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标签匹配
  •  2013-1-11 18:19:01  点击:139  评论:0

    后 记

    长期以来,广大读者特别是从事理论宣传和社会科学教学、研究工作的读者,希望有一部选摘毛泽东各方面的重要论述,比较全面、系统、准确地反映毛泽东思想科学体系和基本内容的工具书出版。 阅读全文>>
  •  2012-6-21 20:24:59  点击:88  评论:0

    《引玉集》后记

    我在这三年中,居然陆续得到这许多苏联艺术家的木刻,真是连自己也没有豫先想到的。一九三一年顷,正想校印《铁流》,偶然在《版画》(Graphika)这一种杂志上,看见载着毕斯凯来夫刻有这书中故事的图画,便写信托靖华兄去搜寻。费了许多周折,会着毕斯凯来夫,终于将木刻寄来了,因为怕途中会... 阅读全文>>
  •  2012-6-21 19:59:36  点击:68  评论:0

    《铁流》编校后记

    到这一部译本能和读者相见为止,是经历了一段小小的艰难的历史的。 去年上半年,是左翼文学尚未很遭迫压的时候,许多书店为了在表面上显示自己的前进起见,大概都愿意印几本这一类的书;即使未必实在收稿罢,但也极力要发一个将要出版的书名的广告。这一种风气,竟也打动了一向专出碑版书画的神州国光... 阅读全文>>
  •  2012-6-21 19:45:41  点击:99  评论:0

    《十二个》后记

    俄国在一九一七年三月的革命(2),算不得一个大风暴;到十月,才是一个大风暴,怒吼着,震荡着,枯朽的都拉杂崩坏,连乐师画家都茫然失措,诗人也沉默了。 就诗人而言,他们因为禁不起这连底的大变动,或者脱出国界,便死亡,如安得列夫(3);或者在德法做侨民,如梅垒什珂夫斯奇,巴理芒德(4)... 阅读全文>>
  •  2012-6-21 19:40:40  点击:101  评论:0

    《静静的顿河》后记

    本书的作者(2)是新近有名的作家,一九二七年珂刚(P.S.Kogan)(3)教授所作的《伟大的十年的文学》中,还未见他的姓名,我们也得不到他的自传。卷首的事略,是从德国辑译的《新俄新小说家三十人集》(DreisingneueErxaehlerdesnewenRussland)的附... 阅读全文>>
  •  2012-6-21 18:21:57  点击:308  评论:0

    《解放了的堂吉诃德》后记

    假如现在有一个人,以黄天霸(2)之流自居,头打英雄结,身穿夜行衣靠,插着马口铁的单刀,向市镇村落横冲直撞,去除恶霸,打不平,是一定被人哗笑的,决定他是一个疯子或昏人,然而还有一些可怕。倘使他非常孱弱,总是反而被打,那就只是一个可笑的疯子或昏人了,人们警戒之心全失,于是倒爱看起来。... 阅读全文>>
  •  2012-6-21 18:07:41  点击:76  评论:0

    《浮士德与城》后记

    这一篇剧本,是从英国L.A.Magnus和K.Walter所译的《ThreePlaysofA.V.Lunacharski》(2)中译出的。原书前面,有译者们合撰的导言,与本书所载尾濑敬止(3)的小传,互有详略之处,著眼之点,也颇不同。现在摘录一部分在这里,以供读者的参考——“An... 阅读全文>>
  •  2012-6-20 0:20:00  点击:128  评论:0

    后记

    这半年我又看见了许多血和许多泪, 然而我只有杂感而已。 泪揩了,血消了; 屠伯们逍遥复逍遥,用钢刀的,用软刀的。 然而我只有“杂感”而已。 连“杂感”也被“放进了应该去的地方”(2)时,我于是只有“而已”而已! 十月十四夜,校讫记。 注释:软刀 语出明朝遗民贾凫西所作的《木皮散人... 阅读全文>>
  •  2012-6-19 21:52:24  点击:104  评论:0

    后记

    本书中至少有两处,还得稍加说明—— 一,徐旭生先生第一次回信中所引的话,是出于ZM君登在《京报副刊》(十四年三月八日)上的一篇文章(1)的。其时我正因为回答“青年必读书”,说“不能作文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很受着几位青年的攻击。(2)ZM君便发表了我在讲堂上口说的话,大约意在申明我... 阅读全文>>
    标签:后记 华盖集 
  •  2012-6-15 20:55:29  点击:116  评论:0

    后记

    我在第三篇讲《二十四孝》的开头,说北京恐吓小孩的“马虎子”应作“麻胡子”,是指麻叔谋,而且以他为胡人。现在知道是错了,“胡”应作“祜”,是叔谋之名,见唐人李济翁做的《资暇集》卷下,题云《非麻胡》。原文如次:-- 俗怖婴儿曰:麻胡来!不知其源者,以为多髯之神而验刺者,非也。隋将军... 阅读全文>>
    标签:后记 朝花夕拾 

免责声明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其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所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逐一和版权者联系,若所选内容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本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通知我们,以便即时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邮箱:zhzky102@163.com

 

主办单位:智库园(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企集成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69  京ICP备案号:10020766