有这一位。他虽然不能用言语表达自己的思想和感情,却用实际行动体现了一个革命战士的崇高思想和优秀品质。

这是一段以长征为开端的无声传奇,这是一位我军历史上从未立过战功的功臣,这又是怎样的一段人生“平凡”啊!哑巴自参加革命队伍以后,在各级党组织的关怀下,成长为一名坚强的革命战士。正如悼词所评价:他在平凡的岗位上,几十年如一日,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不辞劳苦,认真负责地工作,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为保卫党中央,保卫首都安全,作出了力所能及的贡献。

“哑巴同志”是一位有着漫长革命经历的聋哑军人,他在红军时期入伍,历经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乃至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改革开放初期。他不会说话,但是他心里是亮堂的,他对党、对国家、对军队、对战友有着深厚的感情。 有警世名言曰“少说多干”,“哑巴同志”则是全然不能说,全是实干,他用一个“干”字征服了所有的人。用实干让党、军队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为他竖大拇指,让战友们永远记住了他,让后人记住了这位特殊而又普通的老兵的质朴与伟大。毛泽东主席在纪念张思德的追悼会上讲:人总是要死的,但死的意义有不同,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哑巴的死比泰山还要重。因为从他身上,我们看到了为人民服务的人民军队宗旨,看到了长征精神。

令人欣慰的是,在撰写这篇人物生平的今天,从考察中我们已经得知这位“哑巴同志”“哑巴红军”在参加红军之前是姓名的。在他的家谱中,他被他的长辈和乡亲们呼唤为“熊世皮”,生于1891年,他的家乡在四川省泸定县磨西镇海螺沟竹麻场下熊家。在今日深化改革开放的伟大时代,他可以安心魂归故里,回到他阔别多年、魂牵梦绕的大渡河畔。

本文及《解开“哑巴红军”身世之谜的考察报告》,自本月初发出“征求意见稿”后,收到了许多知情者、专家和朋友们提出的宝贵意见。根据这些意见,又做了多次修改。在此一并表示衷心的感谢。陈宇|大渡河之子:少尉哑巴老红军(四)

(全文完)


标签:哑巴老红军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版权所有 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企业集成网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京ICP备案号:1002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