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中华文化

陈宇:中国精神与革命精神(一)

时间:2018-11-11 10:01:47  作者:陈 宇  来源:中华智库园  查看:25  评论:0
内容摘要:中国精神,是生发于五千年中华文明传统的民族精神,是积蕴于近现代民族解放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国家振兴历程中的革命精神,是当代中国正在快速崛起中迸发出来的新气象“精神云”正在积淀形成的时代精神。

中国精神,是生发于五千年中华文明传统的民族精神,是积蕴于近现代民族解放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国家振兴历程中的革命精神,是当代中国正在快速崛起中迸发出来的新气象“精神云”正在积淀形成的时代精神。中国精神具有强大的国族集聚、民众动员与感召效应,它是中华民族立国的内在依据、民族延续发展的思想基础和内在动力,是中华民族坚挺的脊梁和坚强不屈的中国魂,是维系中华民族统一、自强进取的精神支柱和精神力量,是中国文化软实力的重要显示,是今日中国砥砺前行、民族振兴所需要的智慧源泉和精神家园。

一、为天地立心——大中国从疆土立国、政体立国到精神立国

中华民族拥有厚重博大的光辉灿烂文明,在漫长的历史发展长河中,必定有一个居于主导地位,起着决定作用的基本精神,这就是中国精神。它发端于古中国九州大地,吸取宇宙万物之精华而集大成,历代先祖前贤、英雄豪杰在完成开疆辟土、完成统一大业的同时,也在致力于精神立国。正是这种源远流长、历久弥坚的精神,才使中华民族能饱经沧桑而不倒,历经磨难而不亡,才使中华民族始终以振奋的精神和高尚的品格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一)疆土立国

在中华疆土立国的古老历史传说中,先祖们都有着战天斗地的冲天精神、盛大气魄。始祖盘古一把斧头在浑沌中劈开苍天大地,随之而来的磅礴大雨中女娲炼石补天,熔炉浴火中后羿射日。先祖们创天造地、美化家园的方式也具有大精神、大手笔、大意志、大气魄,别具一格。他们见山不完整,或许是多了一个棱角有碍观瞻,又一个祖爷爷共工氏以怒目面容出现,他头触不周山,如浮沙阻瀑,却敢叫天柱折、地维绝;他们还嫌海水深了一些,又一个祖奶奶精卫以大鹏飞鸟的身姿出现,她日复一日地口衔树枝石子,如泥丸垫海,却誓将大洋填平。然后是近祖神农尝百草,炎黄二帝逐鹿中原。万物生命大开大阖中,中华祖先们的精神盛开绽放在神州大地的广阔舞台上。

一部《山海经》的故事,展现了中华祖先们的拓荒开疆精神,有智力,有毅力,有魄力,如此“三力”缺一不可。这应是中国精神的最早起源。

美丽的神话传说,反映着一个民族即潜在又外扬的民族精神,也映射着一个真实的现实,这就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山水有一方风情。

千年中国精神,即造就于华夏大地这片高天厚土的大框架内;而万古中国地理大格局,真实的开天辟地大事件,则是源自于6500万年前的一次地球板块迅猛大碰撞。

地理科学研究证明:在那个洪荒年代,印度板块与欧亚板块高速猛烈相撞,引发了超大幅度的地表隆起,诞生了地球上最高、最厚、最年轻的高原——青藏高原,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厚度达80千米,与地球南极、北极并列被称为“第三极”。这是地球5亿年来最显著的造山事件,地球上全部14座8000米级山峰,还有绝大多数的7000米级山峰,以及数之不尽的5000~6000米级山峰,都在这块高台上耸立。高达8844.43米的珠穆朗玛峰,是世界最高峰。

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这次地球板块大碰撞,导致中国大地上出现了显著的三级阶梯。青藏高原海拔最高为第一级阶梯;海拔1000~2000米的内蒙古高原、黄土高原、云贵高原等构成了第二级阶梯;大兴安岭、太行山、雪峰山以东大部分海拔在500米以下为第三级阶梯。中国表里山河的地理大格局,就此基本定形。青藏高原化身为一座平均海拔4000米的超级大水塔,中国乃至亚洲的水系布局就此奠定。在中国东部,5464千米的黄河,6397千米的长江,顺着三级阶梯奔流而下,从而孕育出独特而源远流长的华夏文明。

