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智圣故事

唐仲友故事之二:朱熹六弹唐仲友

时间:2012-3-19 17:17:58  作者:  来源:  查看:254  评论:0
内容摘要:    此事发生于淳熙九年(1182年)。前一年,浙东发生大水旱灾,致使当地民众卖田拆屋,所伐桑柘,鬻(yù,卖的意思)妻子,贷耕牛,无所不至,不较价之甚贱,而以得售为幸。典质则库户无钱,举贷则上户无力;艺业者技无所用,营运者贷无所售。鱼虾...

    此事发生于淳熙九年(1182年)。前一年,浙东发生大水旱灾,致使当地民众卖田拆屋,所伐桑柘,鬻(yù,卖的意思)妻子,贷耕牛,无所不至,不较价之甚贱,而以得售为幸。典质则库户无钱,举贷则上户无力;艺业者技无所用,营运者贷无所售。鱼虾螺蚌久已竭泽,野菜草根取掘又尽。百万生齿,饥困支离,朝不谋取夕。其尤甚者,衣不盖形,面无人色,扶老携幼,号呼宛转,所在成群,见之使人酸辛,怵惕不忍。甚至逆“士子”、“宦族”与“第三等人户”也“自陈愿预乞丐之列者。”朝廷以朱熹在江西地康修举荒政有功而特因新任右相王准荐举,将他由江西提举待次改除为浙东茶盐公事,以巡按身份主持浙东荒政。儒者文士对朱熹此行抱以厚望,于该年年底视事西兴,寻访民隐,开始正式上任的朱熹则以道学醇儒的诚真态度决意竭尽心力地赈荒救灾,务使民被实惠。但其时上自朝廷宰辅、下至地主官吏对连年灾荒司空见惯,只望虚应做点表面的赈济,敷衍了事而已。

    朱熹一方面不断上书朝廷提出一系列有关蠲(juān)除税租、禁止苛扰,革弊救民的社会方案,另一方面又向朝廷申要款项,赈粜(tiào)赈济,并到各州县实地巡历,查看赈荒措置落实情况。但是,他不仅没得到朝廷的支持,相反却招致皇帝宰臣的不满,他的赈荒举措则受到了诸多与在朝重臣有千丝万缕联系的贪官亏吏的阻挠。于是,朱熹一面直率地对朝廷所作所为提出严厉批评,一面则高擎起其实并不管用的“尚方宝剑”,接二连三地奏劾那些被他认为有碍荒政的官吏。而时任台州守的唐仲友便是他着重打击的目标之一。

    自淳熙八年7月16日至9月4日的短短三个月里,朱熹六上奏章严辞弹劾唐仲友。这些奏章收录于《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卷第十八、十九之中。细究其意,从朱熹一面讲,他是因唐仲友在灾荒中依旧催逼税租和贪盗残民、植党淫严等不公不法之事南昌愤然上章奏劾的。唐仲友不服朱氏所劾,遂上章自辨,同时,吏部尚书郑丙、右正言蒋继周、给事中王信等朝臣则纷纷上章举荐唐仲友,称其为有清望的儒臣。这就使朱、唐交章飞奏一事与现实政治生活紧密关联,变得更加复杂起来。加以各种传闻纷起,致使此事愈益扑朔迷离了。

    当时主要有下列几种传闻:一是说唐仲友与吕祖谦因学术上不合而结下怨仇,右袒吕祖谦的朱熹借机奏劾唐仲友。《吹剑录·四录》记吕、唐夙怨道:“东莱与唐悦斋同试宏词,问唐路鼓在寝门里、寝门外,曰:在门里。及试出检视,始知为其所诒。既而悦斋中选,东莱语之曰:只缘一个路鼓,被君掇在门里。”周密《齐东野语》则径谓:“朱晦庵按唐仲友事,或云吕伯恭尝与仲友同书会,有隙,朱主吕、故抑唐。”二是说就“恃才轻晦庵”的唐仲友与陈亮矛盾不和,仲友尝嘲笑陈亮学问粗疏,加以唐、陈二人争夺色妓,情场败北的陈亮遂向朱熹进谗言,朱熹据之而六劾唐仲友。《齐东野语》卷十七《朱唐交奏始末》记之曰:朱平时恃才轻晦庵,而陈同父颇为朱所进,与唐每不相下。同父游台,尝狎籍妓,嘱唐为脱籍,许之。偶郡集,唐语妓云:“汝果欲从陈官人耶?”妓谢,唐云:“汝须能忍受冻乃可。”妓闻,大恚。至是陈至妓家,无复前之奉承矣。陈知为唐所卖,亟往见朱。朱问:“近日小唐云何?”答曰:“唐谓公尚不识字,如何作监司?”朱衔之,遂以部内有冤狱,乞再巡按。既至台,适唐出迎少稽,朱益以陈言为信,立索郡印,付以次言,乃摭唐罪具奏,而唐亦作奏驰上。时,唐乡相王准当轴,既进呈,上问王,王奏:“此秀才争闲气耳。”遂两平其事。


标签:唐仲友故事 朱熹六弹唐仲友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主办单位: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企集成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京ICP备案号:1002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