完全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这次大碰撞,就没有今天的中国,更没有因为三级阶梯的差异,而造成的地貌景观的千变万化,即三大自然区:东部季风区、西北干旱区、青藏高寒区。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自有人文历史以来数千年间,华夏各民族又犹如地理板块之大碰撞,产生了各流各派的思想文化,继而在精神文明世界出现数次“造山运动”,老子、孔子、孟子等无数个精神高峰耸立在华夏文明的高台之上。

近年有研究成果表明,人类起源于喜马拉雅而不是非洲,黑人、白人皆起源于亚洲黄种人。原始宗教起源于喜马拉雅,喜马拉雅古人走向世界的路径,大概就是今日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

(二)政体立国

就在太平洋西岸的这片辽阔大地上,华夏儿女生于斯长于斯,“精气神”代代增生,华夏文明滋生昌盛。中国疆界在过去的几千年里盈缩流变,版图也逐渐定型。

最初奠定中国版图基业的是秦朝,疆土面积355万平方公里,中国从此走向统一。此后的疆土如滚雪球,由中原地区向四夷八荒不停滚动,虽然中间也有脱落,但总体上越滚越大——西汉666万平方公里;东汉655万平方公里;西晋616万平方公里;唐高宗时期1251万平方公里,唐朝极盛时期2307万平方公里,唐玄宗时期890万平方公里;宋朝279万平方公里,北宋盛时284万平方公里;元朝2123万平方公里,极盛时期达2848万平方公里,是中国历史上疆土范围最大的朝代;明朝1233万平方公里,衰落时期368万平方公里;清朝1453万平方公里,极盛时期本土包括附属国2342万平方公里,清晚期1285万平方公里;中华民国1147万平方公里。今日中华人民共和国1300万平方公里(疆土960 +领海340)。从秦始皇至今的中国疆界版图大一统中,在同一大趋势的不同阶段里,四夷八荒化为中国,中国也在融入世界。

如同地理上的“天造地设”,中国在地理上自居一隅,文化上也就自成一格,政治上自成一统,虽经千年而文明不断。那次地球板块大碰撞,砰然放置中国于欧亚大陆东端,东临太平洋,西边是青藏高原和大沙漠,北边是高山和大漠,南边是高山峡谷和热带从林。我们的祖先就在这样一个“阻山带河、四塞之国”封闭的环境之内生存,由此养成了一是既聪慧创新又含蓄内敛,二是既自强不息也保守中庸,三是既勤劳勇敢更消极忍耐的农耕性格,这是中华民族“精神”的主脉。历代华夏儿女的精神面貌,都可从以上三个方面找到印证。中国精神内核的智力、毅力、魄力,也由此三个方面生发开来。

地理大格局生成的人文大气派 “精气神”,顺流着固有的农耕性格,最后沉淀为一方精神文明。中华五千年文明,有四千年历史都在农耕最发达的中原地区,一直都是以农耕为主的黄土文化、黄河文明。直到蒙古族入主中原,定都北京,明清政权随之都坐地于北方,中国的农耕地位才逐渐为之动摇。然而,每一次异族依靠武力的入侵,又都会被汉文化迅速同化。其间,有刚强易折的武治,如秦军、元军所向披靡,却很快也灰飞烟灭;有软弱可欺的文治,如两宋的文化鼎盛,却又屡被异族欺凌;也有文韬武略相结合、刚柔兼济天下的长治久安,如西汉的文景之治、东汉的光武中兴、唐代的贞观之治和开元盛世、清朝的康乾盛世,都曾经彪炳着中华民族取得的精神辉煌。

在政体建设上,中国经夏、商、周三代酝酿,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至秦汉奠定以郡县制为核心的中央集权政府体系,开始形成了中央集权的统一政府,“国”的内涵便由诸侯国上升为曾经以“天下”指代的中国。其后,“百代都行秦政法”。中国的人均GDP在公元1000年左右已经处于世界最高水平,只是从公元1300年左右开始落后于意大利,1400年开始落后于英国。中国的社会政治体制,在很早时间就进入到了一个高水平的超级稳态。

中国是世界上少有的很早就在意识形态上达成统一的国家,西汉时期就已经达成了这种高度统一。中国出现了一个政治上相对稳定,以孔孟之道为核心、意识形态相对统一的大一统体制和政治经济结构。新中国成立后,古中国的国体政制“文明基因”与列宁主义党国政制相融合,更是相得益彰。

在政治民主上,从古代皇权一人天下,到清末孙中山先生提出“天下为公”,建立“民国”,走向“共和”,历代先贤为之砥砺奋斗。1949年9月27日,全国政协一届全体会议决议,新中国国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简称“中国”。10月1日,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从此人民当家作主,在政治上真正站了起来。“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五个语素,都呈现出划时代的丰富文化内涵和思想内涵。具有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号映射出了这一文明的一个侧面。

“中国”的称谓,至少可以上溯到西周成王时期。“中国”一词最迟在西周末年出现。先民以天下中心自居命名为“中国”。“中”不仅是一个地理方位和地位象征,由此还引申出的一套“中”的哲学,这是先民留给后人的最宝贵智慧,形成了儒家最精当也最难得可贵的“中庸”思想。“中”由器物的圭表,渐进为地理的中心,再上升为哲学精神的中正、中庸,可以说“中”见证了先民的成长和进步。中国精神,由此生长滋养和绵延发展。

(三)精神立国

正如那次地球板块大碰撞,中华民族在朝代兴替、民族交融中,思想文化也在大碰撞、大融合,并形成了若干个思想阶梯、精神高峰。

中国在世界民族之林的形象品牌,不仅是诗书礼易、道学儒家、汉赋元曲、唐诗宋词;不仅是丝绸瓷器、茶酒中医、龙凤长城、四大发明;不仅是仓颉玄奘、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更是底蕴深厚集中而经典的形象品牌——中国精神。中国先人用智慧、坚韧、勇敢、团结、善良、大爱,在古代社会就展示了令人震撼令世界瞩目的民族精神。

中华各民族儿女在长期的共同生活和社会实践中形成了中国精神,这是被中华民族大多数成员所认同的价值取向、思维方式、道德规范、精神气质的总和。诸如:尧舜禹禅让,同传“允执厥中”,成为五千年治国的国家哲学;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子罕高风亮节,“不贪为宝”;晏婴高位,甘居陋室;孙武严肃军纪,斩吴王爱妃;商鞅立木为信,开改革先河;张骞出使西域,辟丝绸之路;杨震以“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信条,拒绝贿赂;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顾炎武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鲁迅论“中国的脊梁”;等等。中国精神的开篇,就像是打开了一扇巨门,诸子百家、天下豪杰都被吸纳其中,随历史漩涡激流穿越其间。中国精神仿佛化身为一代帝王受命于天,开疆拓土,征战四方,兜兜转转,终得版图,回归大一统。

中华文明在时空上绵延不绝五千年,大体上一直稳定,促成了在人口数量和疆土面积规模上都是超巨型,众多的人口又更加促进了人文精神大发展,遥遥领先于世界文明。先秦时期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巅峰,物质虽贫乏,但精神很充实。那个时期,是精神文明的高地,许多思想传承影响至今。

约自晚唐南宋,特别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精神黯然少光,甚至每况愈下。一个缺乏本民族精神的民族,没有振奋的精神和高尚的品格,就不可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直到中国共产党的出现,世界才又看到了中国人坚韧不屈的精神风貌。直至新中国成立,毛泽东主席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稍后不久,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更是让中国人民扬眉吐气,彭德怀元帅慷慨感叹:“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以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在古中国几千年的历史轨道上,这个国家的政权实际上都是属于私人的。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后建立的是秦王朝,汉朝是刘家的,唐朝是李家的,宋朝是赵家的,明朝是朱家的,清朝是爱新觉罗的。真正以“人民”冠名的,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但真正实现从封建王朝到人民共和国的转变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还需要思想上的转变、文化上的转变和精神上的转变。只有全体国民自觉为这个国家担当,才有可能成为“人民共和国”。“人民”与“共和国”要想真正的站起来,首先还要在精神上真正站立起来。

民族精神,直接关乎着文化自信,也关乎着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

当代中国,关注精神立国,更是从社会现实问题而来。这是当代中国文化自信、文明自觉必须解决的重大历史课题和现实课题。如目前的“洋节”充斥,即反映了部分国民在精神上仍然没有站起来。还有如何正确学习、对待、吸收西方文化,包括来自西方的马克思主义,学术讨论、社会价值与历史使命都需要从精神层面全面展开。历史与现实交织大碰撞的强度,不亚于6500万年前的那次地球板块大碰撞,特别是信息文明时代即将继农耕文明、工业文明之后登台亮相,时代在催促我们必须重建中华新文明体系,而中国精神理应支柱其间起着“思想珠峰”的关键性历史作用。

中华文明作为世界古代文明中唯一幸存下来的超巨型文明,硕果仅存,值得各个领域的学者深思并回味。五千年绵延不绝的中华文明经受了时间及历史的检验,而世界上其他几个古文明都已灭绝。古巴比伦公元前729年灭于亚述帝国,古埃及公元前343年灭于波斯帝国,古印度公元前2000年灭于雅利安蛮族。这三个古文明,都随亡国灭绝。它们的灭绝至今均已超过2000年,所以史书上在它们前面都要加上一个“古”字。而史书上并无“古中国文明”的称谓,从古至今都称“中华文明”,因为中华文明从未中断。中华文明自公元前2800年发源于喜马拉雅山下的黄河流域之后,源远流长至今,仍精神焕发,引领时代潮流。

其实,中国并不是没有亡过国,中国也经历了历史最低潮,曾经被打败。以中原民族文化为中央朝廷的封建王朝,曾有过5次灭族、56次灭国。时间上较近的如宋、明、清代晚期,中国确实经常被周边异族欺凌战胜。“五胡乱华”时中国同时有20多个国家;民国时期,中国先后有7省联治和12省联治,联治等同于宣布独立。然而,所有这些分裂行动或独立图谋都没有得逞。中国挺过了所有的失败,总能够依靠自己的精神力量重新站起来,不止一次地从血海覆灭中浴火重生。大中华永远不会被灭掉,中国精神从未被摧毁,中华文明从未被摧毁,中华民族最终走向大一统。

从商、周、汉到元、明、清、民国,中国文明发展壮大绵延不断,延续至今,亡而复兴者数次,这是人类文明历史中的奇迹。每一次的血海没顶,都会继之有精卫填海、精忠报国;每一次的天朝沦落,都会有卧薪尝胆、东山再起。历史上的文明往复来往,唯中国文明善存数千年,主要是有民族精神起着顶梁柱的作用。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曾对人类历史上先后出现过的21种主要文化作过系统研究,他说:“世界统一是避免人类集体自杀之路。在这点上,现在各民族中具有最充分准备的,是两千年来培育了独特思维方法的中华民族。”

中华民族总能焕发出迎难而上、自强不息的英雄气概,是中国跨越艰难险阻的精神力量,这也即是中国精神的精髓。2017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向全国各族人民郑重宣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着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这个时间,距离毛泽东在1949年9月全国政协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讲出那句“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已经过去近70年,距离清朝开始衰败的1820年已经过去近200年。人间正道是沧桑,中国人民从政治上站起来、经济上富起来,再到精神上强起来,正迈进在精神立国的光明大道上。陈宇:中国精神与革命精神(一)

(未完待续)


标签:中国精神与革命精神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版权所有 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企业集成网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京ICP备案号:1002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